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解说文案_《盲探》:“优皮”式建构与解构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 中国香港惊悚/犯罪/剧情电影《盲探》,于2013年上映,由杜琪峯导演,韦家辉 游乃海 编剧,影片讲述了上世纪90年代初,每年香港都会有一个少女失踪,再也找不到下落,警察阿彤的好友小敏也遭此不幸。十年之后,阿彤偶遇曾经的“破案之神”,如今失明的庄士敦。两人一起探案,历经种种后最终找到了线索。。
文:麦克疯 《盲探》在气质上的亦庄亦谐,一反银河印象警匪片黑色的标识性常态,仿佛教观众回到了上个世纪杜琪峰拍摄《赤脚小子》、《城市特警》、《沙滩仔与周师奶》的年代。它具体体现在一种类型片的规范化定性,往往被创作者引入的思维打破,发散出无限可能性。拿《盲探》为例,它的“反类型化”的重建则为影片赋予了一种香港文化的“优皮”意识——这种“优皮”可视作香港人文精英意识的另类表达手法,也可看成杜琪峰将部分香港元素“合理地”归置于合拍片内的具体行动。 然而将香港警匪片“优皮”化叙事,其实非杜琪峰首创,步入21世纪后香港警匪类型片,多少有贯穿着城市人物主角的“精英身份”(如《无间道》、《寒战》、《大搜查》等)。在这些影片中,人物身份高级,出口成章,一举一动皆派头十足,《盲探》中的刘德华与郑秀文拍档破案,出入全是高级场所,更何况刘德华全片西装革履。“优皮”影片的推动,在更深层次上无形将港产电影包括桥段与台词的“廉价趣味”概念置换成了“高级趣味”,亦是如今香港电影最乐意,亦是最容易展现的代表性姿态。 不过在《盲探》中,“优皮”的概念可以引申出两点:一、电影所具有的表现形式;二、电影的制作选择权:以灵活应变著称的银河团队必须要在叙事内涵性与创作自由性之间平衡,亦或做出一个选择和牺牲。可以说《盲探》与《神探》的蓝本有着很多重关系,但很明显前者在意识上有了更多收缩与谨慎,刘青云身上“草根味”的神经质也俨然变成了无关大碍的视觉障碍。  若称《盲探》是喜剧版《神探》恐怕一点不为过,而它的舍末逐本和妥协却又置银河风格到了尴尬的境地——电影的叙事核心松散凌乱,摇摆不定。不过对于杜琪峰和韦家辉来说,他们的功力往往能在框架限定内做出挑战,可以说《盲探》中刘德华饰演的庄士敦是一个具有普遍特征,且又与传统港产电影警察形象截然不同的人物——他身上融合了中产阶层的特征、同时又具备了市井人物的气息,在面对公事与私事时,他所面对的“迷惘”则更加显得人性化。 在复杂人物的塑造上,无论杜琪峰还是韦家辉的下限,都绝对不安于只是为了取悦大众。针对刘德华这个角色,我认为杜琪峰是特别建立了别有意味的价值观的:他因破案而失明,最终将全部精力投入未破旧案身上,片中有一句点题的台词:为什么老天要我盲?人盲了,心才明,我才能去关注以前没有破的旧案子。”然而与电影刘德华在破获小敏失踪案时所说的“人盲心无明”则形成了遥相呼应,而整个过程中,他不断去认知案件的真相,并去揭露真相,不仅在面临着成长和释然,对社会体系有着一种重塑作用——在这里,“被尘封的罪案”仿佛是杜琪峰所隐喻的“被掩盖的历史遗留问题”(包括寻找小敏的线索以及疯婆婆的人物设置),这点则与《黑社会》的文本有着惊人的相似:繁荣与和平城市的表象下,却处处风起涌动,然而《盲探》则也存在对于“优皮”社会本质的揭露: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不断提及香港“过去”与“现在”身份与观念的融合,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银河印象式的核心价值体系。 追溯杜琪峰绝大部分电影,都充满着人性罪恶、希望与意外交织,然而《盲探》最终丢失了本色,抑或是无奈之举。从《盲探》中,我从不曾觉得杜琪峰要给出的立场上的答案是什么,毕竟他向内地抛出了橄榄枝(片中刘德华暗恋高圆圆向她表白,但被好友兼上司郭涛抢先一步),但最终会否退回香港,坚守香港(电影最后,刘德华与郑秀文最终珠联璧合):这都是杜琪峰和观众打的哑谜,及银河团队的灵活机动宣言,从这点来说,《盲探》不算是弃守原则,当然自觉更不可算是离经叛道。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