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纪》解说文案_《荒城纪》:所荒非城,而是人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喜剧电影《荒城纪》,于2018年上映,由徐啸力导演,编剧,影片讲述了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民国,山西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村里的保长为了趋炎附势,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县长的儿子,并从女儿口中辗转得知了一条旱涝保收的消息:在村里建个“李忆莲祠堂”,就可以获得县里拨发的巨额救济粮和银元。虽然不太明白县里的意思,但是贪财的保长立马勾搭了村里的族长,开始筹谋这桩买卖。。
尽管影片叫做《荒城纪》,但观罢全片,发现最终荒诞的,还是这些城中之人,徐啸力这位年轻导演所着力描绘、反思的,也正是附着在人身上的那些贪婪、盲从和可怕,这恰是本片最有意义的地方。《荒城纪》以民国为背景,又采用了一个相对偏远且封闭的空间作为故事的发生场地,让影片的荒诞性有了更多诠释的可能性和合理性。可能性在于,一个封闭空间,本身就具备着与现代、启蒙的天然距离,这从影片里村民们对“南京”的解释就可见一斑,而南京与山村,则正好构成了一堆现代/传统、文明/落后的双重关系,也正是这种对立形态的存在,整部影片的由头才得以成立与推进,“礼义廉耻堂”到“李忆莲祠堂”巧合,则既响应了这种关系,又成为影片的一切误会所得以成立的开始。影片故事的发生背景是新文化运动,但对于剧中的村民而言,新文化新在哪?怎实践新?都成了一个问号,没人告诉他们该怎么办,而在上行下达的指令中,建一个“李忆莲祠堂”成为他们概念中,对等成新文化运动的关键行动。于是,一边是政府、底层官员之间的勾结与欺骗,一边又是“愚民”们的无知和随大流,影片就是在这样的冲撞中展开了一场荒诞、黑色的底层悲剧。这场悲剧显然是李忆莲的,一个守寡多年的女性,以现代女性主义的观念来看,这绝对是一个女性的悲哀。但是,在《荒城纪》中,道德力量的强大,以及行政命令的荒腔走板,反倒让守寡成为了一种“贞洁”的美德,象征了女性对自我身体的保护和爱惜,也正是基于此,才有了影片中“中正”和“忠贞”的巧妙暗喻。在这一系列的巧合与不可思议的推进之下,一个原本似乎找到了真爱和未来生活希望的寡妇,突然被“神”化了,她要成为一个祠堂中被祭拜的神。这个时候,人的欲望被极大压制,而一个禁欲的、佛系的女神形象,要被宗族的、道德的力量,共同打造出来。于是她想要结婚的愿望破灭,而又因为和自己心爱之人的“偷情”,被送上了审判的高地。影片中一个场景相当残忍,同时又成为一场浮世绘,李忆莲被架在火堆上,烈火熊熊燃烧,既得利益者冷静的旁观,带着面具的旁观者们,以及似乎在参与狂欢派对的村民。显然,《荒城纪》描写了一堆盲流、一村群氓,他们自私、自我,以一种底层贫困的欲望感,尝试将一切行为合理化,而这也是我们惯常的一种思路,即贫困可以成为一种理由。但《荒城纪》打碎了这种想象,它让我们知道,贫富与人性无关,贪婪、不节制是每个人身上的病态,所以保长的媳妇抽大烟,保长睡遍了村里的女人,族长无主见却又贪恋着权力和金钱……欲望在每个人身上都彰显出了它的魔力,而在此地,开张新文化运动似乎显得很是重要。但另一个方面,县长不出面,底下的陶大管家又是一个上下不一的投机者,代表着制度决策、推行者的官方,成为影片中一个缺席的在场,观众和村民无时无刻不在感受他们的存在,但却无法感受到他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以至于影片最后陶大管家的讲话更像是一出闹剧和讽刺。《荒城纪》极大去讽刺了人性,剥离了伪善,让我们得以更本质的看到乌合之众们自私欲望的可怕,影片用黑色幽默的手法,将这些表达的淋漓尽致。所以,荒城不荒,实际上是每个人内心的黑暗外化,既是个体的悲哀,也是时代的无奈。显然,当下喧嚣的电影市场,这样一部用黑色、戏谑、隐喻等等手法来书写的魔幻现实的故事,很可能遭遇院线几日游的尴尬处境,所以想看的朋友们,还是趁早。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