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道》解说文案_《盲道》:个体在环境秩序中的无力追寻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犯罪/家庭电影《盲·道》,于2018年上映,由李杨导演,李杨编剧,影片讲述了据民政部估计,全国流浪乞讨儿童数量在100万-150万左右。在一些地乡村地区,买卖儿童几近市场化,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地下黑色利益链。盲人小女孩晶晶一直被以郭伟为头目的犯罪团伙控制下在街头乞讨赚钱。一天,她在地铁通道里遇到了赵亮。赵亮是一名落魄摇滚大叔,整天装扮成盲人进行坑蒙拐骗。为了逃脱郭伟残暴的毒打,她在赵亮的带领下到了派出所,但民警王莉莉根本找不到晶晶的家,晶晶却说赵亮是她的爸爸,万般无奈之下,赵亮只好暂时收留她。 最终犯罪团伙还是找到了他们,并以晶晶“监护人”的身份把她带走,晶晶和犯罪团伙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赵亮为了弄清楚这一切,踏上了一场未知的行程。而他和晶晶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李杨导演的微博叫“剑客李杨”,所谓剑客,当是问道那句“谁有不平事”的剑客,在李杨的微博中,你完全看不到娱乐圈的花边新闻,而全是对一些社会焦点问题的关注与声援。作为《盲》三部曲当中唯一一部可以在国内院线上映的影片,相信《盲道》的诞生也一定面临了不小的阻力,但他所体现出来的社会问题、对乞讨儿童、幼童买卖等多方面的展现和思考,相信都将给观众们以更深的反思。  十年磨一剑,初心不改,用心良苦,而这个曾经为了拍片子抵押自己房子上新闻的导演李杨,也终于在不断的探索中找到了自己在国内观众市场中的行进道路。电影艺术是一种大众娱乐,是当下传播范围最广、造成影响最深远的艺术形式,相信《盲道》在国内院线的上映,会让更多的观众关注自己周围那些“视而不见的现实”,当社会的呼声足够强烈的时候,时代的进步终将到来。  相比于农村的封闭环境,都市空间更具流动性,这也是解读影片的重要维度。李杨此次一改《盲井》《盲山》的农村路子,将大部分空间置于都市之中,因而,我们能够看到影片中的晶晶多次逃离。当然,故事也有突破城市空间之处,唯独的一次就是赵亮将晶晶送到农村老家,这给观众看到了一点环境外面的希望,但由于晶晶家人的态度,那种希望很快就在观众眼前消失了,赵亮、晶晶最终返回到了城市。在这样的流动空间中,我们能发现每个角色都具有一种符合这个环境的合理性,并试图在这个流动的环境中为自己找到一个平衡点。因此,观看影片《盲·道》时,应在环境中把握人物的命脉,从整体的角度看待影片中的每一个元素。可见,李杨此次在《盲·道》中是有所突破的,跳脱出了前两部作品表现的老路子。  在纪实叙事手法基础上,导演试图对人性的“善”与“恶”进行深入探讨。在以往作品中,李杨都是对人性的罪恶极力书写,把人性中最丑陋的一面赤裸裸地展现在世人面前,让观者除了压抑、悲观之外看不到任何希望。但在《盲·道》中,我们发现导演看到了人性的光芒,那就是善良,尽管这种“善良”是以隐性的方式出现在人物性格之中的。晶晶对于犯罪团伙而言仅仅是赚钱的工具,她周遭遇到的人均是对她暴力相加,让她在痛楚中苟延残喘。而落魄歌手赵亮虽沦落为招摇撞骗的“盲人”,但始终满怀慈悲之心,从认识,到收留,再到决定让晶晶有个家,他踏上了一场未知的行程,最终在于歹徒搏斗的过程中不幸离世。  可以看得出来,《盲道》在气质上和之前的《盲井》、《盲山》是有区别的,如果说前两者是用写实的镜头,白描现实的生活,那么《盲道》就是选择了一个商业化的视角,为观众呈现出一些被大众视而不见的现实。这可能是导演李杨的刻意为之,他终归不像有些文艺片导演一样,用自己的镜头展现国内某些地方的阴暗面,然后得到某些精英阶层的肯定与狂欢。《盲·道》的复杂与无奈,尽在电影里。 文/王为一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