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汉:起源》解说文案_罗宾汉起源:英国狙击手之侠影之谜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动作/冒险/惊悚电影《罗宾汉:起源》,于2019年上映,由奥托·巴瑟斯特导演,BenChandler 大卫·詹姆斯·凯利编剧,影片讲述了《罗宾汉:起源》作为“罗宾汉”的起源故事,讲述了十字军战争归来的罗宾汉发现自己的故乡诺丁各种腐败和罪恶盛行,为了改变现状,他网罗了一群逃犯与恶势力对抗的故事。。
新版《罗宾汉》是这样一种电影:意外但不惊喜,走肾但不走心。如果不是因为在服化道上还算下了功夫,这部电影的最大贡献,就只剩下为担任出品方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洗洗钱了。作为英国经典民间传说,现代观众较为熟悉的罗宾汉形象,就包括1973年迪士尼动画的动物之森版,1976年肖恩·康纳利和奥黛丽·赫本的解甲归田版,1991年凯文·科斯特纳和摩根·弗里曼的意气风发版,以及2010年雷德利·斯科特和罗素·克劳的强行史诗版。尽管“罗宾汉”是一个可塑性极强的故事,但这一传说的核心始终是相同的:一个自我赋权的民间英雄,代表贫苦大众反抗压迫和不公。来自《黑镜》的电视导演奥托·巴瑟斯特在捕捉传说的核心上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令人沮丧的是,《罗宾汉:起源》在现代改造上可以说是完全失败的。贯穿始终和明显的现代社会政治色彩,大量穿越感极强的现代细节,都表明了这是一部刻意迎合现代多元化观众的工业产品,倾向于以架空历史和幻想风格来搭建一个“超级英雄式”的嘈杂舞台,并不想以任何“精度”来呈现哪怕一丁点的实感。如果在剧本上能够真正下一点功夫(但只找了两个几无经验的新手),如果在摄影和剪辑上能够真正花一点心思(但常年在剧集上工作,慢镜滥用节奏失衡),可能会是另一部“后现代激情篇”《罗密欧与朱丽叶》——而这也很可能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最初打算。但在眼馋超级英雄这棵摇钱树的狮门影业的操作下,不过是完成了黄金屎粪作三部曲(《神战:权利之眼》《超凡战队》)而已。如果忽视华而不实的表面功夫,《罗宾汉:起源》在某种程度上与凯文·科斯特纳的1991版之间有着类似的故事线索。但当古代戏完全当成现代戏来拍,十字军东征变成中东反恐的时候,这不是现代化改造,这不是朋克混搭风,只是一味地漫画化游戏化,妄图讨好喜爱漫威式快餐的年轻观众:东抄一点《刺客信条》,西抄一点《黑暗骑士》三部曲。为了“时尚”的观感,热情地拥抱了浩如烟海的时代错误——玛丽安化着2016年的烟熏妆?没问题;高级西装和定制皮夹克?没问题;弓箭手变成狙击手?只要为了票房,就算变成星尘十字军也不是问题。但这自然是不可能的。去年好歹打着魔幻的旗号的英伦大导盖·里奇《亚瑟王:斗兽争霸》惨案历历在目,1.75亿投资只换来1.48亿的全球票房;而模仿惨案的《罗宾汉:起源》连旗子都不打,1亿成本血本无归已成定局。这就是当一部电影不是从好的故事出发,而是将臆想之中的流行元素拼凑起来的结果:故事推进生硬,充满了现代格言和政治口号的台词格外尴尬和假大空,借用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的言论,无时无刻不在煽动和提醒观众们要和主角一样,利用仇恨和暴力解决一切社会问题。这就是失去了历史语境的结果:在罗宾汉传说的历史阶段,暴力不是翻着跟头耍酷的理由,而是没有选择之后的最后手段;但在《罗宾汉:起源》中,架空的时空观念摧毁了暴力行径合理存在的语境,让暴力仅仅是暴力,没有任何象征意义。一切以快餐为主,戏剧冲突如同纸板人,角色无新意,反派拿来主义,续集暗示蹩脚。与去年的《亚瑟王:斗兽争霸》相比,《罗宾汉:起源》更类似2011年由保罗·安德森执导的《三个火枪手》:在对西方传统故事进行现代化改造的同时,剧本没能找到挖掘角色关系的新方式,美学设计上也令人困惑。最终,《罗宾汉:起源》代表了一整类有钱无脑的现代大片,屈服于漫威的淫威,模仿又不得要领,最终搬石砸的还是自己的脚,和自己的钱。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