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随军爹

小品《随军爹》
时间:当代
地点:某部连部
人物:小宝爹——50岁农民
小宝——18岁列兵
连长——30岁上尉
[幕内:“朱小宝!”“到!”“把人带到连部看好,待会我去处理。”“是!”
[“走!”——朱小宝一声断喝,小宝爹上场,他头戴草帽,肩挎小包,不时扭头看看后面,小宝,小宝紧随其后,手里端着半自云动**,一脸严肃,押爹上场……
宝:老实点,进去!
爹:(悄声地)算了,我就不进去坐了!
宝:少啰嗦,进去!(用枪示意,爹忙进屋,对屋里好奇地审视,正欲坐到椅子上)蹲下!
双手抱着头。
爹:抱头干啥?
宝:叫你抱你就抱!
爹:(双手捧脸)
宝:上面!
爹:(双手抱头)
宝:(偷偷地朝外张望,见无人,这才放下枪,来到爹跟前,生气地)爹!
爹:(搂头就要打)好你个兔崽子,真把你爹当犯人了!
宝:嘘——(朝外张望,爹忙抱头)哎呀,没人。
爹:没人你嘘啥?
宝:(发脾气)你不是说你今天要回家吗?咋还不走?
爹:去过车站,车票不好买。
宝:那你翻墙进来干啥?
爹:门口有岗,我怕进不来。
宝:那纠察抓你,你咋不跑哩?
爹:军营太大,不知往哪儿跑?
宝:这下可好,咱这父子关系不暴露才怪哩。
爹:暴露转载自2191就暴露,你以为我好受,我都来二个多月了,对谁也不敢承认我是你爹,总共见
过你两回,还都是混在地方慰问团里头,帮人家抬大鼓进来的,我都成啥啦?都成了
地下党啦!
宝:爹,我都十八了,你老跟着我干啥?
爹:那人家当官的家属能跟着,我就不能跟着啦?
宝:人家那是随军媳妇。
爹:那我就是随军爹。
宝:你看看,全连凭多人谁他爹跟着哩?我丢不丢人!
爹:看你说哩,我在外面崩爆米花,谁知道我是你爹?再说,你从小学到中学,哪天上学
我不跟着?这习惯一下子改不了!
宝:我现在已经锻炼得像个军人了,新兵连结束的时候,我还得过嘉奖哩!你说现在咋办?
待会儿我们连长来了,万一知道咱们这关系,我咋交待哩?!
爹:那还不怪你个兔崽子!
宝:怪我?
爹:你刚当兵一个月,就写信说你受不了啦,让我赶紧来,这是不是你说的哩?
宝:我……我说让你来你就来?那我让你走你咋不走哩?
爹:你这鬼孙说笑咋恁噎人哩?咱俩是不是约好了,我要是想你了,我就用爆米花机“邦,
邦,邦”连放三炮,你就出来让我见一面,今个倒好,我“邦邦邦,邦邦邦……”一
连崩了三七二十一响礼炮,你愣是不伸个头。
宝:我……
[幕内连长:“司务长,大伙很辛苦,中午食堂多加两个菜吧!”
宝:(惊慌)啊,连长回来了。
爹:那我走了!(欲走)
宝:站住,你走了连长问我要人咋办?
爹:那……他要是问我……
宝:千万别说你是我爹!问啥你就说……你热爱解放军,想进来转转。
爹:中中,哎,我给你带了一瓶糊辣汤!来喝两口……
宝:哎呀,都啥时候了,还喝糊辣汤!收起来,收起来!
爹:那我还蹲下不?
宝:快蹲好,快蹲好!
爹:(忙蹲下,忽然发现)你把枪拿起来。
[连长手拿文件夹,小红旗上。
宝:(对爹在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蒙混抵赖死路一条。
连:(愣,随即笑)哎,朱小宝,这就是你对了,他又不是犯人,情况没有了解清楚之前不
能这样,老乡起来吧!
爹:没啥,平时我也经常蹲着。
宝:叫你起来你就起来嘛。
连:老乡,你叫什么名字?
爹:我不是他爹!
连:不,老乡,我是问你贵姓?
爹:我不贵,姓朱!
连:噢?那你跟我们这位小战士同姓啊!
爹:同姓我也不是他爹!
连:老乡。你不要紧张,我要想问你,你为什么要翻墙进营区?
爹:我……
宝:你是不是热爱解放军,想进来转转?
爹:对,我是热爱解放军,想进来转转……
连:噢!你那书包里装着什么东西?
爹:(边说边从包里掏出望远镜,糊辣汤,改锥等物)
连:这望远镜怎么回事?
爹:……热爱解放军。用望远镜看看!
连:那你这糊辣汤?
爹:热爱解放军,送部队喝喝!
连:这改锥?
爹:热爱解放军,用改锥戳戳!
连:什么?
爹:不是,不是,用改锥看看能不能给你们修点哈?
连:哼!你可能想用这个观察点什么地方鼓捣点什么吧……
连:你怎么知道?
宝:人……
爹:连长,你喝点糊辣汤吧!
宝:放恁多酱油,让俺连长咋喝哩?
连:啊?你咋知道酱油放多了:
宝:人……
爹:(不知所措突然心生一计,捂肚子)哎哟,哎哟!
宝:(本能地)爹——
连:你说什么?
宝;(急中生智)人是说这个人“跌”……跌倒了!
连:你怎么啦?起来……(爹呻吟更厉害)
宝:连长,他有胃病,一着急就犯!
连:噢?
宝:我……好,我去拿药,你把他看好。
[连长下,小宝上前拉爹。]
爹:能有啥事呀?就跟你小时候,不吃饭装肚子疼一样,用的是一个招!
宝:爹,你这是何苦哩?我知道你心疼人,不放心我,可你也不能跟我一辈了啊,再说俺
班长、排长、连长对俺可好了,一点也不比你差!
爹:看你说哩,再好能有爹娘对你好?现在这孩了呀,没有一个懂得父母的心啊,好我走以
后啥事也别跟我说,你找你们班长、排长、连长……
(伸手指着连长,忙捂肚子)哎啊,哎啊……
连;(蹲在小宝爹身边,笑呵呵的)大叔我看这药用不着了吧?
宝:连长……
连长;朱小宝,搞的什么名堂?
宝;他……
连;他什么?他是你爹
爹;你连长看哩还怪准哩!
宝:哎呀……报告连长,俺错了,这是俺爹,俺来当兵他不放心就……
爹:连长没有孩了的事,全怪我,我全交待,不,我全招了。
连:大叔,你快坐!
爹:连长,这孩了的娘一生下他,就不幸逝世了,享年28岁。打那以后俺爷俩相依为命,
我怕他受委屈,到现在我还守着“寡”哩,谁知道这孩了从小让我给惯的,饭来张口,
衣来伸手,一点也吃不了苦,我一看不中啊就把他送到部队来锻炼,可这心里又放心
不下,一咬牙,我跟着随军了,在营区外面租了间小房了,买了爆米花机想办个经济
实体,这样可以隔三差五看看他。
连:大叔,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不过,你既然把小宝交给部队就应该
放心,咱部队可是个大学校、大熔炉啊!你想想,每个战士来当兵,都陪着一位家属,
那咱部队成什么了?
爹;那到是。
连:大叔,孩了现在吃点苦,但今后回想起来,这可是他一生当中用之不尽的财富,部队
养成一名合格的军人,大叔今天您这件事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新课题,面对大量的独
生了女走进部队,我们要好好研究怎么样能使家长放心,共同促进孩了的成长。
爹:连长,你说的太好啦,通过我在墙外边崩爆米花的观察和翻墙进来的了解,再加上今
天你这番话,我彻底放心了,连长,孩了交给你了,我这个观察哨也该撤了。
宝:那你这个随军爹呢?
爹;也不当了走了!
连;大叔,今天你无论如何也要留下来吃顿饭,一来向您赔礼道歉,二来请爹你老亲自尝
尝咱们连队的伙食。
爹;别客气,别客气,我喝糊辣汤就中了。
连:不麻烦,想吃啥你说。
爹:那就随便吃点肉烩面吧。
连:肉……可以可以,你老还想吃什么?只管吩咐。
爹:越简单越好……弄个油炸花生米,拌个萝卜丝,来头大蒜,来根葱,弄碗香菜,再来
个……(连长边记录边重复)
宝:爹!
连:再来个爹?!
爹:喊啥哩?我是说,我崩了二十一锅爆米花还没卖掉,我看给同志们每桌再来个——
合:爆米花!
(众哈哈大笑。剧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