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怪》解说文案_定格尚美 寓言为尊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动画/冒险/喜剧电影《盒子怪》,于2014年上映,由格拉汉姆·阿纳贝尔 安东尼·斯塔奇导演,伊莲娜·布里格努尔 亚当·帕瓦 编剧,影片讲述了故事讲述了一个小镇中的盒怪们“胡作非为”,他们不但偷孩子还会偷粮食偷乳酪,是所有镇民的眼中钉。但实情是,这群怪物一直在抚养一个名为Eggs的孤儿,他们组成的“摩登家庭”在下水道的世界里生活得很幸福。但小镇居民一心想要除掉盒怪,长大的Eggs只能冒险来到地面之上拯救亲人,也要改变镇民们的顽固思想。。
文/梦里诗书  看《盒子怪》有种似曾相识的观感,定格动画里欢乐中得见对社会诟病的暗喻嘲讽,与当年中国《阿凡提的故事》有以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今时我们不仅止步不前,如水墨动画般定格动画在中国早已消声觅迹,但这种最原始的电影动画手法却依旧在绽放着自已特有的魅力。  在3D动画技术日趋成熟的今日,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去制作场景和人物的定格动画,乍看好似是那么费力不讨好,但正如日本动画巨匠宫崎骏坚持手绘动画并予以连路人甲般的人物皆极近生动的苛求,莱卡动画工作室则同样是那传承百年定格动画造梦师的坚守者,当一幕真正制造精良人物背景生动考究的定格动画献于银幕,独特逼真的观感确是靠电脑3D动画制作所难能比拟的,那维多利亚时期稍显阴暗却不失细腻的质感成像,彷如一位没落却优雅的智者,反观如今迪士尼,皮克斯等大佬们比着以谁家萌物能更萌的逢迎观众,《盒子怪》却仍旧如那定格动画的坚守,讲着一个给观众以启迪幽默的寓言故事。   电影中胆小怕事,善良温顺的盒子怪被负有野心的政客塑造成了邪恶的食人怪兽,当谣言掩盖真相,甚至被编排成了舞台剧,对未知的恐惧令人们对盒子怪充满了厌恶与憎恨,谣言虽说止于智者,但大众面对关系自身厉害,往往都无法能独善其身,而当权者则只关心着自已所谓“高贵”的白帽子与体面的奶酪生活,对于事件真相的是非曲直更无足挂齿,当你把他作为一部美国电影去看便能发现,人数众多的盒子怪们他们像极了曾倍受压迫的黑人奴隶,透过男主“蛋生”的主线,他不仅能在危机关头唤醒盒子怪们的抗争意识,同时也融化着人们对盒子怪们误解的坚冰,这部动画所深谙的隐喻,不仅让孩子收获欢乐,更嘲讽着种族歧视的愚昧与社会阶级的偏见,唤醒人们对自由公允勇于追寻的信条。  如若说电影本身所饱含的寓意是该片亮点所在,那则成于萧何败也于萧何,作为一部孩子的动画,电影显然未能周全的考虑孩子接受能力,爱情渲染的匆然,父子亲情的仓促,皆使电影情感全面却难动人心,过于侧重种种隐喻的彰显,却没能塑造足够抓住孩子眼球的天马行空,定格动画的限定也铸就了自身终难有3D动画中那能令人惊艳的视觉观,但这一切都仅是电影作为佳作的微瑕,不足以掩其宝玉本色。  定格尚美,寓言为尊,当最终彩蛋得出,定格动画的艰辛令人不禁肃然起敬,而那些满是正能量的寓言则令《盒子怪》更未有只是沦为表象的泛泛之作。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