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尼拔》解说文案_聊聊《汉尼拔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惊悚/恐怖/悬疑电影《汉尼拔》,于2013年上映,由导演,布莱恩·福勒 托马斯·哈里斯 编剧,影片讲述了。
聊聊《汉尼拔》当武汉的盛夏已正式进入“烧烤”模式时,每一个在武汉生活的人,都有一套适合自己的降温方法,或待在空调房里足不出户当个御宅族,或将冰箱里填满冰淇淋与西瓜做个美食饕餮,抑或整理行装换个城市暂住避开炎热的暑期,而无论哪一种,都是武汉人长期与炎热作斗争所得出的宝贵经验。但对于我来说,最适合的方式,莫过于在闲暇时光,观看一部能让人“透心凉”的美剧——《汉尼拔》。对于长期浸淫好莱坞电影的人来说,汉尼拔这个名字绝不陌生——1991年殿堂级戏骨安东尼·霍普金斯凭借在《沉默的羔羊》中短短16分钟的精湛表演,就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杯收入囊中,而他所扮演的角色,正是荣登“50位最佳电影恶人”榜首的食人博士汉尼拔。至此以后,汉尼拔这个名字,就成了集成睿智、儒雅、风趣、嗜血、残忍这些矛盾且极端属性的代名词。与华语电影圈喜欢恶性透支热门题材不同,好莱坞绝不会因为《沉默的羔羊》火了汉尼拔,主流电影中就立马涌现出一堆的吃人博士(像《叶问》火了以后就出现一大批关于叶问的电影、电视剧的情况只会在中国发生)。无论是出于对此类题材的保护(避免观众审美疲劳),还是出于对安东尼·霍普金斯演技的敬畏,至今为止,扮演过汉尼拔的演员都不超过3位,除了由加斯帕德·尤利尔扮演的少年汉尼拔,和霍普金斯的中老年汉尼拔,就只有丹麦影帝麦斯·米科尔森扮演的壮年汉尼拔。不知是由于霍普金斯给汉尼拔定的“标准”太高,还是《沉默的羔羊》珠玉在前的影响力太大(此片荣获最佳男女演员、最佳导演、最佳影片和最佳改编剧本5项最重量奥斯卡奖,在影史上只有3部影片享此殊荣,除本片之外,仅有1934年的《一夜风流》和1975年的《飞跃疯人院》),好莱坞上至制片公司,下至各个演员,都不约而同地对汉尼拔这个角色慎之又慎。如果不是因为霍普金年事已高(生于1937年),且电视剧版《汉尼拔》的制片方居然请动了戛纳影帝麦斯·米科尔,恐怕我们也没有机会看到这部如此特别的美剧。聊了一堆的题外话,还没切入正题,对于没看过电影版的人来说,肯定对这部美剧毫无概念,如果非要进行一次概括,那就不如直接引用恐怖大师斯蒂芬·金在推特上说的那句话——“《汉尼拔》文艺、深刻、制作精美,里面还有一大堆疯子神经病,为什么不喜欢呢?”初看《汉尼拔》的观众一定会先被它灰蓝色的画面基调所吸引,与其他美剧尽可能地展示调色盘般的艳丽色彩不同,它的画面过于“干净”,给人一种水至清则无鱼、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感。而贯穿全剧的人物面部特写和各种慢镜头又总给人一种时间凝滞的静止感。有评论甚至揶揄地说“如果减掉慢镜头和特写,13集的剧情用6集就可以完全展现”。可是对于那些追求画面质感和人物气质的观众来说,这部剧集无疑是他们的看片首选。作为一部罪案题材类美剧,它既不像《灵书妙探》那样去展现探员们透过证据线索,抽丝剥茧般寻找人物关系和犯罪动机,从而缉凶归案;也不像《犯罪现场调查》那般全景展示鉴证人员如何提取证物,分析样本,得出结论,最终确定真凶。它更多的,是专注于尸体本身,但与《识骨寻踪》那样力图通过现代法医科技还原受害者的身份和整个被害过程不同,《汉尼拔》更侧重于表现凶手对尸体处理方式的不同而反映出的各种异于常人的精神状况。与其他罪案类美剧中的嫌犯或为利、或为名、或为情而走上不归路不同,《汉尼拔》里的罪犯们都有着“更高”的追求——有的是想寻找人类与菌类的联系,就在活人身上种蘑菇;有的是想肃清人间的恶魔,就直接代表上帝实施惩罚;有的是打心底里认为自己是一头猛兽,就用机械给自己造了一个猛兽外形开始狩猎;有的是崇拜某个连环杀手,就开始模仿他的风格开始杀戮。而其中最特别的,莫过于汉尼拔——剧集至今没有让他亲口叙述过杀人动机为何,只是通过犯罪心理侧写师之口向我们叙述——在汉尼拔看来,他永远高人一等,他有决定其他人生死的权利,而他吃掉受害者身体的某一部分,只是想证明在他眼里,这些人和牲畜没有区别。对于这样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杀人狂的角色,老牌影帝霍普金斯给出的建议是,汉尼拔越是变态血腥,表演时越要更多的去体现他正常、普通的那一面,绝对不要将他简单地刻画成一个凶残恶魔。也许,制片方真的听取了霍普金斯的建议,他们不仅请来了身高183CM、气质优雅、外形硬朗、声音磁性的米科尔来出演汉尼拔,更是不惜血本地聘请名厨何塞·安德烈斯担任烹饪顾问,且亲自替汉尼拔掌厨烹饪每一道血腥大餐(因此有网友打趣说,这部剧其实还是一部美食烹饪节目),还为汉尼拔准备了各式各样剪裁得体、面料考究的西装马甲三件套,将汉尼拔“高大上”的文艺气质体现得淋漓尽致。与某些动不动就花一千多万拍摄导航集(第一季第一集,通常篇幅较长,会比较详尽地介绍故事背景和人物关系)的土豪剧组不同,《汉尼拔》的制作费几乎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据传每集制作费50万美元),可剧组并没有因为“穷”,就让道具与场景打任何折扣,每一集所展现的受害者尸体状态,几乎都可以用艺术的眼光去欣赏——精致的细节,完美的构图,深远的意境,逼真的质感,“美”得让人不禁感叹,疯子与天才,往往只有一线之隔。但是,归根结底,如果没有引人入胜的剧情,一切都是白搭。但让人欣慰的是,即使剧集的节奏较慢,即使人物间的对白较少,也并未影响到剧情的“高能”。对于一部看到名字就已分清正邪角色的剧集,如何让“恶人”周旋在“好人”之间,并屡屡逃脱法律的制裁,是编剧面临的最大挑战。可《汉尼拔》的编剧却“丧心病狂”地将猫鼠游戏进行了彻底反转——第一季的结尾是“好人”千辛万苦屡破奇案后,居然被“坏人”栽赃嫁祸,直接被关进了精神病院面临审判,无处伸冤,“坏人”则取而代之,意气风发;第二季则更离谱,“好人”历尽艰辛终获自由后,呕心沥血地设局想要将“坏人”绳之以法,眼看就要成功时,却在最后关头被“坏人”识破,而后“好人”被一一放倒,“坏人”却带着如花美眷、坐着飞机头等舱,扬长而去,潇洒自在。每一次,当观众们以为汉尼拔就要被抓到时,他总能“化险为夷”;每一次,当观众们以为正义的一方终于能在斗智斗勇中略胜一筹时,汉尼拔总能完成绝地反击。其实,这并不奇怪,整个剧集都是围绕汉尼拔所展开,如果他“输了”,哪怕只有一次,这部剧就无法衍生后续的故事了。当然,《汉尼拔》算不上伟大,与那些曾经风靡一时的美剧相比,它实在只能算是小众作品。不过,它的缺点有多明显,它的优点就有多耀眼,对于追究画面细节与演员气质的观众来说,它绝对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在这炎炎夏日,不妨跟着汉尼拔一起进入那个精致而极端的世界,挑战一下心理承受极限。 汉尼拔Hannibal(2013)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