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处有什么》解说文案_“黑处”阳光明媚,青春一切安好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剧情电影《黑处有什么》,于2016年上映,由王一淳导演,王一淳编剧,影片讲述了1991年春夏之交,中原飞机厂家属区内,一起强奸杀人案打破了往日的平静……初二中等生曲靖和老留级生张雪的爸爸同为负责这起案子的警察,但有着迥异的办案风格:曲靖的爸爸出身法医,迂腐和小气的个性让他总是成为大家取笑的对象;张雪的爸爸是退伍军人,办案凭直觉,因为破案率高,是单位的红人……凶手很快被张雪爸爸抓到了,但相同的强奸杀人案再次发生……没人注意到被老师赶出教室的张雪再也没来上课……。
《黑处有什么》作为导演王一淳的处女作,流露出了她较大的野心,试图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小环境内,去探讨被“禁锢”其中的青春期女孩儿和她周围“古怪”世界间的格格不入,从而让观众真实地触碰到那段逝去的年代。而在影片的前期宣传中,因为《杀人回忆》被过多的拉进各类评论里,因此影片又被赋予了某种时代恐惧。连环犯罪和少女成长间扑朔迷离的纠葛,成为了影片的亮点。小女孩自然的演出,和其父亲厚重的表演痕迹形成对比真诚的青春如今的青春题材影片中陷入一个可怕的模式,就是剧中的主人公仿佛只能通过轰轰烈烈地谈一次恋爱,叛逆地去爱一场,或者经历一次撕心裂肺的重大变故才能获得成长,而忽略了那些在青春成长中的细小心思。因为绝大部分人的青春并不是电影中展现的那么轰轰烈烈,最终让这类电影只能沦为浮夸的演义。好在《黑处是什么》并未如此,它所流露出的成长轨迹是细微而缓慢的,恰似在曲靖漫长成长路上轻轻掰下的一小段,并给予这段故事清晰的时代标签,因此本片至少是真诚的。和以往的青春片中的女主不一样,曲靖并不内敛沉闷,也不聪慧优秀,暂且不说她在表演上对年代感是否拿捏准确,但这份性格和她脸上的青春痘一起,足以让我们感受到真实。导演捕捉她对外界的种种好奇,这些疑惑促使她去探索,去尝试而她的眼睛则成为带领我们重新回到那个年代的窗口在许多青春题材影片中,主人公身边总会有一位思想“启蒙者”,他们给予主人公认重新认知世界的钥匙。本片里的留级生张雪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她是这个小社会里的“叛逆者”,她在发育以及思想上的成熟,远远超越了曲靖,促使曲靖在追赶她的过程中体会到成长的复杂滋味。张雪在残缺的家庭环境中成长,厌倦家乡的闭塞和无趣,渴望外面的广阔空间,于是与周围环境产生格格不入的情绪。导演还加入“橄榄树”这一意象,来强化张雪的自由意识和精神向往。但曲靖对张雪的追随仅是一种单纯的模仿,张雪并不是曲靖的精神导师,她们间并没有稳固的牵绊,彼此维持着各自的独立,只是同一个时代环境下,两个轨迹不同的成长个体。片中老师大呼:把头摘下来!把头摘下来!——黑得漂亮危险的眼睛当我们不再纠结于本片中案件的凶手后,才能获得更好的观影体会。这起骇人的社会案件所充当的角色,只是另外一个展现时代的窗口。它的存在给曲靖的懵懂青春增添了一些不安,是一种笼罩在生活周围的氛围和情绪,就像《伴我同行》中促使孩子们远行冒险的那具“尸体”,它是否存在其实并不重要,而是让主人公们在寻找过程的获得的一次成长。在《黑处有什么》中,并不是按照疑犯出现——被调查——被排除——疑犯再出现的流程来铺开故事。王一淳导演非常爽朗地在影片里直接安插了好几个“危险人物”:卖冰棍的男人,录像厅前的男人(走路如丧尸一般,莫名喜感),录像厅售票员,敬老院里的刘老头以及学校主任等等,如此多嫌疑对象的出现,在另一方面也表明了导演并不想让凶手问题成为影片的焦点。影片所要关注的,一直都是那个喜欢在废品站内自娱自乐跳舞唱歌的女孩。影片中父亲的形象得到了较为细致的刻画,但话剧和小品的经验,让他的表演感太强在连环凶杀案的氛围下,有太多注视着女孩的眼睛,这些危险而隐蔽的男性视角,构建出一个充满危机感的环境。这些窥视可以被理解为某种焦虑或恐惧的具象化,勾勒出那个时代的样貌。90年代初期的中国,人们的观念和生活在改革开放的逐渐深入浪潮里,经历着碰撞和冲击,人心中潜藏的种种欲望获得了释放的空间,它们化为一双双窥探的眼睛,带给社会不安的因素。在《黑处有什么》中最为精彩的“曲靖泪洒录像厅”的部分里,曲靖在各种充满敌视的注视下迈入黑处,青春期的美好和现实中的敌意发生碰撞,她注视着画面。对友情的追思、在爱情里的懵懂和成长中的困惑让她在《蜜桃成熟时》的影像下泪流满面。这是一段偏向于写意的设计,置于黑暗中的女孩,在“十八禁”的环境和画面下,用她的眼泪祭奠一个时代的逝去。在“十八禁”的环境和画面下,用她的眼泪祭奠一个时代的逝去不自然的时代感在谈论这部电影的不足时,我们当然可以把当中大部分原因归结为小成本的条件限制,但我们不能回避影片在时代感营造上的突兀。当爱慕曲靖的小哥忽然从包里掏出一只耳机时,吓了一跳,心想这样的土豪,曲靖你就从了吧……小哥忽然从包里掏出一只耳机时,吓了一跳,土豪啊王一淳导演似乎犯了一个错误:为了让影片能够充满时代气息,她努力地在情怀上做足了功夫,但恰恰也是这部分过于刻画,一种不自然,甚至略带做作的东西浮现出来。大致统计了一下,影片里出现了燕舞广告,供销社,琼瑶书籍、录像/录像厅,老冰棍,流行歌曲,明星海报,烫头,地域护肤品牌,月经带等情怀个体。它们在影片中本是一种客观的存在,应该背景式地被带入,随剧情的发展而自然出现。但导演却加入了“口述历史”的部分,她让剧中人物对其中许多物品进行评论。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王导和贾科长以及王小帅比起来,就稚嫩了一些。请别再谈论《杀人回忆》电影开始后的十分钟里,你会发现这部影片与《杀人回忆》间有着鲜明的区别。曲靖父亲表演小品式和摊贩聊了几分钟“猪肉”,这一下将我事先预想的故事基调从灰色拉回到了彩色,影片在视觉上并没有展露出太多的“黑处”,以曲靖一家这个“时代展示窗口”所呈现的状态来看,社会氛围和电影中大部分里的画面一样——笼罩在一片阳光明媚中,连环杀人案所产生的恐慌并没有在周围人的情绪中有所展示,影片里的生活气息更浓,更多时候表现的,还是家庭里的磨皮对嘴。唯一能勾起我们《杀人回忆》记忆的仅仅是案件类型和厂区派出所粗糙的办案手法。这也与本片的故事线重点在青春成长那部分有关。脱离了《杀人回忆》的桎梏,我们反而能够更好的来理解属于王一淳导演所塑造的这个故事。在观影中,我有好几次都觉得曲靖父亲的这位角色让冯小刚来演,或许能够取得奇效。这个爱讲道理,迂腐刻板,却又老实可爱的形象,简直就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历史老师的再现。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