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人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 招聘
— 更多年会策划请百度欧凯传媒

道具: 一张桌子 , 一把座椅 , 一把长椅,门(可虚拟),一个牌子:写着“来者‘猫王苗子’俱乐部”,篮球,双截棍(也可自行调换) ,手提袋(最好放着围巾,眼镜)
人物:经理――女,东北人氏

汪有才――秘书,也是经理的弟弟应聘者甲,乙,丙
正文:

经理——改革春风吹进门,全国人民抖精神。开个公司挺闹心,半拉月了招不到人。为啥?那北京人在纽约,乡下人去了京城,如今俺农村没了人,猪搁家里饿得直哼哼。大伙说,二十一世纪最贵的是啥? 没错,是人才!
这不,为创建精神文明,振兴农村经济,俺跑城里招贤纳士来了

(指牌子)瞧见没,来者“猫王苗子”俱乐部 ! 就是俺注册的公司, 其实吧,俺
也不想开啥俱乐部, 俺的最高理想是能在城里的肯德基旁边开个肯德

猪!

这公司名字是俺弟起的,俺弟说了,猫王可了不得了,搁国外也算个人物,那唱歌不坏,跳舞不赖,不黑不白,刚从局子里放出来的迈克尔?杰克逊都得管他叫爹。俺弟说了,这名字一叫出来,公司准火。

俺弟也回来了,唉,俺弟咧?有才啊! (四处张望)。俺弟这名取得好不?有才!可有才咧!搁俺农村大小也是个诗人,老会写了。可偏偏 姓个汪,枉有一肚子才,搁在农村都浪费了,人都呆颓废了,一说话 都变味了。正好, 这城里人干啥都兴有个助理啥的,我就寻思着让他出来给俺当秘书。
有才,有才啊!

汪——轻轻地我来了,正如我轻轻地走。 (步履缓慢,语气舒缓) 经——快过来,跟大伙打声招呼。
汪——我轻轻地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神情木然) 经——写诗写的,作下病了。 (不好意思地)
快来,姐给你叨哧叨哧,一会做秘书,可得上点心,来,姐都准备好

了。(边说边把汪按到座位上)

汪——人,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的,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的。

经——你就别酸了啊,你不美,谁愿意看你啊?还可爱呢,等着可怜没人爱吧!(边说边帮着戴眼镜,系围巾,撸头发)
(敲门声起)

经——快,快,去开门,哎,别慌,别慌,看姐,这样成么?(拽着衣襟作忸怩状)
汪——姐是一个真正得美女, 只是没人懂得珍惜, 直到今天你无心问起,我只想对你说三个字:“你好土”! (深情地)
(敲门声继续)

经——你,你,你 ,快去开门! (愤怒地)

(应聘者甲上场,怀抱篮球)

甲—— Hi ,what’s up,man ? . You just got here!

汪——姐,来了一个应聘的。 经——别老姐姐姐的,喊经理。
汪——经理,来了个应聘的。说洋文。

经——干啥玩意儿,这也不是篮球场啊。欺负人咋的? You,out!

(汪推甲)

甲——哎,哎,你不是招聘猫王苗子吗? 经——是啊。
甲——我就是啊!

经——回来,回来,你会整点啥啊? 甲—— Streetball! (摆 Pose+Rap) 经——啥玩意,啥宝?
甲——“ Streetball ” , 就是街球,还经理呢,怎么着,要我 free
style 一下吗?

汪——哦, 我懂了, 就 NBA里那浑身被奴隶主烙得乱七八糟的那小黑奴玩得那个呗!
甲—— **** , 不许你侮辱我的偶像,他叫艾佛森,人家那是纹身! 经——甭管什么吧,先给整俩段!
甲——那我可 Check ball 了。经——切吧,切吧。

(甲表演,这时音乐起,最好是 50cent 或 Eminem的) 经——哎哟,妈呀,行啊!
汪——街球就像刺青,在我心里刻下了烙印。

(敲门声起) 0

汪——经理,又来了一个猫王苗子。

经——行,行,你先停下歇会儿,我这又来了一位。

(应聘者乙上) 经——来者何人?
(乙不屑地看了一下甲和甲手中的篮球,然后对经理)

乙——来者才是真正的猫王苗子。经——那就说说看你都会点啥?
乙——歌!唱歌!唱歌就是我的生命,我爱歌曲就像老鼠爱大米。

经——那你会唱啥呀?

乙——只要是歌就没有我不会唱的。通俗的,民族的,摇滚的,美声的
经——好,好,就听美声的,听起来就像母猪哼哼。乙——你说什么?
经——没啥,没啥,开始吧。

乙——帕瓦罗蒂,《我的太阳》(开始唱)

经——哎哎哎, 别唱了,慎的慌,我说大兄弟,新给你歌词你会唱不? 乙——张口就来。

经——才秘书,把你新写的诗拿出来给大伙念念,让他把它唱出来。 汪——嗯, 嗯,这里的猪圈亮堂堂 / 这里的猪啊白又胖 / 这里的猪啊吃了我的糠 / 不到年底就够磅 / 大把大把的钞票往口袋里装 ( 大声地)
(汪将诗递给乙,乙气愤地接过) 乙——这是什么破诗啊?
经——你倒是会唱不会唱啊?

乙——当然 会 啦 ! 经——那你先酝酿酝酿。
汪——下面请听帕瓦罗蒂《我的太阳》 。哦,不,《我的养猪场》。

(乙唱,用《我的太阳》调,另三人鼓掌,经理激动地热泪盈眶,汪有才如痴如醉)
汪——一个帕瓦罗蒂倒下了,千万个帕瓦猡猪站起来了。

经——好,你们俩都被录取了,今儿招聘结束,签合同!

(应聘者丙突然闯入,踢倒椅子,四人惊呆)

丙——姥姥地,不是招聘吗?老子搁这,敲半天门了,你丫耳朵长腚上去了。不开门,装什么孙子呀?小品剧本
汪——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神情严肃,略带口吃)

丙——话都讲不利索,信不信灭了你丫?比尔知道不? 众——嗯!
丙——那是我杀的,看过蜘蛛侠吗? 众——嗯。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