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解说文案_从《何以笙箫默》看中国电影的走向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爱情/剧情电影《何以笙箫默》,于2015年上映,由黄斌 杨文军导演,顾漫 李泳群 编剧,影片讲述了赵默笙回国了,七年了,她终究还是回来了。七年时间,初恋何以琛,已经从曾经的法律系大才子变成如今的知名大律师。赵默笙以为,此生不会与何以琛再有交集,却没想到茫茫人海中,两人竟意外重逢。  大学时,身为大才子的何以琛,身边有无数女生追求,最终却被天真烂漫的赵默笙打动。赵默笙对何以琛隐瞒了市长女儿的身份,得知真相后的何以琛大受打击,选择离开赵默笙,赵默笙内心失落,听从父亲安排去了美国留学。  赵默笙和何以琛重逢后,两人发现依然深爱着彼此。赵默笙此时却告知何以琛她在美国结过婚了,而且刚刚离婚,何以琛内心痛苦,但心里有着对赵默笙无尽的爱,最终决定和赵默笙结婚。赵默笙前夫应晖的出现,解开了赵默笙结婚的真相,也让两人的误会得以化解。  然而,赵默笙继母的出现,让赵默笙父亲和何以琛父亲之间的恩怨彻底浮出水面,这也成为何以琛赵默笙的最大考验,他们的爱情最终将何去何从?。
文/阳光 顾漫曾经多次抱怨当初笔名没有取好。她的每一部作品都以龟速闻名,其中十多万字的《何以笙箫默》居然足足写了两年。为此,她在书迷群体中拥有了一个很有爱的称号—— 乌龟漫。而顾漫本人也时常郁闷,抱怨说都是当初笔名取错了。假如她叫做“顾快”,想必《何以笙箫默》早就已经写完了。 在动辄日更6000乃至万字的网络小说快餐时代,顾漫不管山崩地裂我自闲庭信步的“漫写作”,其实并没有太多优势。非常耐人寻味的是,在如此龟速的更文状态下,书迷们的追文热情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2014至2015年,她的《何以笙箫默》、《杉杉来吃》、《微微一笑很倾城》等作品先后被改编为影视作品,而五一期间上映的影片《何以笙箫默》亦取得了2天1.42亿的佳绩,这一现象恰恰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顾漫作品的存在价值。 说起来,影片两天1.42亿的成绩其实并不令人意外。五一期间各大院线爆满的景况至今令人惊叹,其中前来观看《何以笙箫默》的大多数是一些年轻的面孔,包括青春期女生和新扎白领。作为在受众群体中颇有美誉的一部作品,《何以笙箫默》的票房佳绩离不开原著顾漫以及电影剧组的共同努力,而其根本原因还在于作品为青春期女生和年轻白领打造了一个梦幻而美好的世界,这一爱情童话一定程度上为受众群体提供了爱情和精神上的能量,这样的未来正是受众群体所想要见到的。然而有意思的是,影片的受众群与舆论场却出现了两种迥然不同的声音。其实这种现象同样在意料之中。仅以朋友圈为例,影片年轻受众群体的朋友圈与绝大多数话语权成功人士的朋友圈尚且截然不同,其审美爱好、年龄层次、社会阶层更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异,在观影趣味上的不同自然可以想见。另一方面,随着各大院线及数字化放映在国内的普及,一个全民看电影的时代正在悄然来临。刚刚踏入观影时代的小镇青年和注重小资情调的大都会观影群体,差异可能更是极其巨大。“汝之蜜糖,彼之砒霜”的现象自然不可避免。 自古以来,文学艺术的分化从未消失。柳永的婉约与辛弃疾的豪放自有不同的拥趸,海子与汪国真各有其不同层次的读者群。《五十度灰》和《复仇者联盟》都有各自的观众,《何以笙箫默》和《闯入者》面临的问题也是大不相同。对于《何以笙箫默》来说,从原著到电视剧再到电影,故事本身的受众一直都有着特定、细分的人群。正如南派三叔和流潋紫在不同读者群体中的地位,《何以笙箫默》原本就是为崇尚浪漫的年轻群体设定,讲述的同样是这样一个群体的爱情、生活状态,自然也非常容易引发这些受众群体的共鸣。或许,我们可以将《何以笙箫默》视为某些特定人群的私人订制,这一观众细分观念其实更有助于中国电影产业化道路的发展。当前中国电影正处于一个巨大而冒险的转型期,观众决定了市场的走向,这一要素已然超过了其他所有选项。从这一层面而言,《何以箫声默》对于观众的细分观念显得难能可贵。或许,当今电影人所需思考的应该是如何提升电影行业的服务意识,更可能多的为不同观众群体提供个性化服务,更可能多的去培养观众,这才是中国电影的制胜之道。作为一部成功的商业作品,《何以笙箫默》的根本价值在于娱乐。影片以洒脱而又温馨的笔调诉说着一段动人的刻骨相思,其中黄晓明无论是颜值、身材还是深情的演绎,无不成为观众瞩目的焦点。能够让观众们看得开心,就已经不失为一部成功的娱乐产品。仅此一点,已经够了。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