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漾》解说文案_所有有关麻风的故事的结局都不是花好月圆——电影《花漾》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台湾| 中国剧情/历史/爱情电影《花漾》,于2013年上映,由周美玲导演,周美玲编剧,影片讲述了三百多年前,东南沿海一个世代流放罪犯的“流放岛”,岛上居民除了正当营生还兼做海盗,以抗衡官府及各方的威胁,官府对海盗头海爷以高官厚禄为诱饵进行招安,海爷断然回绝。  岛上各色人往来频繁,一条璀璨花街更是给了冒险漂泊的男人们醉生梦死的温柔;“中元祭典”,是岛上每年的盛事。在中元祭中,以歌声抚慰死者的“歌妓祭鬼”最引人注目。  花漾楼老鸨月娘,调教出性格迥异的孪生艺旦:小雪与小霜,凭着“花漾双陪”红的发紫。姐妹俩却因外人所不知的隐秘不惜制造命案!月娘让小雪嫁祸给琴师,但小雪因爱慕他而宁可牺牲自己守护爱情;小霜虽有知交好友海盗刀疤,但也同时周旋在富贵茶商的女婿李二少身边。李二少在小霜和原配甄芙蓉之间犹豫不决,不经意间他参与了由小霜设计的情色与金钱的豪赌。得知丈夫背叛的甄芙蓉绝望跳海,被海爷救起后俩人发展出暧昧之情,而一贯不相信女人的海爷,竟不幸掉进另一个陷阱……  在这场情、权、欲的豪赌中,谁才是赢家?。
一座遥远边境的寂寞岛屿,一间海民为之消磨的青楼,一曲人鬼怅惘的疏离小调,男人与女人的每一次对视都似在望穿身体里可能或不可能潜藏的鬼性,仿佛荒烟萧瑟的土地上空灵鼎沸歌舞升平意趣曼妙缓缓构建噩梦尚未开始前喧嚣的人迹纷扰。鬼性似是一开始就潜藏在这片寡淡香艳的岛屿上的人心中,从很多年前那对姊妹的患有麻风的父亲不知为何落入海中从而过风给木筏上其中一人的片段闪现,到如今姊妹感应着「花粉症」彼此默契无言,她们的一个歌妓姊妹小杜鹃在暴风夜中被海水吞噬的噩耗也不能——纵然看起来能——打破此间沉默。所有人都有其沉默或值得沉默之处,因而在这花漾楼歌舞升平之空隙时光里,白小雪站在曲艺先生身边,白小霜坐在刀疤身边,花老板卧在海爷身边,白小雪、白小霜姊妹感应、相顾赧颜,海爷、刀疤打点出海或收货,直到富豪子弟李二少因故闯入岛屿,使这沉默或值得沉默之处终于爆发。李二少为此无意触发了一场攸关爱的游戏、赌局、各人对生命与对爱的理念变迁、骗局……他是深受其害的一个,恐怕也是毫发无损的那个。就因各人的命运生来就不可挽回,麻风就得被流放,有钱就可以上歌妓,却不想留下的那个才是真麻风,散尽家财却只咬断了一只染有麻风的歌妓的小拇指……戏剧性的一幕到达高潮。花老板失去了两名当红歌妓,她的男人海爷也同时(爱)上了那个被富豪子弟李二少骗上岛来的原配妻子甄芙蓉。然而海爷最不可能爱上的就是甄芙蓉。他可以爱上任何风尘女子以示男人本色,但正如一开始他就已言明:「别跟歌妓走得太近。我们的家不在女人床上,在海上……」他或也只能爱上甄芙蓉,因为只她是「凡尘」女子,人妻是性情中年男子永恒的情欲幻想对象。或许也正因此,她终不会为他付出或成全爱情,利益权衡之下任他被乱箭射死。李二少最不可能爱上的就是白小霜,他不应爱上花漾楼中任何一个女子,但他来到岛上命中注定为了反叛家中温柔良顺贤妻的家业高庭而为貌美艳丽之歌舞花旦怦然心动,正如所有饱学书生都渴望在风尘中尽兴而归,所有风尘女子都渴望入凡尘炎凉世态走一遭,哪怕仅仅是为了过麻风。白小雪最不可能爱上的就是曲艺先生,但正如白小霜如此不甘姊姊为人为事皆以真情相待,姊姊小雪无力逃离渐将洁白窗花捅破的情感宿命。最后先生如此情感丰沛原不该在接触到小雪显现的麻风症状时惊骇逃离,但正如所有有关麻风的故事的结局都不是花好月圆,他必先逃离一番,追悔莫及,不料再也回不来。刀疤在历经劫难之后必然回来找白小霜,纵然海爷说过:「别跟歌妓走得太近。我们的家不在女人床上,在海上……」海爷后来又说:「真心最重要。」刀疤的真心在最终被花漾楼流放的白小霜,而不在花漾楼花旦白小霜。纵然所有有关麻风的故事的结局都不是花好月圆,男儿有情要比一切剧情更生动。三个「最不可能」和一个「必然」,这场赌局似乎改变了一切,惟一没有改变的是宿命。至此那首小调唱得颤巍巍的「孤魂野鬼」已在人间变迁中悄然疏离。但纵然它能够疏离于人心的惶恐与欲望,疏离不开这座遥远边境的流放岛屿之冷艳。正如旷世之寂寞感时常幻变作魑魅魍魉或俏丽佳人在你的梦境中反复设立人性的赌局,每一座渺小的岛屿自有它本来的宿命循环赌博,闹热纷纷,孤魂野鬼,至死不休。笑你人生残梦。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