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解说文案_《盲探》:创意先行,重伤故事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 中国香港惊悚/犯罪/剧情电影《盲探》,于2013年上映,由杜琪峯导演,韦家辉 游乃海 编剧,影片讲述了上世纪90年代初,每年香港都会有一个少女失踪,再也找不到下落,警察阿彤的好友小敏也遭此不幸。十年之后,阿彤偶遇曾经的“破案之神”,如今失明的庄士敦。两人一起探案,历经种种后最终找到了线索。。
《盲探》:创意先行,重伤故事文/马庆云作为高产的老一辈电影人,杜琪峰导演和刘德华老师,都是令人尊敬的。作为纯商业片来看待的《盲探》,却是令人昏昏欲睡的。抛开世俗尊重不谈,唯独就作品论作品,从可看性一面来说,杜琪峰导演这次交了一份不及格答卷。郭涛、高圆圆两位参演演员在孱弱的剧本面前,沦为打酱油的角色。而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的刘德华、郑秀文组合,也未擦出超越以往的任何值得赞誉的花火。如果说刘德华老师真为《富山春居图》的糜烂而致歉的话,那《盲探》也并未成为这位曾经的影帝的救命草,说句玩笑话,刘德华拿《盲探》中的演技在大街上装瞎子乞讨能活活饿死。老一辈的香港电影人,十分看重故事的可看性的问题,在这个基础上再增加故事的创意性。所以,我们至今看到的很多上世纪的港片,大多观影快感十足,其中不乏新奇的桥段乃至“全篇结构”对我们造成“耳目一新”的审美愉悦。远处的,比如大量的港片老桥段一直在被新电影引用,便是桥段新奇的明证;略近一点的,比如《低俗喜剧》通篇重建电影的叙事结构,便是对电影整体叙事的尊重。不可否认,即使在港片内地左右奔突而丝毫看不到多大希望的今天,香港电影人都在一面寻找整体叙事的新技法与局部桥段的好点子。但是,作为依靠数量多而取胜的港片电影人,也多心浮气躁,猛然遇到一个好点子,不愿意仔细打磨剧本,便仓促上马。《盲探》便是这样一部点子与创意先行的电影。主创老师们很可能从《听风者》得到启示,认为用“一个盲人警察依靠臆断重演来进行推理破案”的创意,可以延伸出一部“点子很新”的电影来。这个电影创意,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且具备电影点子的原创价值。包括《福尔摩斯》在内的很多国外电影,乃至于香港本土的侦案电影,均没有对这个原创电影造成“第一性”的抢夺。如果说《听风者》的点子在于主演瞎子的耳朵的话,那《盲探》则在于“现场重演”。这本身是个有价值的创意。但香港电影人,尤其近些年,急于行事,而不愿意先安下心来构建故事与打磨剧本。因此,体现到电影《盲探》中的具备唯一性的创意,却伤害了电影本身的可看性,造成情节不合理、逻辑不顺畅、节奏过于沉闷、层次区分模糊等商业电影的致命硬伤。为了强调刘德华饰演的盲探的“牛”,该戏不惜花费近半个小时,在做一个与后边破的案子无任何关系的故事渲染工作。直到半个小时候,影迷才知道该戏的主要任务是侦破当年的失踪小敏案。而为了展现那个起初的创意,影片不惜重彩,让刘德华饰演的瞎子一次又一次的“臆断重演”进行破案,而所侦破的案件,却与最终的找寻小敏关系不大,甚至一度有脱节的嫌疑。为展现而展现,是这部电影最严重的问题之一。为了这个“臆断重演”的破案方式,影片甚至于不惜牺牲故事节奏,造成全部情节的拖沓臃肿。创意先行,却不安心好好做剧本,肯定会严重伤害电影的故事性。毫不客气地说,《盲探》是刘德华SM着郑秀文就把故事糊弄过去了。作为影片重要看点的“臆断重演”部分,却因为创意的局限性而无法制造出有价值的看点来——如果说刘德华让郑秀文摔电视机、刘踹郑于台阶上、刘吼郑而令其割腕等等是对主创创意的情景化与故事化的话,那这种最低能的故事展现技法,只能再次证明,香港电影人的心急气躁了。有影迷对郑秀文为了回到小敏案情境中而割腕痛哭不止一段,大加赞赏。实际上,这一段,不过是港人的一种对曾经辉煌的高度自恋与望而却步罢了。影迷们一定记得,在《搜索》上映的时候,有人拿出这个段子来炒作:在拍摄《霸王别姬》的时候,张国荣因哭戏入戏太深,陈凯歌喊停之后,也无法收住,造成老陈只能抱着小张进行安慰。郑秀文在《盲探》中的这个桥段,不过是香港编剧对于上边段子的照搬与致敬罢了。让郑秀文入戏太深,停不住哭,不知道是在致敬曾经的辉煌,还是讽刺当下港片的粗制滥造?我从不反对电影要有创意,但绝对不能为了一个先行的创意而伤害了故事本身。出于对影迷审美的满足,商业片首先要把一个故事讲的合情合理,然后才是故事的“创意性”,最后,可上升了“故事主题的深刻性”。可惜,《盲探》在故事性这首当其冲的关隘上,便全军覆没了,还谈什么其它呢?笔者电影聊天群:241699626笔者电影一周酣节目:http://v.ku6.com/yizhouhan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