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 第三季》解说文案_《黑镜》第三季:你就是镜中

作者:吾爱影人

英国剧情/科幻/悬疑电影《黑镜 第三季》,于2016年上映,由乔·赖特 欧文·哈里斯 导演,查理·布洛克 拉什达·琼斯 编剧,影片讲述了。
《黑镜》第三季:你就是镜中人不用琢磨了,你我都是镜中人。所谓黑镜,指的是一切电子设备锁屏状态下的那面黑色“镜子”。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人奔向最新高科技、黑科技的速度,很可能是全球第一。黑镜,通过社交媒体和虚拟现实等方法,已经把后工业的娱乐时代中的大众彻底归类为失控的消费主义信徒。《黑镜》是英国剧作家查理·布洛克编剧的电视剧集,每集一个故事,前两季和特别篇共7集由BBC推送,第三季12集转换到视频流网站奈飞(Netflix)播出。即使质量有起伏,整体而言,都是对现实世界以及近未来的艺术映照,充满了对高科技时代人类不由自主沉迷的讽喻。《黑镜》被中国人成为神剧,也许与“英国人是欧洲的中国人”这一略带嘲谑式的判词有关。同为具有丰富历史文化的大国子民,在后现代冲刺的跑道上交替领先,编剧之所以能够打磨出中英美都接受的黑色幽默剧集,还是在于其对科技、媒体和人性、制度的多重纠缠的深刻理解。对于观众来说,第三季依然是主题先行的大IP再创作,特别是中国观众,因为中国人已经深入到黑科技时代的浅层,然而又无限接近于零的本土影视创作,导致中国观众的过度期待。《黑镜》第三季的故事,基本上都是科技主动介入大众生活,大众或特定人群沉浸式生存。《急转直下》貌似温情脉脉的彼此打分,制造出新的阶级,一心想成为更高分数的女主最终沦为可怜的劣等分数者。《游戏测试》则是套层世界观的游戏恐怖,玩死一个玩家只需要0.04秒。《黑函之舞》则是普通人的网络根本就没有安全可言,门户洞开导致把柄被黑客抓住,威胁去做任何事情。《圣朱尼佩罗》将虚拟城市和仪式上传结合起来,人们可以在服务器云端自由的生活。《战火英雄》通过“感知封闭系统”将基因缺陷者异化为战士眼中的“蟑螂”,未来的新世界近乎《黑客帝国》版法西斯社会。《全网公敌》则将生态危机、去中心化的无人蜜蜂、全面监控和诱杀键盘党融会贯通,本故事可以看做与《疑犯追踪》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无非是本剧更加犀利和刻薄。以上六个故事,距离现实远近不一,不同观众的通感、移情的程度也有差别。但是,最具现实意义的便是“虚拟世界”的“实体化”,无论中国还是海外,都在一定程度上成为现实。中国最不缺乏的便是网络口水战和各类打分APP,网友以超越现实N倍的冲动在网络上表达。从全球来看,中国与《黑镜》的距离,显然处于领先地位,即便这些高科技都以善意、方便、积聚等为出发点,快节奏的中国观众轻易便可以带入《黑镜》的极限情境,人们以享乐的主人翁精神投入到与科技共舞的潮流之中。当我们发现事情正在起变化,技术本身在操控着我们工作、生活和情感状态之时,即使我们反思的很充分,却再也不能摆脱科技的捆绑,回到传统时代。社交媒体(微信、微博、自媒体)泛滥成灾,移动互联网、物联网、VR(虚拟现实技术)、无人机、量子通信等等技术的发展和实用,中国人的基本生活形态已经与十年前有了革命性的变化。《黑镜》之于中国,在可预见未来——奇点出现之前,如果人类社会注定迎来奇点的话——是宝贵的联想和提醒,对于虚拟现实、机器人工业、人机链接等,都必须做出内嵌层面的保障性制约,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原则似乎也不仅仅是小说家言。与《黑镜》普遍明亮的科技感未来不同,也许菲利普·K·迪克的幻想风格,也值得警惕,掺杂着宗教、时空错乱和认知迷失的茫然末日乱托邦,《黑镜》相对来说还是充盈的、过剩的黑托邦。当然,《黑镜》和菲利普·K·迪克是艺术创作,是虚构的敲打,对于现实中的我们来说,有必要审视自己与技术、机器之间的关系。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