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灵魂》解说文案_血腥仇杀 有仇必报 聚焦暴力恶性循环下的家庭悲剧

作者:吾爱影人

意大利| 法国犯罪/剧情电影《黑色灵魂》,于2014年上映,由弗兰西斯科·穆尼兹导演,GioacchinoCriaco 弗兰西斯科·穆尼兹 编剧,影片讲述了影片以意大利南部卡拉布里亚地区为背景,讲述了与黑手党组织光荣会相关的家族情仇。故事讲述鲁奇阿诺在乡间过着牧羊和种植蔬菜的农夫生活,刻意远离当地黑手党的血腥。多年前,同样务农的父亲被对立派谋杀。两个兄弟则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他们北上米兰,三弟路易从事阿姆斯特丹到卡拉布里亚线的国际毒品交易,同样靠着肮脏交易发财的老二罗科,则选择安家置业,和美貌妻子过起小资生活。20岁的雷奥是鲁奇阿诺的独子,他被血腥和复仇吸引,一天晚上,揣枪射击了一家受对立黑手党保护的酒吧。为了换换空气并躲避风险,雷奥来到米兰两个叔叔中间,却不知,历史总是在重复,报复欲望在他们中间复苏,代代相传的家庭复仇,逃不脱的命运悲剧就此拉开新的帷幕。。
意大利黑帮家族电影《黑色灵魂》的剧情,其实可以在2007年发生在德国杜伊斯堡的一场屠杀中寻觅到故事原型。在那次事件中,6名意大利男子在一家餐馆全部头部中枪身亡,警方经调查发现,南部卡拉布里亚大区的“光荣会”,旗下一个名为“罗密欧·佩莱”的家族与另一个名为“斯特兰·尼塔尔”的家族素来对立,两家族为争夺从荷兰取道德国至意大利的贩毒通道,才制造了这次血腥仇杀。 换作导演弗朗切斯科.蒙兹自己的故事里,家族间仇杀被浓缩为发生于一个家庭内部的巨大悲剧,同时也根据已经揭示的犯罪组织架构,保留了从阿姆斯特丹到米兰再到南部卡拉布里亚深山的这样一条“生意线路”。电影从最血气方刚的老三Luigi到阿姆斯特丹巩固长线买卖开始,过度到真正的组织领导人——二哥Rocco——在米兰的中产阶级生活,如今已是上流人士的Rocco,对弟弟冲入农舍打死看门狗偷走绵羊的恶作剧行径,深感不齿。再接着转回故事的核心区——作为鞋尖顶的卡拉布里亚大区阿斯普罗蒙特山区,这里是光荣会的老巢,作为家族大哥的Luciano,却丝毫不愿染指血腥生意,心甘情愿的做着牧羊人,并每天刮下祭坛前的泥灰,入水服用后,似乎能与在黑帮战争中死去的父亲通灵。可Luciano那20岁的儿子当然是耐不住寂寞的,他要到米兰更叔叔们“学做生意”,临走前,恶作剧式的开枪打坏了受敌对家族保护的酒吧玻璃。 在有仇必报逻辑远大于法律的意大利深南部,这个恶作剧带来的后果可不得了,更何况,另一个家族早就等着对方行为不轨的那一天。乡村里纳贡并接受保护的友谊模式,是传统却又脆弱的,好不容易以毒品和洗钱生意笼络来的朋友们,到了关键时刻,都成了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他们得一面左右逢源,一面袖手旁观着两虎恶斗的结局。 电影史,跟着二战后兴旺起来的黑手党,几乎已经铺就出一幅“南部黑帮地图”,《教父》与《出生入死》里的西西里、《格莫拉》里的坎帕尼亚、多部不甚出名作品里的普利亚,以及这次置身意大利地图鞋尖上的《黑色灵魂》。不过,导演弗兰切斯科并没有跟随者那些伟大的前作,去将家族冲突故事复杂化,103分钟的全片里甚至鲜少见到激烈驳火场面。他聚焦于该地区暴力恶性循环下的一个家庭悲剧。 熟谙毒品生意的实权二哥,着一身黑风衣、戴宽边眼睛,赶回家乡料理后事,却也似乎只能在嘴上耍狠,并不太敢立即展开腥风血雨的报仇屠杀,渐渐地,他必须承认,一切形势都不再是他能控制的了。而出乎意料的结局,更残酷的等待着这个家族。 如古典人物画般精致的灰黑色室内场景,也与大广角展现的卡拉布里亚乡村风景,形成着强烈对比。酷似高跟鞋鞋尖的意大利地图顶端,也是无路可退的天涯尽头,困于室内那些压抑的家族情绪和恐慌,并不能在广袤风景下寻得任何出路。 本文转自网络,侵权则删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