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场人物:许仙法海,白素贞,小青,旁白
【出场道具:雨伞、棍子,不锈钢碗,演出服装,墨镜x1,拉拉队用的像拖把头一样的东西或者假发一类的东西X1,道具刀X1,可滑动椅子X1

旁白:话说很久以前,西湖旁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中有个自称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无坚不摧,一朵梨花压海棠,打遍天下无敌手,情场杀手鬼见愁,玉面小飞龙的小和尚,法海是也。但他一世英名却被一条小小蛇盗走仙丹,以至于老羞成怒,愤然成立杭州市雷峰塔区城管大队,发誓要报仇血恨。小白蛇凭借仙丹外加千年道行修得人形,来到人间报答前世恩人。

背景音乐:千年等一回伴奏带(白演唱),边唱边和小青踏碎步出场

白素贞:小青,就是这里了,观音大士指点我们在这里一定可以等到官人的。
小青:哎呀,姐姐,太阳好大哦。我们又忘记搽防晒霜了,还是去那边的亭子里等嘛!
(碎步走到一旁)
小青:姐姐,事隔多年你还记得清恩公的模样吗?
白素贞:唉!(深情长叹)(唱)还记得昨天,那个夏天偷,吃仙丹的一瞬间,不小心被发现,留下千年的恩怨。
(许仙出场)
许仙:(唱)如今风依旧在吹,秋天的雨更碎心中的热却不退,仿佛继续睁大双眼,美女的脸就浮现在眼前。(色眯眯地望着白)How beautiful!亏我一代美男许仙,却在情场上屡战屡败,但我仍要屡败屡战。
白素贞:看,那个人就是我要等的官人.
小青:姐姐,你有没有搞错啊?那个人看起来像个流氓,你不要认错人了。
白(边看边笑遮脸):肯定没有错,我都感觉到他身上特殊的味道了。
小青:嘿嘿,好特殊的狐臭味?
白素贞:讨厌啦,是男人味。
(三人走到一起)
许仙:小娘子,有礼了。
白素贞:公子有礼了。
许仙:你们也来游西湖吗?今天太阳这门大,你们的皮肤那么好,不怕晒黑了吗?晒黑就不漂亮了。
小青:嘿,要你瞎操心,我们家小姐的皮肤就是天天放到太阳下面也晒不黑,哼!
许仙:我还是给你们撑伞吧。(一把破烂不堪的雨伞,小青和素贞分别站许仙两边)
(三人边走边聊天,相聊甚欢,三人下)

旁白:爱情犹如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燃烧在许仙与白素贞心中,两人情投意合,在经过了倾家荡产的环球甜蜜之旅后,便结为连理,整日恩爱的在西湖边晃荡、践踏了无数花花草草,蹂躏了无数路人的小神经。但……

背景音乐:女人是老虎(法唱)法海出场
法海:今天老板如来,让我下山来化缘,天气这么热,我上哪里逍遥好呢?
法海:(左顾右看,突然大喊):噢?有妖气!
(许小白,举着小伞,缓缓三人上场)
法海:(大喊):呔,妖孽,快放开那傻逼的男人!
(举着杖,拿着碗朝他们扑过去)
许仙:啊~逆天啦~打雷收衣服啦~(尖叫着,跑开,吓得蹲在地上双手抱头)
小青(望着白悄声):姐姐! 那秃驴又找来搅事了~
白素贞:哎,没办法,谁叫我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这老秃驴怕是色心不死,才一再纠缠罢。
许仙(大叫):不要杀我!我是良民!
法海:这位施主,你可知道她是一条白蛇精,还有千年修行。
许仙:啊?千年蛇妖?
白(上前,抽剑):看来今天我们只有血战一场了!
法海:阿米豆腐,出家人不打诳语,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
小青:
(白法开战,许小站在旁边观战,十回合完毕)
[白素贞:这光头还真不赖,幸好我昨天刷星卡买了一款新球鞋,弹性很好10元一双比偷的还便宜,质量缸缸滴,偷鸡摸狗打家劫舍必备!
法海:你逛新一佳,我逛家润多。看,新款不锈钢钵,耐高温,抗击打能力强,化学性质稳定。妹子,你还不快快放下那屠刀,立即从了哥吧~
白素贞:得瑟~秃驴,看招~
(白法再战十回合)
法海:血可流,头可断,发型不能乱。妖孽,居然敢毁我发型,看哥收了你!
(白法继续开战,白素贞一剑架在法海的脖子上)]
法:慢!妹子~哥有句掏心窝子的话要对你讲~
法(轻轻的挪开脖子前的刀,拉着白素贞的手):(唱)莫名我就喜欢你,深深的爱上你,没有理由没有原因。(说)其实,我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你了,只是我不敢给你说,我知道你喜欢许仙。现在能死在你的剑下,也是一种幸福!(长沙方言)动手噻!
白(吃惊):么子咯,原来你也是湖南人哦,早港噻,都是老乡,我就不用紧哒港普通话哒啵!哎哟,想不到我白素贞也有国多人喜欢噢?走,到你屋里克看看,一起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谈谈天朝的几个现代化~走噻~

旁白: (许多许多年过去了……法海和素贞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白素贞也终于彻底抛弃了许仙那个屌丝,过上了社会主义奔小康的生活,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星卡刷的手抽经,再也不用穿着10块钱的安踏,啃着2块钱的红薯,日子过的各种惬意~可是凉在一旁的许仙可就不那么开心了~)

许仙(出场,推出椅子):风飘飘兮易水寒,找个媳妇好过年。我的娘子被法海那秃驴抢走了,趁今天出门卖红薯,顺便去办了那淫贼。
法海:站住!(许仙身形立即定住)你是什么人?
许仙(遮眼):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法海:许汉文,你又来摆摊啦?上次哥几个刷星卡吃完晚饭,从你那儿拉走一车红薯,兄弟们吃了都拉肚子,这笔账还没算!你倒是嚣张,还敢来坑人!
许仙:红薯我不卖了!(推翻椅子)老秃驴,我今天来是找你要素贞的!你把素贞关在雷锋塔里,连个分手费都不给我,我也还没找你算账呐!
法海:哼,就你这屌丝的出息,还是赶紧回去吧,小白已经跟我好了。还有,严重的警告你,你可以叫我秃驴,但请不要在前面加个”老”字。(抓狂)我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你这么丑不掉头发,而我这么帅却要掉头发!(恢复平静)我可以叫小白来告诉你一声,让你彻底的死了这条抱大腿的心。
(白素贞登场,与许仙双双牵手,插曲:《黄梅戏》片段)
白素贞:官人~噢官人~(缓慢的动作,做飞扑奔跑状)。
许仙:娘子~噢娘子~(缓慢的动作,做飞扑奔跑状)。
白素贞(牵手后幽幽地撇过头,放开手):怎么还是这幅苦逼屌丝样~诶~你还是回去吧。就你那点工资,公司连星卡都不发,能像海海一样,在长沙给我买一套像雷峰塔一样的高层吗?(叹气)咱俩缘分已尽,你还是走吧。
法海:看着你对素贞一片真情,红薯嘛我就不要了(掏许仙的口袋),这些钱就勉勉强强当你给素贞的分手费了,以后再来纠缠我们家素贞,小心哥打得你变果冻。哼哼哼哼~
(插曲:《命运交响曲》前奏)
许仙:纳尼……法海,你这秃驴,还我娘子,还我血汗钱~(仰天吐血倒下)
【音乐:法海你不懂爱~】

④(法海、白素贞退场,小青登场……灯光尽量黑一些,全场安静。)
小青:姐夫,不要一直以为,在这里别人就找不到你。没有用的,像你这样拉风的男人,无论在哪里,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稀嘘的胡喳子,还有那瓶红星二锅头,都深深的出卖了你。我爱了你这么多年,姐姐也跟法海走了,难道你还看不出我的心意吗?
(把许仙抱在怀里)
许仙:小青,我不相信爱情了,我开始喜欢男人了。
(又吐一口血)
小青(扯掉假发):你怎么不早说!我装女人都装出病了!走,哥有星卡,以后咱养你,刷卡拍婚纱照去吧。
(抱住许仙亲一口,许仙再吐一口血,两腿一蹬昏死过去。谢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