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想着父亲的家】

人物:
父亲:进城务工的农民。
小飞:儿子,十一岁,衣着朴素且干净。
于洋:年轻的小伙,刚刚搬入新房。
雯庆:于洋的爱人,温柔贤惠。
房主A—女,房主B—男,房主C—男。

第一幕:
场景设计:舞台上放置四个简易的房门。
(父亲头发蓬乱,穿着破旧的迷彩服上场。胆怯地走到那扇房门,轻轻地按下了门铃:“叮咚,叮咚”。)
房主A:来了来了。这么早就下班了,是不是又想我了?
(门打开了,房主A头上包着毛巾,脸上贴着面膜。父亲有些惊怕,向后退了几步,正欲开口说话)
房主A:你是谁?没事你干什么按人家门铃。你看看你这样子,赶快走别让人家邻居看到说些什么。听见没?快点走…(房主A瞥了父亲一眼,语气突然变得尖锐,“嘭”的关门声又使父亲向后退了几步。)
(父亲望了望刚才的那个房门,叹了一口气,想了想又继续按下了第二家的门铃:“叮咚,叮咚”。)
房主B:谁呀?吵得人家觉都不能睡。(房主B懒洋洋地打开了门)
父亲:同志,你好!我想……(被打断)
房主B:呵呵,同志,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现在都21世纪了。还头一回听别人叫我‘同志’,你都out了。我想同志你不是地球人吧?头发有个性,衣着也蛮有创意的,可惜我不是90后。(不屑,嘲笑的语气)
(又一声“嘭”的关门声,父亲震住了,只好叹了一口气,想了想又继续按下了第三家的门铃:“叮咚,叮咚”。房主C很快的打开了门,看着父亲。)
房主C:你要干什么?(语气粗鲁,父亲欲言又止,“该叫他什么?”)
房主C:你到底要干什么?哑巴呀?脑子有问题?
(又一声“嘭”的关门声,房主C离身而去,眼神狠狠地瞟视了父亲。)
(父亲有些不知所措,呆呆的站在那里。)
独白(父亲):脑子有问题?什么90后?非人类?我,我只是一位清贫的农民。我只想…不行,孩子过几天就要来了,要是找不到的话,那该怎么办?
(父亲从口袋里抽出一支弯曲的烟,狠狠地抽了几口,又用手掐灭了烟头,未抽完的烟又放进了口袋里。)为了儿子,我再去找找吧。
(父亲眼中露出一种焦急和茫然,绕舞台走了一圈,想了想还是按下了第四家的门铃:“叮咚,叮咚”。)
于洋:你好,你找谁?(警惕地打开一条缝隙。父亲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从口袋里哆哆嗦嗦地摸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递过来)
父亲:同志,我是在你住的这片小区干活的农工,我想请您帮个忙,不知道您能不能同意?(近似哀求的语气,于洋打开了门,推开了香烟)
于洋:什么事?你说吧。(有些疑惑地问道)
父亲:是这样的,我的儿子马上就要放寒假了,他就要从老家到城里来看我了。孩子说,他想亲眼看看自己的父亲在城里盖的漂亮房子。我想,孩子来了后,我能带他到您家看看吗?房子盖了许多,可我从来不知城里人住在里面的情况,我很难对孩子说清楚。(一脸期盼地望着于洋,语气急促地说)
于洋:可以,当然可以了。(很爽快地答应)
父亲:谢谢!谢谢了!您可真是个大好人啊!我去了好几家,我还没有说出来,就被一声声“嘭”的关门声…今天,我可遇到大好人了。(激动地说,脸上满是喜悦)
于洋:哥,要是我不答应你的话,你还会继续找下去吗?(突然问了一句)
父亲:兄弟,你又不答应了吗?(突然失落了好多)
于洋:不是,不是,我只是问问而已。(赶忙解释道)
父亲:哦,要是那样的话,我还会继续找下去的,我想会有好多人像你一样帮助我。其实这都是为了孩子。
于洋:哥,就是。会有好多人帮助你的,咱们现在不是提倡和谐社会吗?我和我的家人都很高兴你的孩子能来我家看看。
父亲:和谐社会真好!兄弟真得太感谢你了。我们工地上还有些活,我得回去就不打扰你了。
于洋:哥,好的。你工作时多注意点安全。
父亲:兄弟,你回吧。我走了。(父亲下场)
雯庆:于洋,是不是家里来客人了?你怎么让客人在外面说话呢?快点…
(雯庆端着水果上场,于洋关好门回到家中)客人呢?(疑惑地问)
于洋:回去了,是位农民工,他想让乡下的孩子看一看自己在城里的“杰作”,想带孩子来咱家看看,可以吗?(诡笑地问)
雯庆:可以,当然可以了。(很肯定的语气)
于洋:可以,当然可以了。这语气这么像我呀?老婆没经过你的同意我像你一样:‘可以,当然可以了。’(学雯庆说话的语气,突然大笑起来)
雯庆:你敢学着我说话,你不想在家呆着了。(假装生气的样子)
于洋:老婆大人,你生气了。我不是在考验考验你吗?我的老婆的心难得跟针鼻要比一比吗?那针鼻就惨了,第一一定是我老婆的。(用手比划着,)
雯庆:好了,别贫嘴了。我想咱们应该准备下,为了孩子。你别说他真是一个心细的父亲。
于洋:那当然了,我们男人也可以心细的吗?(雯庆,于洋就退回后台,下场)
第二幕:
场景设计:于洋家里,简单的生活物品配置。
(父子俩带着家乡特产上场,到了于洋家,轻轻按下门铃:“叮咚,叮咚”。)
雯庆:快点,可能是大哥带着孩子来了。(雯庆与于洋快速上场,打开门)
于洋:哥,你来了。
雯庆:哥,你来了,这就是你的孩子吧,长得真惹人喜欢。(伸手去摸小飞,小飞有些胆怯,躲到父亲身后)
父亲:让你们见外了,孩子有点腼腆。(摸了摸小飞的头,小飞才探出头)小飞快点叫叔叔阿姨。
小飞:叔叔好!阿姨好!
雯庆:孩子,真乖。哥,别在外面说话赶快到家里来。
父亲:不急,不知道给你们带点啥?就让孩他娘给你们带的一些家乡特产。你们收下。
于洋:哥,你这不是见外了吗?带啥东西,家里什么都有。
父亲:这不算啥,家里的东西方便。(看见了门后的鞋架)我们还用换鞋吗?
雯庆:不用,就当自己家就行了。哥,小飞你们快点进家吧。我们去整些水果。
父亲:别弄了,挺麻烦的。(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雯庆:没事,你们随便看看吧。(雯庆,于洋下场)
(父子俩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迈得格外的轻缓,一只大手和一只小手紧紧地握住一起,两个人的目光有一种扭曲的拘谨。)
父亲:叔叔家住的这套房子就是爸爸所在的建筑公司盖的。当时,盖这栋房子时,我负责砌墙,你别小看了这砌墙的话,必须做到心细,手细,眼细,不能有丝毫的偏差。你看(指着一面墙)这面墙上原来留有一个洞,为的就是运送砖块和水泥方便。待房屋建好后,再把这个洞堵上。哦,对了,我的中级技工考试通过了,现在我也是有文凭的建筑工人了。
小飞:爸爸,你真了不起。这个阳台是不是你建的?(抬着小头,疑惑地问着)
父亲:孩子,这阳台和楼房都是你设计叔叔们设计出来的,我和你那些叔叔伯伯根据他们的设计好好的建造。可别小看我和你那些叔叔伯伯,我们都是用心去建的。要不这都成豆腐渣工程了。
小飞:爸爸,什么叫豆腐渣工程?
父亲:哦,豆腐渣工程就是那些不负责的工程。等人家搬进去住后就坏了,那可就不行了。人家也辛辛苦苦的挣钱才买上房子,住不几年就不能住了。这可是坏良心的事,我们不干。所以我们建的房子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可以。
小飞:爸爸你说的对,咱们不能做那坏良心的事。爸爸,爸爸知道那么多东西,你再给我讲讲其他的?
父亲:好,当然好了,你好好听着……(父亲描述自己在城里打拼时的细节,小飞听着,不停地望着父亲,眼睛里流露着一种自豪和骄傲的神色,同时他又用另一只手握了握父亲的手,父亲的腰板瞬间直了许多。父子俩在舞台上随意走着,看着,说着。不时地父亲眉飞色舞的比划着当时怎么干活的。)
(雯庆,于洋端着水果上场)
雯庆:小飞,快过来。阿姨给你准备了水果。
于洋:哥,讲坏了吧,吃些水果。
父亲:不用了,我们已经看完了,我们要走了。
雯庆:哥,你们不能走。孩子好不容易来家一趟,吃过饭再走。(极力劝阻)
(父子俩一步步挪着退到门边)
父亲:真的不用了,孩子还想去看看楼是怎么盖得?我想领他去工地上看看。
于洋:哥,你这样我可生气了。让孩子再好好看看嘛?不用走这么急。
父亲:真的不用了,今天是我进城打工以来过得最幸福的一天。我能进入城里人家,感受到了一种城里人家的温暖,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突然激动地握住于洋的手)
雯庆:哥,这都是咱们自己家里的事。你想来就来,你不在家吃饭,这家乡特产我们就不能收下了,你还是带回去给小飞吃吧。(急忙拿起家乡特产)
小飞:阿姨,这都是奶奶和我妈妈专门给你挑的小红枣,还有好多可好吃的。我不要,我回家就可以吃到了。阿姨,你留下吧?那我可生气了。
(小嘴一厥)
雯庆:好,好,阿姨留下来,还不行吗?小飞,你答应阿姨以后常来玩好吗?
小飞:我会的,但现在我要去我爸爸的工地那里看看,那可是爸爸的工作。
(很骄傲地说)
于洋:那好吧,你们回去时多注意些安全。
父亲:快给叔叔阿姨说再见。
小飞:叔叔阿姨,再见!
(父子俩相互搀扶着向舞台左边走去,雯庆和于洋站在门口,静静地望着父子俩)
小飞:爸爸,您真了不起,盖出这么好的房子,城里人住得真舒服,如果我们在城里也能住上您盖的这么好的房子就好了。(语言充满了羡慕和向往)
(父亲爱怜地摸了摸小飞的头)
父亲:傻孩子,这怎么可能呢?不要乱想了。你只要在家里把书念好了,帮妈妈,奶奶多干点活就行了。
小飞:怎么不可能呢?我一定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了,我一定要让您和妈妈还有奶奶住上您在城里盖好的房子,过上和城里人一样的生活。
(仰起稚气的脸,掷地有声地说)
父亲:好,爸爸,想着你的房子。(父子俩下场)
于洋:你看他们都幸福。(羡慕的眼神)
雯庆:是呀,多懂事的孩子!真是让人羡慕的一家人。(语气有些哽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