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解说文案_《盲探》——悲喜两重天的局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 中国香港惊悚/犯罪/剧情电影《盲探》,于2013年上映,由杜琪峯导演,韦家辉 游乃海 编剧,影片讲述了上世纪90年代初,每年香港都会有一个少女失踪,再也找不到下落,警察阿彤的好友小敏也遭此不幸。十年之后,阿彤偶遇曾经的“破案之神”,如今失明的庄士敦。两人一起探案,历经种种后最终找到了线索。。
喜欢杜琪峰导演的影迷,会死心塌地地认为《盲探》好,好到能讲出深层次的人性主题,用一次次的死亡案的破局,升华至对人性至深至真的思考;跟随杜琪峰导演的观众,则会在《毒战》和《盲探》之间比较,到底是杜琪峰导演适合犯罪类型还是当年器宇轩昂拿下的喜剧类型?习惯了港味浓厚的警匪侦探片的观众,还是对突如其来的这场悲喜两重天的局,有些拿捏不准,像是跟着“眼盲心不盲”的这个吃货神探,一起演绎了三场犯罪现场还原戏码,偶尔串场感受一下被甩的愤慨,继续沉浸在戏份里。 尽管《盲探》用喜剧的壳包裹着悬疑的内核,显得不伦不类,但是并不妨碍观众喜爱并消费这种悲喜两重天的电影。导演是深谙商业电影运作模式的,不然不会将三个看起来如此不入悬疑档的案子,拿出来让神探庄士敦去跟踪破案的。导演只是设了一个悲喜两重天的局,让所有杜琪峰的骨灰级影迷们从中找到他们喜爱、熟悉的电影片段,然后感慨:这才是杜琪峰!  杜琪峰是很会讲故事的导演。尽管电影上映以来,很多大师级的点评娓娓道来其影像手法,却明言案情发展漏洞百出。其实不然。好的故事是什么样子的呢?首先,有对一件事的建构。《盲探》里虽然讲了三个案情,其实却是用三个案情的发展组成一个连贯有力的形式。以此,凸显男主人公庄士敦,这位“眼盲”后如何“心不盲”地用尽智慧去侦查十几年前甚至二十几年前的案子。  会讲故事的导演善于运用意想不到的影像表达方式。《盲探》用模拟案情实验的意外的手法,将一场场案件用庄士敦和阿彤的意念,带着观众不动声色地解决了。这其中的笑料百出,自然要让郑秀文来主导,毕竟刘德华再瞎,那也是一流的帥瞎,不论是吃西餐还是街头小吃,都是笔挺的西装,剪裁合身的风衣,还有那擦得铮亮的皮鞋。单是这一点,就不得不佩服杜琪峰导演的拿捏。 他,想让这个庄士敦神探用内心的呼唤去拯救那些曾经冤死的鬼魂,却又不忍心让这种良心发现全盘拖出,于是将“吃”“穿”贯穿始终,为钱也好为面子也罢,反正杜导是剑走偏锋,让观众看到不一样的神探,不一样的喜剧。 上一秒两人还在车里吃的浓情蜜意,下一秒就是是尸骨遍地;上一秒两人还打得热火朝天,下一秒就是郑秀文拖着公鸭嗓秉公办事……这种悲喜两重天的局,一环套一环地带着观众进入剧情,又游走在剧情之外,当观众看到最后,结局有些小意外的时候,竟然是有些哭笑不得,毕竟仔细回想,为什么因为一个失踪多年的小敏,就能引发一连串的故事效应呢? 于是,发现:会讲故事的导演,才是真的会搞电影的人!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