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落人》解说文案_讲述残疾老男人与逃婚女的梦想,《沦落人》是今年最好的香港电影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香港剧情电影《沦落人》,于2019年上映,由陈小娟导演,陈小娟编剧,影片讲述了这是关于两个沦落香港的最低下层的人的故事。中年男子汉昌荣因意外受伤瘫痪后妻离子散,他认为人生再没有值得期望的东西,而自己亦不值得拥有任何东西。年轻菲佣Evelyn因为现实的原因,成为了一个寄人篱下的工人,放弃了成为摄影师的梦想。那一个夏天,这样的两个陌生人相遇相识,感情在他们的主僕关系中发芽,然而盛放的,却是灵魂与灵魂之间的尊重和爱。他们一起经历的春夏秋冬,令他们学习到底要怎样面对人生的四季。。
今年的戛纳影展,韩国名导奉俊昊的《寄生虫》一举拿下了金棕榈奖。这部围绕富人家庭与穷人家庭相互寄生关系的电影,所揭露出的阶级颠覆意味难免带给观众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可同样是讲述相互寄生,这部成本仅有325万港币的香港小成本电影却带给人十足的温暖和希望。它就是《沦落人》。“沦落人”一词来源于白居易《琵琶行》的“同是天涯沦落人”,当时仕途失意的他遇上了漂泊异乡的歌女,相互之间产生了同病相伶之情。《沦落人》同样讲述了一个弱弱相遇的故事,而镜头的主角是香港的残障人士和外籍的菲佣。影片一开头从一间昏暗狭小又杂乱的公屋里开始,男主角昌荣是一个脊椎受损、终日坐在轮椅上的残障人士,除了手臂还能做些简单的动作外,脖子以下都不能动。妻离子散的昌荣只能靠着微薄的补偿金雇佣菲佣来照顾自己,可前几任菲佣都不堪忍受而逃走,此时初来乍到的Evelyn(阿莲)成为了昌荣的新一任照顾者。当两个陌生人因为生活际遇碰到一起时,总会出现各种磕磕碰碰和笑话。刚开始,进楼时昌荣一遍介绍门禁密码的时候,一遍吐槽物业设定太白痴。可吐槽了半天,阿莲还站在一旁不为所动。原来,阿莲听不懂中文更不会粤语,昌荣也不会说英文,语言关成了横在两人面前的第一道槛。语言问题让两人在沟通上出现了极大的不便,也反映了香港本地居民与菲佣群体之间的隔阂。阿莲总打扫不干净角落,昌荣就用蹩脚的英语骂了她一句:“你是大‘茶煲’!”。在一周一次的菲佣聚会上,经验老道的菲佣却告诉阿莲“不要学粤语、不要太聪明”,因为那样工作就会没完没了。而因为语言不通去菜市场买菜却被卖菜阿姨随便宰、看不起,自己还要倒贴钱。不服气的阿莲决定向昌荣学习广东话,昌荣也对充满积极性、有包容有耐心的阿莲有所改观,一边教她广东话,一边慢慢深入了解她。随着语言隔阂被打破,两人在生活上也慢慢学会接纳对方、帮助对方。阿莲照顾起昌荣事无巨细,帮他洗澡、安慰他不要伤心不要害怕。而昌荣不仅通过手机视频帮她揭穿卖菜阿姨的伎俩,还在电话里痛骂了逼阿莲回家的阿莲母亲一番。在渐渐融洽的日常后,他们聊起了:梦想。阿莲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摄影师,但因家里逼迫不得不放弃学业,逃到香港成为一名菲佣。昌荣的梦想则是希望能够参加儿子的毕业旅行。但对于两个沦为社会底层的人来说,梦想是一个无比向往却又遥不可及的事情。对于自己的梦想,充满了期待与渴望的同时往往又碍于自身的困境望而兴叹。昌荣颓废地说自己“没有梦想,废人一个。”阿莲无奈地说“生活不能等,但梦想可以。”偏偏两个对自己梦想没啥信心的,却对彼此的梦想极为重视。昌荣两度为阿莲买回单反,暗中帮她写信报学校、参加摄影比赛、求一份职业,甚至亲手为她做了一份摄影集。而阿莲则不断鼓舞、安慰昌荣,帮助他与儿子之间重新建立了情感的桥梁,尝试去和他的妹妹做和解,甚至让他儿子明白了昌荣多么想参与到他的毕业旅行之中。恰如片中阿莲为昌荣拍摄那副“予梦者”的照片一样,相互帮助、相互扶持的两人,不仅成就彼此,也成就了自己。别看《沦落人》讲述了一些日常琐事,但它却没有一处多余的画面,就连两次自下而上拍摄公屋天井的画面意境也完全不同。第一次天井镜头是昌荣摔倒在地、求助无援,内心极度哀伤而产生的自杀念头,镜头之下带着一股悲凉与解脱之感。第二次则是随着阿莲举起镜头拍摄仰望,如同一只鸟儿即将冲破牢笼、飞向自由的天空一般,充满了希冀。令同样的场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境,正是贯穿全片的主题:梦想。在电影的镜头之下,是对香港残疾人士的鼓舞和对外籍菲佣的肯定。长久以来,占据全香港3%人口的30万菲佣一直鲜有关于他们的影视作品,更多是TVB里符号一般的存在。可透过《沦落人》的镜头,我们看到了每周日早晨香港中环汇丰银行大厦底楼,无数菲佣聚集在此的景象。她们用简易的纸皮板席地而坐、围成一个个简易的小卡座,相互分享着自己的经历与见解。而在镜头之外,我们看不到的是菲佣繁重琐碎的工作日常。她们不仅要操持雇主家中所有的家务,甚至承担起来教育小孩、照顾老人的任务。有些菲佣甚至一做就是几十年,有的光孩子就照顾大了四代,成为陪伴孩子时间最久的人。日积月累下,她们也与雇主之间产生了深厚的情谊,不再是主仆关系,甚至超越了血缘。片中阿莲在影展上握手的女士,同样是有原型对应。一名叫作Xyza的菲佣,正是在雇主的帮助下得到了人生的第一台相机,通过努力获得了国际摄影奖,而后还被保送了纽约大学。《沦落人》通过讲述香港人帮助菲佣实现梦想的故事,侧面表现了香港这座城市在人文情感上的包容与关爱。作为一个多元化的国际大都市汇聚了来自五湖四海的人,而香港社会对外籍人的包容与关爱,和外籍人对香港的贡献,这种良性的互动才让香港生生不息、屹立在世界城市之林。当不少老牌香港导演还希望复刻港式警匪电影的繁荣时,新人导演更喜欢把镜头聚焦在香港现实社会中,表达他们对于这片成长土地的热爱与关怀。《沦落人》这部聚焦底层人民的温情片,在今年香港金像奖上一连取得8个提名,最终拿下最佳男主角、最佳新人演员和新晋导演三座奖杯。恰如《一念无明》、《黄金花》等“小而美”的香港电影作品在现实题材上的持续发力,《沦落人》带给观众的是真诚的感动,是温暖人心的力量。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