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小品剧本;孔雀东南飞

基本人物
焦仲卿
兰芝
焦仲卿家丁
焦仲卿母
旁白
旁白女
开场
旁白:《孔雀东南飞》是我国文学史上首部长篇叙事诗千百年来以波澜曲折的故事,告跌宕起伏的情节而成为经典。今天,我们告别延续2017多年的悲情与叹惋,成全刘兰芝焦仲卿美满的婚姻!现在,想乐翻天者请上座,安静,看戏……
(家丁上)
家丁:大家好,我就是江南第一代才子,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焦仲卿——家的家丁(造型)
上面一张嘴,下面跑断腿啊!这不,我们未来的少奶奶又来让我通知我家公子,半个时辰后在村头小树林见面呢!
(焦仲卿在房内写字,边自语)
焦(感叹):古人有一种最令人 哇塞 的写字方法—–竖着写,横着写怎么能突显我的帅气,恩,还是竖写!
家丁(推门而入)公子,兰芝小姐让我通知你,半个时辰后在村头小树林见面!
焦仲卿(鄙视眼光看家丁):你OUT了 一小时之前兰芝早给我发短信了!去,把我的宝马X6牵过来!
家丁(不满状):公子 警察说了:非机动车辆禁止上路
焦仲卿(无语状):还忘了这茬 走咱们乘11路公交去!
绕场下
刘兰芝上,刘焦二人相遇,焦握着刘兰芝的手,家丁站旁边。
焦仲卿(边走边吟):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女郎(刘兰芝上)
焦仲卿:芝妹
刘兰芝:卿哥
焦仲卿(转向家丁)守住入口,有敌情立马回报

转向刘兰芝:芝妹
刘兰芝:卿哥,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焦仲卿:你踩我脚了!
刘兰芝:革的啊,我说这么那么垫脚呢!
焦仲卿:兰芝,你是我饥饿时的咸泡饭,寒冷时的破棉袄,受伤时的红药水,黑暗中的电灯泡,如果你是猪八戒,我就是你脚下的西瓜皮,如果你是孙悟空,我就是你头上的紧箍咒。如果你……
刘兰芝:(对观众)我怎么越听越不像夸我呢!
焦仲卿(单腿下跪):芝妹,嫁给我吧,我发誓会好好照顾你,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如果我对你有二心,天打五雷轰!
(打雷声焦被劈倒,)
旁白女:雷公,你为什么要劈他
旁白男:坏
旁白女:就一个字?理由不充分!
旁白男:贼坏!
旁白女:这个理由相当充分
旁白男:GO!
焦仲卿(站起拍拍灰):忘带避雷针了!
刘兰芝:卿哥,你没被劈死吧!
焦仲卿:芝妹。这只是个意外。
家丁:大事不好,公子夫人她骑着扫帚拎着板砖冲过来了!
焦母上场
焦母:呔,小狐狸精,老虎不发威你拿我当hellokitty啊!,老娘不说话你拿我当史努比哈!竟敢勾引我儿子,看砖(刘兰芝躲在焦仲卿后面,焦仲卿一脸害怕。家丁上前)
家丁:夫人,您用双节棍就已经够拉风的了,板砖杀气太重,要温柔,温柔!
焦母(摇头晃脑道):子曾经曰过的:打人用砖乎?照脸乎,乎不着再乎,乎着了往死里乎,乎死拉倒也!(扔砖 家丁接)
旁白男:下面是史无前例的焦母与刘小姐PK赛,现在开始!
(焦刘摆好姿势)

刘兰芝(刘兰芝进焦母退):《中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百五十篇第八款第二条明确规定:婚姻自由,禁止包办
焦仲卿(上前,对焦母):对婚姻自由,包办是犯法的,
焦母(推开焦仲卿):嘿,我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老娘我就是—法律,就是不准你俩成婚。
焦刘四目相对 焦母照镜子 兰芝看到焦母照镜子灵机一动
刘兰芝:公子,我有了…..
焦仲卿(大惊失色)有了,什么有了,有什么了!
刘兰芝(笑)有了让夫人成全我们的办法(温柔的)每个女人都有其温柔的一面,我们用好听的话淹死他!(两人击掌,耶)
焦仲卿(上前帮母捶背,):妈,几年哦不几分钟没见您皮肤又白了!
焦母(自恋的,拿出小镜子):早上刚刚做过补水面膜的,丁家宜青春好朋友!哦耶!
刘兰芝(上前拉焦母的手):夫人,您的皮肤好好细嫩哦!
焦母:嗯,娇嫩皮肤,我选择小护士的!
刘兰芝(含笑):夫人,追你的老头一定很多吧!
焦母:嗯?老头
刘兰芝:你看我这张嘴啊!是帅哥!
焦母(笑着):不多不多世界第三!
刘兰芝:那我送你五包臭美面膜,包您青春美,八十不衰退!
焦母(大笑):好丫头,
焦仲卿:那您看我和兰芝的婚事?
焦母:成交(捂嘴)说漏嘴了
(刘兰芝,焦仲卿击掌庆贺,退后,两人泰坦尼克号姿势 刘双臂未张开)
焦母(对观众):这个作者也太无聊了吧?怎么就5包面膜就刷下我了,我咋就同意了呢?走咱们去找他算账去!
(焦在后刘张开双臂在前,)
焦仲卿(含情脉脉)兰芝,你看那是什么(指向前方)
刘兰芝(认真的)鸟粪。

焦仲卿(点点头)什么鸟粪!那不是两只鸳鸯吗?
刘兰芝(无语状)头一次听说树上有鸳鸯的!
焦仲卿(看刘兰芝)芝妹
刘兰芝(看向焦仲卿)恩
焦仲卿(认真的):我们结婚吧!
《婚礼进行曲》 焦刘分开站在平行线上
刘兰芝(上前一步):我是刘兰芝
焦仲卿(上前一步):我是焦仲卿
刘兰芝:今年我十七。
焦仲卿(不解的):嗯?
刘兰芝:错了,今年我属鸡!
焦仲卿:今年我属虎
刘兰芝(张口欲言,停下,看向焦仲卿):卿哥,你没有什么要说的么!
焦仲卿(翻出口袋里的易拉罐环给刘兰芝带上):芝妹,我们终于结婚了
刘兰芝(不停看着手上的易拉罐环,看向焦仲卿,不解的):怎么是易拉罐环呢?
焦仲卿:钻石恒久远,一颗就破产啊!
旁白男:焦仲卿是否愿意娶刘兰芝做妻子?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焦仲卿(一脸幸福):我愿意。(深情的看向刘兰芝)
旁白男:刘兰芝是否愿意嫁给焦仲卿作为他的妻子,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刘兰芝(一脸幸福):我愿意。(深情的看向刘兰芝)
旁白:让我以主的名义宣告你们完婚,唯愿你们的日子,天天美好直到地久天长。
刘兰芝陶醉状
焦仲卿(拉住刘兰芝):咱们还是赶紧回家吧,再晚都赶不上二路汽车了!
刘兰芝:卿哥,要不咱再来一次吧!小品剧本
焦仲卿把刘兰芝拉走
(结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