《花咒》解说文案_《花咒》:醉心花语,迷失爱情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爱情/惊悚/恐怖电影《花咒》,于2014年上映,由李克龙导演,李克龙 郭永飞编剧,影片讲述了电影《花咒》讲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影片故事大部分都发生一栋古老而又鬼魅丛生的别墅里,女主人燕贞不明就里坠楼,引发男主人书明的恍惚癔念,私人侦探上官天和中药铺的小研被动介入,试图揭开迷雾,谁料发现书明的私人医生苏岑风干的尸体,而主人五岁的女儿丝丝,每天都说在和死去的妈妈燕贞荡秋千,古怪而又灵异的行为让这神秘的宅子里飘荡起噬魂的气息,丑陋骇人的花匠老袁,也突然变成了一个口舌生疮,不能发声的哑巴,女佣夏荷的行为日渐诡异,更是引发侦探的疑窦丛生,越想抽丝剥茧,却发现手脚被一个神出鬼没的鬼影牢牢束缚,险些自身难保,这个鬼影来自何处?真凶居然是这个人!在惊魂未定之余,不免唏嘘….。
从70年代惊悚题材影片再度抬头,到新世纪以多元化的方式呈现的新惊悚题材电影,它已然与繁荣经济下的商品娱乐本性思潮紧密相关,并成为反映市场与文化的晴雨表。电影史上像希区柯克的《后窗》、《精神病患者》、《西北偏北》,迈克尔·鲍威尔的《偷窥狂》,乔纳森·德米的《沉默的羔羊》的经典悬疑文本,早已被人们所瞻仰。而近期活跃在大银幕上的惊悚题材电影不在少数,但总体上却表现平平。此次,由李克龙自编自导,廖蔚蔚、杨紫彤、张晓燕、张梦恬、田雨晴等主演的电影《花咒》,将人物的情感充分融入其中,利用更加戏剧化的手法表现人的欲望与魔性,可谓是当下中国内地对经典惊悚影片的一次尚可的致敬与突破。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说:“一切不熟悉的、朦胧感觉到的、难以理解的、隐蔽的、意外的东西,全都是有威胁性倾向的东西。把它们加工成为熟悉的、能断言的、易处理的、能控制的,即不可怕的和无危害的东西的一个方法,就是了解和理解他们。”作为本年度唯一一部具有商业潜质的类型片入围浙江青年电影节且被誉为醉美惊悚片的电影《花咒》,一开篇便采用悬念的手段引领观众进入惊悚的世界,更是利用观众的“会吓人”的期待,故意设置一种“独特罕见”的神秘东西,以此满足其心理期待,获得美感。电影《花咒》以唯美的画面,错落有致的故事节奏,将惊悚元素处理得惟妙惟肖,并呈现出一种新恐怖类型。片中,以私人侦探上官天(齐志饰)和中药铺的小研(廖蔚蔚)被动介入贺书明(罗彬饰)与燕贞(张晓燕饰)、燕敏(田雨晴饰)、夏荷(杨紫彤饰)、苏岑(张梦恬)的爱情纠葛的故事。影片用非理性的刺激来制造观众观影时的快感,并充分调动音乐、光影和声音等元素来渲染出“鬼”的神秘气氛,从而带给观众无法期待、不可设防的感官刺激。片中,贺书明躺在床上,精神恍惚地看着死去妻子燕贞血色的模样与神情,以及侦探上官天看到飘忽不定的“女鬼”后开枪的举动,都将影片的悬疑度提升到了一个档次与深度。近观最近上映的惊悚电影,《花咒》算是一部颇具意义的影片。影片的故事是围绕一片花海的别墅展开,又以爱情做叙事铺垫,以至于影片除了曲折多变的故事情节和扑朔迷离的恐怖氛围之外,导演还将爱情作为主要的“调料”不动声色地贯穿影片始末,因而更增加了戏剧性与观赏性。电影中,不管是上官云被抛弃后不相信爱情,还是几个女人纠葛在贺书明身边的爱情,都呈现出多线条的叙事模式。其中,每一个人物的消失(死去)与“女鬼”的出现,都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观众的求知欲与好奇心。电影人物与观众的距离,随着节奏一紧一慢地进行,由此,影片惊悚感在传播过程中,带给了观众强烈的生理反应和心理满足感。编导李克龙能凭借相对高超的化妆术与强烈的节奏感带给观众非凡的视觉体验。无论是贺书明站在画前回忆与燕贞的浪漫爱情故事,还是夏荷讲述贺书明与燕贞、燕敏和苏岑的爱情,都具有一种唯美的情调。电影《花咒》中,上官天凿开墙壁看着一具具尸体的时候,导演创造性地运用了特效与音乐、敲打声等多种声音元素来烘托惊悚的气氛,并由人物的紧张表现的镜头,展现充满危机感的空间。而这种危险的空间,恰恰是吻合人物发展所引起悬疑的真实心态,它与本片的节奏是匹配的。在国产惊悚电影中,《花咒》虽说只能算一部中规中矩的惊悚尝试,还有许多的不足,但其故事悬念的设置,镜头语言的多样化,还是在一定程度上为国产惊悚片的发展提供了一个范本。其实,电影《花咒》就是几个人在爱情火海中,利用醉心花来制造的一次关于爱情的“神话”,让人“伤”,让人“疼”,让人“惊呼不已”。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