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国》解说文案_漫漫光影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动作/科幻电影《黑客帝国》,于1999年上映,由莉莉·沃卓斯基 拉娜·沃卓斯基导演,莉莉·沃卓斯基 拉娜·沃卓斯基编剧,影片讲述了一名年轻的网络黑客尼奥发现看似正常的现实世界实际上是由一个名为“矩阵”的计算机人工智能系统控制的。尼奥在一名神秘女郎崔妮蒂的引导下见到了黑客组织的首领墨菲斯,三人走上了抗争矩阵的征途。。
最初对于电影的印象,仅仅存留在《大决战》中的“全民皆兵为解放”,一板车、一板车的大白菜被老百姓们在炮火中运着。因为是老爸厂里发的电影票,再加上年纪太小,往往灯一黑我就睡着了~所以就还记得这一点儿儿。之后学校也组织过,应该是小学,虽然我不懂事,当时也不知道那种片子叫做“主旋律”,但是明白嘛叫没劲,于是偷偷地半路溜出来,去别的地方玩,至于后果……   Time pass away,看的电影也从不明所以,变成了跟着我老表看恐怖片,明明告诉我吓人,还让我看,尤其还总是晚上看……害得我落下了后遗症,到了现在都几乎不敢一个人看港、日、韩、泰的恐怖片~这样“受宠若惊”、调皮捣蛋、没点儿正经的日子缓缓地流到了六年级。不知道怎么滴,班里的人就跟一块儿触了电一样(当时好像全国都疯了),不管男女,张口闭口《流星花园》、F4的,而一直跟我哥哥(发小,比我大两岁)还有一帮傻小子玩大的我,真的是理解不透个中原因。而恰恰是在这个时候,在天津台的一个电影栏目(早已经停播了,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了)里偶然看到了介绍《THE MATRIX》的一期专题,当时就被惊呆了,彼时还不知道名字的“Bullet Time”,直升机撞上大楼后的波纹,重生的Neo凭空挡住子弹……一幕幕仿佛神启,于是马上跑去租碟,接受上帝般的洗礼。从此之后,《THE MATRIX》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也正是在同一年,我在央视(那时的“央视”还是真正的“中央电视台”)一档节目(什么节目又忘了)里偶然看到了对“哈利·波特”小说的介绍,因为从小就在童话、科幻、魔幻的图书包围中长大,当时就着了迷,不久之后,正巧我妈去大商场,我便趁机央求她帮我买了“魔法石”(那时候国内应该已经出版到“阿兹卡班的囚徒”了)。就这样,我彻底的沦陷,不折不扣并心甘情愿地永远爱上了这套小说。但是在那个时间段,一天到晚想着“骇客”,抱着“哈利”,听着Jolin的我,在同学之中显得很“突兀”。除了到现在还联系的(小学一起,初中在相距不远的学校,高中又在一起,要是没有他考前辅导,我物理、化学会考都费劲)和已经没了音讯(当然是还没死~)俩哥们儿那时候跟我一块儿玩,我简直就是“孤苦伶仃”。但是如今再看,我一直坚持的,到了今天,或已成经典,或已为天后,我自己也没像当时的同班同学那样堕落(真的是“堕落”,不夸张)现在想来为自己没有随波逐流而庆幸。后来2001电影版公映,因为家附近没有电影院(小时候去的电影院已经拆了,新的电影院我高中时候才建起来……),要去电影院一太远、二没钱。只能再去租碟,但是在D版VCD上看到影像化的哈利、罗恩和赫敏还是激动不已。可以说整套小说和系列电影已和自己无法分割。等到了“阿兹卡班”公映的2004年,不知道为什么从最初的喜欢“三人组”,变成了钟爱Emma。直到上了高中才明白那叫“情窦初开”,难怪初中时候会在注视某个女孩的时候心跳加速(是真的,从小到大都是和男孩玩起来的,到现在几乎没和几个女孩说过话,从没谈过恋爱,所以那方面迟钝)。但那毕竟不现实,所以一直将Emma看做自己的Angel而已。   而事实上真正的开始“看”电影,买杂志,“做研究”也是在初二的时候。依旧是巧合地在学校的运动会上看到一个别的班的同学拿着本《电影世界》,没过几天,跟班里的“混蛋”哥们儿出去玩的时候,如同天意一般地,碰巧看到杂志摊上的一本《2003电影年鉴》,从此以后,我的生命不仅仅属于《THE MATRIX》和“H·P”,而变成了“电影”,电影彻底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也正是在那时第一次买了正版碟——《功夫》。不得不佩服星爷,这样的功夫片,过去只有《THE MATRIX》成功尝试过,那鬼马的想象力转换为影像之后,让对味儿的我百看不厌,对里面打斗段落的观看次数,也仅次于《THE MATRIX》。   那时候处在已经没有什么时间娱乐的初中,过得不紧不徐,但在这青春期搅混水的时光里,我再一次的走进了久违的电影院(和俩哥们儿加其中一个的女友,别想歪了,没有偶那时候喜欢的女生,因为偶笨,不会~),但是我渴望瞻仰《星球大战前传3:西斯的复仇》的愿望却被那个同去的“女人”搅了……看个毛《头文字D》!?我甚至说你们去看那个,我自己去看“SW”,但是他们怕因为时间错开不能一块儿回去,因为不认识路……我可也是第一次去啊~~~我都不怕,你们俩大老爷们儿怕个……(没能骂出来,毕竟边上是女的)。于是,我错过了唯一一次可以在大银幕上觐见绝地武士的机会。但是现在想想,那毕竟是自己暌违已久的“梦幻岛”,但当时的不爽可能太强烈了,导致现在都找不到票根了,心中难免还是有些怅然。    随着年岁的渐渐攀升,过去盼望早日放假的热切心情,也被现在的闲闷不已和光阴飞逝替代,唯有电影、足球、音乐和钟爱的书能排遣这浪催的迷乱。又有了充足的经费,更可以不时地享受徜徉在大银幕前最温馨的时光,而且早就习惯了独自一人(应该是初中那次的后遗症),最喜欢的也是影厅里几乎没人的情况(我家附近高中新建的影院刚开业时我应该是第一批,当时正值《X战警:最后一战》公映,我一进影厅一个人没有,过了会儿听见上面的放映室喊:下面有人吗?我回喊:有!……而去年看“哈7上”的时候又遇到了相似的情况,一场下来就我,和在我后排的一对儿,但这第二次极端是在另一家影院。但是这种像是就给我一个人放的感觉很让人陶醉~)。这种一个人的境遇本来风平浪静,但是《秒速5厘米》的“到来”,不仅仅让我开始涉足从没有接触过的“纯爱片”,更让那颗本已“熄灯”的心又通上了电流。但事实往往就是残酷和无奈的,所以我仍然是根坚挺的“擀面杖”~不过咱是从来没有接触过恋爱这个东西的人,也就没有太伤心、太上心,顺其自然。而在一遍遍回看“秒速”的时间里,对花苗和她可耐滴、睡在盆儿里的小狗狗产生了无以复加的喜爱,难不成是所谓的“惺惺相惜”?不管是什么,由他去吧。    没想到写了这么多,因为知道自己比较骚,没想到自己这么骚,不过骚点儿好啊,咱们的老祖宗不都说过——迁客骚人么,这是夸咱有文化、有知识、有学问、有品德、有毅力、有英气、有~够~骚,哈!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