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去何从》解说文案_《何去何从》:错位迷途路,以血铭记史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战争电影《何去何从》,于2016年上映,由关晶导演,编剧,影片讲述了影片改编于真实日本士兵遗留日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日本画家石桥贤太郎新婚不久被迫应征参加对中国的侵略战争。在一次战役中遭遇中国军队顽强抵抗几乎全军覆没。一心想活下来的石桥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为了求生穿上中国士兵的衣服,被村里刚被日本人杀死丈夫的寡妇凤莲所救。来到村子后村民误把他当成了抗日英雄,对他悉心照料,百般敬佩,石桥只好装作哑巴在村子中生存,日子一天天过去,石桥对善良的村民们产生了感情,对战争更加感到厌恶。而此时日本军队为了抓慰安妇也来到了村子,石桥该何去何从。。
战争满足过,或曾经满足过人的好斗本能,但它同时还满足了人对掠夺、破坏,以及残酷纪律和专制力的欲望。只是处于战争金字塔尖的永远只是少数派,当芸芸众生被历史洪流裹挟进战争之中,他们的命运就已经开始身不由己,最终何去何从成为未解之谜,恰如身处错位历史中的错位者石桥贤太郎。   《何去何从》的扑面袭来,不期然,却热烈,不冷静,却深刻……从上世纪30年代侵华日本兵石桥记录的《满洲出征日记》走出来,还原一段发生在冀东地区的悲情历史,战争的错位引发个体的错位,进而引发群体的错位,最终将人性的错位送上一条未卜之路。    在抗日题材作品已经被拍烂拍腻拍俗套的今时今日,本片的叙事视角无疑极为特殊,甚至独特到令人具备惊颤莫名的代入感。借助一位从头到尾都处于错位迷途中的日本士兵石桥之眼,去审视侵华战争对于人与人性的摧残,去揭露中国百姓在战火下的命运,以及去探究石桥本人之于战争的惊惧、憎恶、抗争、迷茫与无奈。   作为一名安于平静生活的美术老师,石桥的人生从日本侵华战争打响那一刻,就已经处在错位的轨道之上。新婚燕尔之际收到一纸军令,石桥被迫来到中国参加侵华战争,如果他在喜峰口战役阵亡,他的错位人生将就此终结。然而,人性本能的求生欲望支撑着他苟延残喘,当他穿上中国阵亡士兵染血的军服被寡妇凤莲所救,并阴差阳错被误当成抗日英雄,他的第一次严重错位正式不期而遇。   从日本士兵变身为抗日英雄,百口莫辩?他不敢辩,一张口就将暴露身份。石桥只能化身哑巴求生,身份的错位导致他视角的变更,并逐步被中国村民的良善之心融化产生感情。从高举屠刀的日本士兵之列,递变为随时可能被屠刀屠戮的中国村民之列,石桥在错位中似乎渐渐找寻到一份生的存在,尤其教导小女孩在沙地中画画的安宁,哪怕贫困艰苦与不安定感从未离开。    奈何,石桥的第二次严重错位无可避免来临,当日本士兵再一次将烧杀掳掠的战火烧至他藏身的村庄,石桥的身份自然难逃“见光死”。不再是抗日英雄的石桥身份败露,只能是仓皇逃回到日本军营,但彼时他却成了日本军官口中的帝国耻辱,又一次被动完成由抗日英雄到日本士兵再到帝国耻辱的错位。   在日本军营中的不被认同惨遭排挤,目睹妻子千里寻夫来华沦为慰安妇,惨遭其他日本兵的百般羞辱……石桥再也回不到他希冀的生活状态,他的错位迷途再也无可逆转,仅余的一丝丝求生欲望支撑他活下去,只为送妻子返回日本。只是战争的残酷及对人性的摧残,石桥的错位终于还是打上永远解不开的死结,他的拔刀相向,他的血泪屠杀,他的人性挣扎,尽皆归于苍凉背影下那一声诘问,“我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其实,又何止是石桥处在战争的错位迷途,何去何从不知归路。石桥的妻子千里寻夫沦为慰安妇,同样的错位同样的悲催。丈夫被日本兵杀害却救下石桥的中国寡妇,更深的错位更深的无奈。还有广大收留石桥却难逃战火蔓延吞噬的善良百姓,无限的错位无限的挣扎。    石桥的错位人生仅仅只是一个剖面,却将侵华战争的血泪残酷一针扎透,那一份人性的扭曲与迷失,已然在浓烈的色彩映衬下呼之欲出。不得不感叹,良心之作的朴实无华发人深省,也不由得赞叹中泉英雄对于日本兵的刻画细致入微,从《南京!南京!》的角川正雄到《何去何从》的石桥贤太郎,同样的侵华日本兵,不同的错位迷途与人性挣扎,一曲反战悲歌回荡在乱世的炮火岁月。   错位从来都是一种非常态存在,战争则是人类历史的非常态存在。战争,曾经发生,现在时隐,未来还有,不可消亡如一块狗皮膏药牢牢粘贴于人类历史。战争的错位将无分国界不分民族的无辜之人,尽皆卷入战争荼毒生灵的历史潮流,才是最无情最无奈的终极错位,唯有以血铭记那些被时间渐自湮没的历史。   (文/醉卧浮生)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