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小品《优秀员工》

场景:自助银行营业厅、取款机、办公桌、椅子
人物:曾有才(支行行长,青年男子)
覃菜(营业厅工作人员,青年女子)
马小虎(储户,中年男子)
覃菜:参加工作半年多,从早到晚紧忙活,不见笑脸抱怨多,这银行
的工作不好做。听说行长要来检查,我是既兴奋又紧张,你
说这要是表现好了,说不定一下就能转正,要是不好吧,这工作准丢!~哎。
覃菜打电话:您好,请问您是马虎先生吗,不对,是马小虎先生吗?这里是邮储银行南门支行,请问您在上星期二到本行的自助营业厅取过钱吗?您的卡和钱~
曾行长带着墨镜上:工作看着很简单,成天到晚不得闲,熬夜熬出熊猫眼,带着墨镜来遮掩,我的职业有特点,缺啥咱都不缺钱。现在的行长也难做,今天到南门支行检查工作,我戴上墨镜,也来个微服私访~。
覃菜:什么?我是骗子,要举报我~马上要过来,喂,喂。(挂断电
话)给他钱他还不要,真是脑袋让门挤了!
曾行长进入营业厅,巡视着四周,左看看、又看看。(动作有些夸张,一只手伸进里怀中)
覃菜盯着李行长:一看他就不是好人,~难道他是个劫匪歹徒?还是过年缺钱买年货了,肯定要抢取款机。(掏出包中的气雾剂)这个是我为了对付公车性骚扰,专门防色狼的。今天让这个银行劫匪也尝尝姑奶奶的厉害。
覃菜将气雾剂藏于身后,悄悄来到曾行长身边。
覃菜:这位先生,您有事吗?
曾行长:哦,没事,随便看看。
覃菜大惊失色,对着观众:他是来踩点儿的吧?
覃菜:先生,这里是邮储银行南门支行,(指着周围)这里到处是摄像头、监控器、报警系统、灭火器。
曾行长:这位小姐,恐怕您误会了,我是来取钱的。
覃菜:您是准备今天取钱吗?
曾行长:对呀。
覃菜:就您一个人嘛?
曾行长(动了动衣兜,很像套东西的样子):没错啊。
覃菜对观众说:那就好办了。
覃菜深呼吸一口气,指着取款机:先生,这台机器里的钱不够了,请用这一台。
曾行长来到机器旁边:这机器怎么是坏的啊?
覃菜:可能是您戴墨镜的原因,光线暗。您摘下墨镜就好了。
曾行长边摘眼镜边说:有的机器明显老旧,需要更换了。
覃菜面向观众:摘下眼镜我的气雾剂才灵呢。
曾行长:小姐,我怎么还是看不到啊?
覃菜用气雾剂对着曾行长:那就可能是您的角度不对,您先向左看看~
曾行长的身体向左移动。
覃菜:再向右看看~
曾行长又向右移动。
覃菜做好了准备:再向后转。
曾行长转过身,面向覃菜:我说~(覃菜将气雾剂喷到曾行长脸上)
曾行长捂着脸:这是什么呀!
覃菜大喊:来人啊,抓强盗啊!
曾行长:不要喊~我是好人!
覃菜又用气雾剂喷了曾行长的脸:还敢说自己是好人!
曾行长:我是曾有才!
覃菜:哼!叫什么就能抢劫啊!还曾有~才。(气雾剂从手中脱落,双手捂住嘴)您是~曾行长?
曾行长蹲在地上,捂着脸:是我~能帮帮忙吗?小姐!
覃菜急忙从兜里取出纸巾,帮曾行长擦脸。
覃菜胳膊哆嗦着:您看~曾行长~我不是故意的~我还以为~
曾行长仰着头,双手四处摸着:能先扶我坐下吗?
覃菜急忙扶着李行长胳膊:行长往这边走。
曾行长摸到椅子坐下来:给我喷的什么啊?
覃菜:哦,放心吧行长,对眼睛无害的,(从地上拾起气雾剂)气雾剂,专治跌打损伤。(低下头)
曾行长闭着眼睛,摸着桌子:能麻烦您点事情吗?
覃菜笔直的站在行长身边:你说~
曾行长:离这不远有个药房~
覃菜抢话说:让我帮您买药是吗?是发烧要、胃药、还是感冒药?
曾行长:眼药!我要冲洗下眼睛。(无奈的摇头)
覃菜:哦,我这就去(刚跑出去,又转身停回来)
曾行长:有事吗?
覃菜低着头:行长,我还要在这里等人~
曾行长:公事私事?
覃菜:我也不知道~~~~
曾行长:什么?
覃菜:是这样,有一位先生的银行卡落在这里了,我在等他取。万一他要是他来了,我不在~~
曾行长:这个工作我来替你,好吗?
覃菜笑着:这不好吧?
曾行长:算我拜托你,行吗?
覃菜:哦~(转身离去)
曾行长:怎么什么人都往银行召啊~我一直认为这自助营业厅不需要工作人员,看来一点都不假。
覃菜又走了回来:行长~
曾行长:你怎么又回来啦?
覃菜来到办公桌前,将一个公事本放到桌上。
覃菜:这是那个失主的联系方式,要是没来还得麻烦您打电话催催。
曾行长站起身:你怎么称呼?
覃菜挺胸抬头:我叫覃菜。覃菜的覃,覃菜的菜。女、民族汉;今年七月毕业于金融学院,会计专业,我希望能够成为贵行的一员~
曾行长:我没让你作自我介绍啊,这又不是招聘面试。
覃菜忙鞠躬:对不起,我忘记了。(转身跑下)
曾行长无奈的摇着头: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还能做什么?
马小虎上:如今流行四大烦、“办证”电话太猖狂,楼宇站牌贴满墙;电视广告招人烦,反复播送太荒唐;招聘卖房看线杆,老张贴罢换老王;最恨手机发短信,中奖信息尽撒荒。要我看,银行员工也挺烦,骚扰电话打不断。我的银行卡好好的,非问我丢没丢,账号是多少。我今天非得讨个说法。(进门)
马小虎见曾行长闭着眼睛,咳嗽一声。
曾行长慢慢睁开眼睛。
马小虎:哎呀,都说银行工作很清闲,闭着眼睛就挣钱啊。
曾行长站起身:您好,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马小虎走到曾行长身前,贴着脸看着曾行长的眼睛。
马小虎:老弟啊,你是让人给打了啊,还是天生熊猫眼啊。
曾行长摸了摸眼睛:啊,这是经常熬夜,熬的。
马小虎直起身:哦,你年纪轻轻的,得注意身体啊。
曾行长微笑:是,是。
马小虎:那麻将打到前半夜就行啦,别总十六圈!
曾行长:啊?麻将?您误会了~我是
马小虎:你是这儿的员工吧?
曾行长:不是~
马小虎抢着说:对,马上就不是了。就你这表现,迟早开你。
曾行长强装着笑脸:我说这位先生,您到底有什么事啊?
马小虎:我有什么事!是你这有个女的给我打电话,说我的卡丢了。
曾行长拍拍脑袋:哦,我看看(翻着记事本)您就是小马虎先生吧。
马小虎:我说你们怎么都一个毛病啊,我叫马小虎!
曾行长仔细看了看本子:呦,真不好意思,我看错了。马先生,非常抱歉打扰您。
此时覃菜拿着眼药回来。
覃菜:行长。
马小虎看着覃菜,又看看曾行长。
马小虎:你是行长?
曾行长:我就是行长,我叫曾有才。(指着覃菜)这位就是给您打电话的员工,具体的事情您还是问她吧。(拉着脸看着覃菜)覃菜急忙来到马小虎身旁:您就是马先生吧,是这样的。上星期~
马小虎:我在这里取款,然后忘拿了,有人又取走了500元,后来良心发现又送回来了,对不?
覃菜:还有~您的卡不是我们行的。
马小虎面向观众:这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看着曾行长)不就是我没在你们行办卡吗?(又面向覃菜)不就是你们推销信用卡,我也没办吗?你硬是给我打了一星期的电话。就这么点事至于吗?
曾行长给马小虎鞠了一躬:对不起,马先生,是我的管理不当给您的生活带来不便。她的问题,我一定会严肃处理,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看着覃菜)马上向这位先生道歉!
覃菜:(委屈的含泪鞠躬)对不起~
马小虎:这还差不多。
覃菜:请您看看您的银行卡丢了吗?
马先生:嘿!我说~
曾行长:覃菜!(覃菜默默走到桌旁。拉开抽屉。)
马小虎:(用手指着覃菜)好!反正我也不能白来是吧,(伸手翻钱
包)我让你看看我的银行~
覃菜拿着卡来到马小虎面前。
马小虎:(发现钱包中没有,又开始翻上衣口袋和裤兜)让你看看我的银行~(钥匙、名片都翻出来了,还是没找到卡。这是看到覃菜手中的卡)卡~~~~
覃菜将卡递给马小虎:是这张吗?
马小虎接过卡片:(翻来覆去看着)哎?奇怪~你等等(打电话)
马小虎:儿子啊,你说实话,是不是偷着用我的银行卡了?~~~~~~你怎么不早跟我说,让老子丢人,等回去收拾你。(挂断电话)
马小虎笑脸看着覃菜,覃菜低头不语。
马小虎:覃妹妹,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我儿子偷着用我的卡,回家发现丢了,没敢告诉我。我一直也没用~
覃菜:马先生,虽然您办的不是我行的卡,既然在我行取款,就说明
您对我们的信任,我们有义务将卡归还给失主。请您确认。
马小虎:(接过钱)这~(看着覃菜,又看看曾行长),您说~太感谢你了(深深鞠下一躬)
覃菜忙过去扶:您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马小虎将100元塞给覃菜:这是一点意思,表表心意。
覃菜忙推辞:这个我不能要,我做的一切都是职责内的事。
马小虎转向行长:我说曾行长,这样的好员工你还要严肃处理啊?
曾行长:怎么能呢,我表扬还来不及呢。
马小虎:表扬就完啦?
曾行长:那~给嘉奖,
马小虎:给嘉奖就玩啦?
曾行长:发奖金。
马小虎:发奖金就完啦?
曾行长:那~您说改怎么办?
马小虎:怎么也得立个碑啊。
曾行长、覃菜张着大嘴:啊!
马小虎:不合适哦!这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握着曾行长的手)我也得感谢您啊。这样,我就写封表扬信吧。
覃菜:好!这个我接受(取过纸笔,递给马先生)
马小虎写信。
曾行长看着覃菜:覃菜同志,请原谅我的疏忽大意,没能将事情调查清楚。
覃菜:行长,您为了支行很辛苦了(指着眼镜),哪能什么事都照顾到啊。
马小虎拿着感谢信:你们看看,这个写的行不行?不满意我重写。
曾行长:哪能让您重写呢。
覃菜念着信:感谢邮储银行南门支行的覃菜,感谢曾行长。银行系统真模范,敬职敬业急先锋。写信人:小马虎?
马小虎看看信:啊?写错了。我可真是小马虎啊!
三人哈哈大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