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娜·阿伦特》解说文案_思考之潮

作者:吾爱影人

德国| 卢森堡| 法国传记/剧情电影《汉娜·阿伦特》,于2013年上映,由玛格雷特·冯·特洛塔导演,PamKatz 玛格雷特·冯·特洛塔编剧,影片讲述了1960年,以色列宣布抓捕到前纳粹德国高官、素有“死刑执行者”之称的阿道夫·艾希曼,并于1961年在耶路撒冷进行审判。已在美国居住多年的著名犹太女哲学家汉娜·阿伦特受《纽约人》邀请为此次审判撰稿。当汉娜·阿伦特前往耶路撒冷观看审判后,却在艾希曼的阐述、民意和自己的哲学思考之间发现了分歧。当阿伦特将艾希曼当年的行为提高到哲学的高度,她的文章不出所料地引发了社会上的恶评和抨击,一些汉娜·阿伦特的老友甚至和她绝交反目。这个当年海德格尔门下最得意的女学生在急风骤雨中想全身而退,却发现一切都已经不像自己预计的那样简单。。
“思考,不需要用到任何知识,比如什么科学知识;思考不会给我们带来有用的生活经验;思考,无法解决任何世界难题;思考无法直接赋予你行动的力量。我们活着,是因为我们是有生命的;我们思考,因为我们是有思想的。” 上面这段话通过影片中的海德格尔言出,作为西方现代有名的哲学家,这段话无疑是主人公汉娜·海伦特的靠山,也便是靠着对”思考“做出了对纳粹军官艾希曼的判断。审判艾希曼是上个世纪瞩目全球的一次事件,汉娜·海伦特的辩解令她遭到了好友的极度冷落。影片中她怎样评判艾希曼的呢? “在拒绝成为一个人的同时,艾希曼也将这一个能够成为真正人类的能力完全抛弃了,这一能力就是思考。因此,他再也不可能有道德观念了。思考能力的缺乏,使得许多平凡普通的人,容许自己做出各种残酷的行为,有些甚至前所未见。没错,我是用哲学方式来思考这一问题的,是思考之风所得的结果,不是知识” 她把艾希曼的恶当成是”平庸之恶“,把他的执行任务当成是平庸之人被利用的范例。影片最后的演讲,观众似乎被阿伦特的智慧折服,她的“思考”也深深打动了观众。 海伦特在影片里完成了自己的“思考”,她的观点产生了影响,却并非最终的思考,有关“平庸之恶”的思考,将会掀起一次又一次的浪潮。海伦特究竟是完成了一次思考还是一次想象呢?审判一位在二战时期把犹太人一个个、一群群、人车车地运到集中营里去的军官,且在面对审判时为自己辩护的军官,她为何要“帮”着这样一位在和平年代被审判的军官讲话呢?当海伦特为这位军官“辩护”时,她的好友气病了,她去看望好友时说道——“犹太人都不爱我,我为什么要爱犹太人呢?我什么人都不爱,除了我的朋友和亲人。”这段话是及其自私的,同时也暴露了她为艾希曼“申辩”的原因。海伦特是因为痛恨二战时期和纳粹一起把同胞送上死亡之路的犹太人官员而言如此,还是仅为了研究出自己的“平庸之恶”的哲学或政治学观念?尼采曾在自己的“强人”理论中辨析过强人与弱者的关系,他甚至抹杀了弱者在历史中的作用。尼采的思想曾影响了希特勒,在纳粹时期,海德格尔曾支持过希特勒,而汉娜·海伦特曾是海德格尔的学生兼一段时间的第三者。弱者和平庸是否为恶呢?处于历史大变革时代的小人物,屈服于强威而做的恶,是否是无意识的呢? 当希特勒的种族灭绝主义随着他在欧洲的侵略和践踏,而得到被侵略国家人民的支持时,人性中普遍自保的自私之恶暴露出来,这种委屈求生的行为必然是有意识的。二战时期整个德意志民族对屠杀犹太人持支持态度,是否属于无意识呢?海伦特似乎阐释国家机器的强大作用概括了人性的恶,而冠之以“平庸之恶”,这是否有局限性呢?作为曾经的没有国家的犹太人,家国意识的缺失难以让他们具有源自本能的对国家和民族的爱与责任,一个几千年前未守卫自己土地而四处漂泊的民族,会得到哪些守卫自己民族土地的人们的尊重呢?和犹太人具有同等命运的还有吉普赛人,流浪民族与固守民族相比,似乎缺少对土地的热爱。一个不知保卫和爱护着生养自己的土地的民族,必然遭人厌弃。 和二战时犹太人的遭遇有所不同的是中国人。中国人是在自己广袤的土地上,在遭遇了西方列强的侵略瓜分之后,又遭遇了日本的蹂躏和屠杀。几年前导演陆川拍摄的《南京南京》中分析日本士兵的“压抑心理”,认为他们和日本人民一样是战争的牺牲品。毫无疑问,这种思维十分荒谬!一个民族蹋上别人的领土,侵占别人的土地,屠杀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任何这样的国家、军队、组织和个人,都有罪恶,这是任何“平庸之恶”都无法开脱的罪恶,是一种贪婪与嫉妒之恶。 幸运的是,或许阿伦特的“平庸之恶”阐释了一个纳粹军官的恶,而日本曾对中国犯下的罪恶不再此列。《极权主义的起源》尚未阅读,饱受西方列强侵略的中国或许同样应该去关注以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为核心的当代社会所面临的极权与霸权思想。 哲学屈服于强权并不可悲,可悲的是,哲学不是为了群众。哲学的终极目的是什么?或许是为了整个人类的生存吧?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