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鲸》解说文案_《黑鲸》——海洋馆的黑色秘密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纪录片电影《黑鲸》,于2013年上映,由加比里埃拉·考珀斯维特导演,加比里埃拉·考珀斯维特 EliB.Despres编剧,影片讲述了纪录片《黑鲸鱼》通过采访很多教练和专家揭秘海洋娱乐产业背后的残酷真相,在高利润面前迷失心智的工作人员残酷对待海洋物种。影片用结构化的叙事挑战我们一直所自以为是的人与自然关系,揭示了在这些高度智能化生物面前人们的认知是多么渺小。。
如果你看过了纪录片《海豚湾》中残酷产业链里的杀戮,那么这部记录圈养训练虎鲸的揭黑之作一定不要错过。它呈现的不仅仅是捕捞鲸鱼的残忍、更多的是鲸鱼在海洋馆艰难卖艺求生的痛苦,通过对前海洋动物训练师、死者家属、观众等人的采访,配合着惨剧发生时的真实录像,为我们揭秘了海洋馆里欢乐背后血的代价。而在海洋馆里不仅仅有海豚和虎鲸被囚禁、被迫做着不利于它们健康的表演,虽然我不知道海豹海狮的遭遇如何,但不代表没有曝光出来就是它们的处境优良许多。现在能做的,或许只有抵制去海洋馆观看海洋生物、以致任何形式的动物表演了。比起《海豚湾》里被鲜血染红的海水这种视觉上的触目惊心,本片在表现捕捞鲸鱼时几乎可以说得上时“温馨”:几艘船配合着直升飞机追赶着鲸鱼,雄性鲸鱼结伴被赶到另外一条河道中,紧随着母鲸的小鲸鱼们被驱赶到到死路,长长的捕鲸网轻轻隔开自由,而两条腿的人类挑选出两三岁的幼鲸抓走,当着它母亲的面、当着它亲人的面、在它快乐生活的海洋之家里。你可以想象成一群陌生人闯进你的家中,恐吓丈夫、驱赶老人、殴打妻子、掠走幼童,而这才仅仅是个开始。对于在表演节目中被杀死或被攻击的驯养员,虽然过程很恐怖、结局很痛心,但要评价却是很难。在海洋馆要盈利、观众要乐子的前提下,虽然片中出现的驯养员说到自己的工作经历时,毫无意外的出现“自己当时并不知道鲸鱼处境的悲惨,或者即便有所察觉但也无能为力”这样的说法,但当年其中几分身不由己、几分为虎作伥、几分表演欲、几分众星环绕的明星感作祟,还是可以想象。虎鲸是这条利益线最末端的被压榨者,而驯养员从事了这个以暴力(饥饿惩罚、默认同类攻击等)训练鲸鱼供人取乐的行业,就可以少说两句“对动物的热爱”或者“职业能力强受人尊敬”这样的漂亮话了,毕竟驯养员和饲养员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的。驯养鲸鱼、海豚和许多饲养宠物的行为有着相似之处,即:你提供食物和住宿,它提供卖萌和笑料。你认为这是一种等价交换,是高等生物对低等生物理所应当的照顾,但实际上你们根本地位的不平等注定了你们永远不会是真正的朋友。在这里提到的,指的是那些饲养的宠物一旦不听话便将其扫地出门的人。这些人有实力更换宠物,所以也不在乎因为“不听话”而被扔掉的小生命会有什么遭遇。而驯养鲸鱼、海豚,不仅仅是个人要取乐、而是将这种取乐发展为生钱途径,所以鲸鱼和海豚一旦被捕捉就永远失去了回归大海、回归没有人类生活的地方的机会,这是他们比宠物要惨的地方。宠物可以拼血统、拼长相、拼萌点,而他们只能被压榨至死。全片最令我难受的场景,不是如同众星捧月般的传奇驯养员被自己驯养的鲸鱼虐杀、不是鲸鱼妈妈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带走拼命的嚎叫而无能为力、不是海洋馆工作人员昧着良心把明明寿命和人类一样久可以活60-100年的虎鲸生生说成只能活2、30年,而是看着一群人抓住虎鲸的生殖器帮他交配、掠夺精液的时候。一群人协助强奸了他、美其名曰帮他繁殖,继而卖给各个海洋馆,让他的子子孙孙皆被压榨为奴。人们被抓到陌生地方强奸或杀戮,而故事的结局几乎都是大快人心,弱者奋起反抗杀死了施暴者。这样的情节简直是恐怖片标配。可是对象换成了虎鲸,却都变作了哑巴。人类世界的封建社会都结束了,物化女性的时代没有结束;人类社会的奴隶时代结束了,奴化动物的时代却没有结束。本片的虎鲸主角,是一条曾经的虎鲸表演明星——提里库姆,它两岁起被从母亲身边带走,来到了海洋馆,受最专业的的训练师训练。在忍受了饥饿惩罚、狭小如浴缸的监狱生活、寿命缩短几乎一半、人工圈养导致背鳍弯曲后,它还要受到同类的排挤和伤害。在留存的影像资料里,提里库姆拖着伤痕累累、甚至流血不止的身体表演节目,而身边围了一群叫好的观众,这个时候,任何人是提里库姆,只要有能力屠尽海洋馆,都无法再控制自己吧,于是它杀死了自己的训练师。如果能感受到它当时的心情,里面的仇恨和痛苦大概不少于任何亲身经历过战争或天灾的人。说到了捕捞鲸鱼和海豚,就不得不提到另外一种海洋生物,在市场上非常受欢迎,也是无数家庭热衷于饲养的鱼类——热带观赏鱼。我没有养过鱼,但也听说过同事家的热带鱼总是死了再买、买了又死,背后的残忍真相,因为几袋被丢弃的热带鱼尸而被揭露至公众面前。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公布的一份报告,据估计每年有2000至2400万只热带鱼从海洋被捕捉,出售给消费者或各地水族馆,日益膨胀的市场需求根本不是人工繁殖能供养的。为了避免深水下的热带鱼因为被捕捞者快速带上水面导致耳气压伤影响美观,捕鱼者会用针刺刺穿它们的鱼鳔,因此鱼鳔里的气体不会过度膨胀而爆掉,这样捕鱼者可以将鱼迅速带出深海到达水面。由此,大量热带鱼在运输中死亡,而没有死掉的那些也在消费者手中“离奇养不活”。更有甚者,为了在捕捉热带鱼时更容易,将低浓度的剧毒物质氰化钠溶解在喷壶里,喷到鱼、珊瑚礁或其他海洋生物上,导致鱼类暂时昏厥,方便捕捞。然而,氰化物不仅会损伤鱼类的生命健康、逐步失去呼吸能力衰竭而死,对其喷过的珊瑚礁同样危害极大,以致连累到整片生态小环境。而这一切最终导致消费者手中的热带鱼不断的死、消费者不断的买、捕捞者不断的捞、热带鱼市场不断膨胀的死圈现象。而那几袋捕捞过程中死去的热带鱼尸,几乎可以说是这一利益链上的毛毛雨。有需求才会有市场,因为不明真相的群众被利欲熏心的商家所欺骗、而自己出于玩乐心态也无暇去关心背后的暗黑真相,有利可图的市场加上监管不严的部门更是给了商家可乘之机,数以万计的海洋生物就这样痛苦的死去。而这一切都应该与这种动物的天性无关,无论它食草还是食肉、无论它温顺或凶残,它可以被保护,但不应该被囚禁取乐。如果人们都抵制海洋馆、水族馆,在饲养宠物上不过分关注品种血统,从纪录片或者真正的自然中远距离观看动物,双方无不打扰,难道不是更和谐的共生之道么。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欢迎转载,但未经作者同意必须保留此段声明,且在页面明显位置给出作者及原文链接。作者:叛卡门原文地址: http://i.mtime.com/yaojinghuayuan/blog/8005355/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