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道》解说文案_看《盲道》多少是意外。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犯罪/家庭电影《盲·道》,于2018年上映,由李杨导演,李杨编剧,影片讲述了据民政部估计,全国流浪乞讨儿童数量在100万-150万左右。在一些地乡村地区,买卖儿童几近市场化,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地下黑色利益链。盲人小女孩晶晶一直被以郭伟为头目的犯罪团伙控制下在街头乞讨赚钱。一天,她在地铁通道里遇到了赵亮。赵亮是一名落魄摇滚大叔,整天装扮成盲人进行坑蒙拐骗。为了逃脱郭伟残暴的毒打,她在赵亮的带领下到了派出所,但民警王莉莉根本找不到晶晶的家,晶晶却说赵亮是她的爸爸,万般无奈之下,赵亮只好暂时收留她。 最终犯罪团伙还是找到了他们,并以晶晶“监护人”的身份把她带走,晶晶和犯罪团伙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赵亮为了弄清楚这一切,踏上了一场未知的行程。而他和晶晶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首先说《盲道》主题和出发点是可以的,可行的,一个城市边缘人一个城市流浪儿,一个假瞎一个真盲,他们的救赎与自救。它从概念是可以作为“盲”三部曲的首尾的。但本片并没有很好的完成主题的任务,其质量来说多少有点算是“社会现实”题材作品中的“另类”,是守妇道中的“小表咋”。它失去了现实题材朴实、真实(感)魅力,向着个人yy理想化的道路慌张行驶而去。看《盲道》多少是意外。情人节女人还是要过的,老婆提议看电影,但不愿用烂片凑合,她佩服李杨社会文艺“斗士”,北京能放《盲道》的只有三家影院,我们选择了10几公里外,还是在北京车限号时段,去了蓝岛。观影感觉可以用“尴尬”形容。先不说这些了,导演李杨依然我等应该敬佩的社会文人斗士,他有良知,有勇气,何况有过的代表国人站在在世界A类电影节领奖台的成绩。不能因为这次的失利认定一损俱损。现在说说怎么解决问题吧。开头说了主题是对的,那是哪里出问题了?怎么解决呢(理想中)?首先故事为本。整体没有贯穿的逻辑,失败音乐人赵亮(李杨扮)个人问题是什么,他需要什么救赎、转变?这是“类型片”的方式分析。如果“文艺片”做法,那也至少主角要有个明确的目的:我要做什么?本片不是没有表达,但是真的不能称其为整个故事的目的,不强大,不困难。就是因为两个主角人物目设置的不明确,导致很多篇幅,故事不推进“两人过家家”,以至于很多人怀疑这么像《杀手里昂》呢!但即便是《杀手里昂》,它有明确目的“复仇”人物女孩有成长,里昂有变化。故事逻辑,很多匪夷所思,很多情节的不了了之,都是因为故事目的不明,走向只能在“套路”中寻找“捷径”,拿来就用了。最大的bug之一(也是广电菊犯的错)就是美女警察一句“我们不会不管的”,最后真的成空了。从讲故事来讲,最后管与不管,都是要有个交代的,哪怕是暗示。悬念,故事要悬念的,哪怕是所谓“文艺片”。细看很“漫长”但有味道的《毕业会考》它的悬念开篇就立住了。嫌疑犯是谁?会考能否通过?父女关系是否恢复?人类的文明史就是故事的发展史,从原始人会讲故事伊始,“那后来呢?”这个文具就必须存在。大家普遍诟病本片表演,我倒是更具的是导演太分散精力了。又编,又导,又演,整个片子我看见一个人的慌张、局促。这背后一定有作者不为人知的压力、彷徨,但“我要做什么”可能是作者最应该考虑,却无暇足够思量的事。如若考虑清楚了,至少,您是最清楚,现实题材的最大意义和最大魅力就不是,假(但小鲜肉的片子可以假,因为是造梦,是理想化)。这个片子导演真的不应该是主角。他应该在旁边观看,冷静思考。另外一个选角错误是那个女警察,如果一个演员的外形不能帮助故事,反而“跳”出来,就是不合适的。另外我想说,从女警察形体和台词感觉,她演戏有问题。更多细节不说了,总统讲每个角色设定有问题,任务和阻碍不明确,所以大家都是“浮”着的。这些表演的尴尬,摄影恰恰用了最最揭短的方式来表达——过于贴近的拍摄。全片叙事不知风格,还是被迫都是用近景和特写叙事。好莱坞发明特写叙事是因为,它要展现影星的演技,他们的魅力。但,既然表演让观众尴尬了,用特写来放大,那尴尬就无处躲藏了。很多成功的社会现实题材,《小武》《毕业会考》等,包括李导自己过去作品,都是“保持一定距离的观察生活”,以宽松的景别为主。另外这类片子确实需要把摄影机老老实实地放在地上,让导演冷静思考:我该怎么拍。观众还吐槽的是配乐,我赞同。开篇的配乐为例,赵亮摘了眼镜,狂追抢劫的人,之后的配乐过于雄壮,赵亮也是个用骗术街头赚钱的人物,为什么要用伟大的感觉来烘托呢,不是很理解。李杨导演,很抱歉我说这么多。看过导演这些年参与影片,一个艺术接着一个砸碎,一个艺术接着一个杂碎……生活和创作并持艰难,理解,但全社会都嚷嚷:不忘初心。我是真心的希望您继续做我们的先锋,我们的模范!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