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尼拔》解说文案_About Will Graham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惊悚/恐怖/悬疑电影《汉尼拔》,于2013年上映,由导演,布莱恩·福勒 托马斯·哈里斯 编剧,影片讲述了。
三天里看完了两季美剧《汉尼拔》,被Will Graham这个角色吸引。相比Hannibal的社交能力,Will在与这个世界相处时,总是显得小心翼翼,有种易碎的气质。而对犯罪心理剖析的特殊能力,在Will身上更多体现的是解读时的敬畏和些许困扰,这与Hannibal的大胆、镇静、甚至冷酷完全不同。Hannibal称之为pure empathy,纯粹的移情。这种将自己代入罪犯的视角,还原犯罪过程的洞察力和想像力,像一个开放性伤口,将Will暴露在猜疑和操纵之中。相比之下,Hannibal穿着精心包装的外衣,没有可寻迹的动机。就好像同样一块美玉,佩戴在两个不同气质的男子腰间,彰显出不同的光华。Hannibal拥抱这种能力,而Will抵触这种能力。Will的梦境中反复出现一头牡鹿,头顶强健、错综的鹿角,身披乌鸦黑色的羽翼,与某次杀手采用的作案手法有一定联系。这头鹿时而隐蔽在树丛,难以捉摸;时而明晃晃地站在Will面前,凝视不语。每次听到渐进的蹄声,嗒嗒,嗒嗒,气氛登时凝固而压抑。牡鹿是Will心中特有形象的幻化,这些形象包括Chesapeake Ripper,还有其他案件的凶手或是嫌疑人,在逃的、归案的、入狱的或是击毙的,他们的影像在Will的意识中集合成了一头鹿——恶的混合载体。在Will患脑炎恍惚不清时,这头鹿似乎也有Will的影子。很难说清Will见到鹿时候的情绪,我猜,有恐惧、好奇,也有熟悉感,对破案还有一点启发。另一个梦境是溪水中飞钓。飞钓是北美地区一种很有意思的钓法,钓者在钩上绑上假饵(lure),挥动鱼竿,使得鱼线带动假饵在空中飞舞。这种仿生的钓法在Brad Pitt早期的电影《大河恋》里有很细腻的描绘,钓法抛线姿态优美,和醉人的大自然融为一体。第一季里Will想教Abigail钓鱼,又顾忌Abigail的父亲教了她如何打猎,担心给她造成心理影响。第二季里,Will在梦中和已故的Abigail站在溪水里,Abigail说钓鱼和打猎没什么不同,前者诱捕(lure),后者潜进(stalk)。Will说,不一样,钓鱼用饵捕获(capture),打猎用枪击毙(shoot)。Abigail紧接着问,你要捕获谁?Will说,那个捕获到你的人。Abigail: Same thing, isn’t it? One you stalk, the other you lure?Will: One you catch, the other you shoot.Abigail: What are you trying to catch?Will: The one who caught you.Abigail: The one that got away.Will: Catch a fish once and it gets away,it’s a lot harder to catch again.Abigail: Everybody thinks you are lying about the one that got away.Will: That’s why I have to catch him.Will本没有杀意,即便身处绝境,没有人信任的时候。他要的一直是抓捕Chesapeake Ripper,并非杀死他。第二季发展至中后段,Will以自己为诱饵,身入险境,希望诱捕Hannibal。每每看到他又更近Hannibal一步,节奏越发紧张。两人之间的对话几乎都不动声色,却暗自剑拔弩张,太多隐喻,一不小心怕掉入对方的陷阱,也怕露了自己的破绽,几分钟的戏仿佛打完一场战役般。双方的分寸和火候都把握到位,不到最后一刻,难分真伪,难言胜负。整个诱捕的过程,Will只身穿越险境,如履薄冰,无法与人说,只能独自跋涉,独自承担。Alana问Will,你如何判断是你在设套刺激Hannibal,还是Hannibal反过来在驱迫你?Will说,我不知道。Alana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大概是因为想到Will一直是孤独的,无论是破案分析罪犯时、被别人操纵时、被陷害入狱时,还是此刻与Jack合谋引诱Hannibal时,他总是孤身一人,是身在明处的那个,是直面Hannibal的那个。Will也没有把握一定能赢,但是他勇敢地迎难而上。自始至终,Will几乎都是清醒而自知的。但是他对Hannibal的态度是动态的、摇摆的,甚至到事发的那刻,他还是希望Hannibal离开,不希望看到任何伤亡。抉择的时刻毕竟还是到了。不曾想Abigail竟一直活着,那些悔恨、疑问,随着欣喜、释怀一并而来,Will竟放下了手中的武器。Hannibal出现在身后,说道,没有你,我们不走。大概所有人,包括Will,在刹那间,都会信以为真吧。即便不是朋友,即便相互欺骗,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是与我相像的,那种感觉对Will来说稀罕且珍贵。何况Abigail还活着,原来你没有杀了她,真是太好了,太感激了。!剧痛,惊异,将Will拉回血淋淋的现实!Hannibal从来就没有打算放过谁,Will,你可明白?此情此景,是为每个人准备的,我们不是都要给对方一个惊喜吗。这就是一场盛会啊。Hannibal曾对Will说过,We’re just alike. This gives you the capacity to deceive me, and be deceived by me.我和你很相像,这赋予你欺骗我的能力,也同样会让你被我欺骗。Hannibal为数不多的内心剖白也一字一句地吐露了出来,我让你了解我,看清我,我给了你一份礼物,但是你偏偏不要,你要否定我的生命。哦,不是我的生命,那就是我的自由,要送我去监狱坐牢。你相信你有本事改变我吗,像我改变了你那样。我已经做到了,Will几近输完所有筹码,还是想扳回一成。Hannibal说,好,我原谅你,你也会原谅我吗?这一幕,这梦魇的一幕竟然又在现实中上演了,Will眼睁睁看着,哭喊no, no, no,却无法阻止Abigail再次血流如注,是自己造成的吗,是命运弄人吗,是Hannibal赢了吗,Will在疼痛的下姑且还能保持清醒,但这一幕,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Will的身体和心理都崩溃了。Hannibal缓缓道,如果你扭过头,闭上眼,淌入人流,这一切本可以不发生的。是不是有些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的意味。Will再努力止血,似乎也只是孤注一掷,渐渐,血色凝重,意识模糊。末了,那头牡鹿也奄奄一息了。There will be a time when there is nothing you can do.Will输了,他是令人心碎的。他并不强壮,却展现出惊人的魄力和智慧;他很孤独,除了狗狗,身边没有太亲近的人;他喜欢Alana,但也只对Hannibal提过;他希望保护Abigail,此事终难全;他曾抗拒自己对罪犯的移情能力,却也不得不在牢狱里施展自救;他看得很清楚,但是世人太盲目,清醒得太晚;他总是活在深深的愧疚之中,仿佛自己杀了那些无辜的人。但,英雄无悔。此文致Will Graham。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