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装修》剧本台词

巩:(上。捧油漆桶)嘿!亲爱的观众朋友们,过年好啊!

巩:哎哟!鸡年大吉我买了新房,买了新房我装修忙。装修的程序都一样,家家户户先砸墙!(走到门前)唉,我的新房到了,等装修完了请你们来串门啊。(放下油漆桶。拿出钥匙)看一看,新房的门就是漂亮啊!(开门)哎哟,你看看这个门板,你看看这个门锁,(使劲)你看看……你看……你……(示出钥匙)哎呀,现在这个防盗门,质量真不赖,自己家的钥匙都捅不开呀!(喊)黄大锤

黄:(上)哎,我来咯!东风吹,战鼓擂,装修离不开黄大锤。砸了这家砸那家,让我砸谁我砸谁。(喊)大哥

巩:唉。

黄:砸谁啊?

巩:砸门!

黄:砸……?(疑惑)大哥,挺好的门砸了不可惜了吗?

巩:哎哟,反正装修完房子都是要换门的。

黄:为啥都得换门呢?

巩:你想啊:我要你来装修,这个钥匙我要交给你吧?

黄:嗯。

巩:你拿这钥匙就天天来吧?

黄:那我们得来呀!

巩:一两个月你就走顺腿啦。等房子装修好了趁着我们家没人的时候,你可能还来呀!

黄:你这啥意思你这是

巩:哎哟,你怎么还不明白呀?说白啦,换门不是为了防小偷的,主要是为了防你们装修的。

黄: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呃?(抡起锤子,威慑状)装修侮辱人格吗?还防装修呢,真要进这个门我还要用钥匙吗?

巩:(恐惧地)你、你、你就……

黄:(砸门)还用钥匙吗我呀?这不进来了吗?还讲这事儿给我。

(黄进门。巩拾起油漆桶,尾随。)

巩:(畏惧地)对不起啊……

黄:没你那么说话的关键是!

巩:啊不不不,你看这样好不好:这个们拆下来我送给你。

黄:对不起,我们农村最不需要的就是防盗门。

巩:为什么?

黄:家家户户都养狗。不是跟你吹,我那儿一条好狗等于你这儿五个保安……

巩:啊?!

黄:手里的警棍。

巩:唉,吓我一跳啊!

(黄、巩走进屋。巩放下油漆桶)

巩:快看看我们的新房怎么样。

黄:还挺宽敞。

巩:啊呀!过去不行呐。过去俺只住四平米啊。冬天漏风,夏天漏雨,三口人住在一张床,这孩子老往中间挤。晚上想跟老婆要亲热,条件根本不允许。(害羞地)呵呵呵!

黄:(笑)那还用说吗?您看看这身条(指巩),就知道过去住得挺窄吧。

巩:(生气地)嗨!你的意思我这个身材是夹出来的?

黄:有关系!你住房子跟我们农村养牲口一样!

巩:呃?

黄:棚小的不长个儿,圈小的不长膘。现在房子住得大了,儿女全比父母高嘛。

巩:胡说八道!

黄:怎么胡说呐?

巩:个子高矮跟房子高低没关系。

黄:他怎么能没关系呢?

巩:那我问问你!

黄:你说。

巩:姚明的个子高不高?

黄:高。

巩:和他们家房子有关系吗?

黄:网上都说了:篮球巨星姚明家里的房子没顶棚;小品明星潘长江家里的房子像水缸。你看把孩子憋成啥样了?

巩:(大笑)哈哈哈!你可真幽默哟!(掀油漆桶盖)

黄:我发现你更有意思。

巩:啥啦?

黄:你说买桶油漆还用自己去啊?

巩:那当然啦!装修嘛,就是要发扬“四不怕”的精神。

黄:“四不怕”?

巩:不怕麻烦,不怕出力,不怕返工,不怕生气。为了包工头,防止他给你作弊,就是买一颗小小的螺丝钉,我都要打的亲自去,便宜!

黄:螺丝钉多少钱一个呀?

巩:(认真地)一毛一呀!

黄:打的费呢?

巩:七十七呀!

黄:(向观众)这脑袋在咱们农村就是让驴给踢啦!(向巩)我告诉你,照你这么说,有“四大基本结果”。

巩:什么?

黄:那就是家本基本搞光,身体基本搞伤,生活基本搞乱,夫妻基本搞僵。

巩:哎呀,深有同感啊!(握手)

黄:对嘛!

巩:自从我装修开始啊,我老婆是天天跟我闹别扭。白天,跟你们小工吵;晚上,跟我这个老公吵啊!

黄:那你得跟大嫂说清楚,白天可以把老公当小工使唤,晚上千万不可以把我们小工当老公使唤呐!

巩:明白了……(松手。生气地)你占我便宜是不是?

黄:我们晚上不加班呢。

巩:真是扰民呢!(走向一侧墙)过来看啊。我准备在这个地方装一台五十六寸的背投,这个距离就有一点儿近。

黄:是有点儿近。

巩:先把这面墙……(在墙上做标记)砸掉!

黄:大哥,没问题!不就这面墙嘛!(走近墙)可别说……(观看墙后面)大哥,这墙不能砸呀。

巩:为什么?

黄:这后面是厕所呀!

巩:厕所怎么不能砸?

黄:你想一下,前面是电视,后面是厕所。你要一方便,那不现场直播了吗都?

(黄、巩走向中间)

巩:你怎么一点儿浪漫都不懂?

黄:我怎么不懂浪漫呢?

巩:你以为这个厕所就是为了方便用的吗?

黄:这厕所不方便还能干啥玩意儿我不明白。

巩:你可以冲冲凉啊,你可以泡泡澡啊。你想想一下(按下黄使坐油漆桶上),如果你坐在这里看电视(将黄头扭朝墙),我的老婆坐在那里洗澡……

黄:那我那有心思看电视啊我……

巩:(推开黄)(生气地)我坐在这里看!

黄:那我干啥呀?

巩:砸墙!

黄:砸墙!大哥,(热身)我上大锤了啊!

巩:快一点!(黄正要砸时)停!

黄:(急停)大哥,你说。

巩:工钱还没有谈嘛。

黄:哦,那个锤子不同价钱不等。小锤四十,大锤八十。

巩:(诧异地)这就翻了一番呐?

黄:大哥,大锤就相当于大腕嘛,这份量出场费肯定高啊。

巩:呵呵,八十就八十!

黄:谢谢大哥,八十了啊!谢谢大哥!(走向墙)砸了啊!

巩:砸!

黄:(边砸边喊)八!十!八!十……

巩:(急切地)停!

黄:(急停。腰扭伤状)哎哟,大哥!抡锤的时候最忌讳喊停,容易腰间盘突出啊!

巩:(关切地)对不起,我是想问问清楚啊,你是砸一天要八十,还是砸一锤要八十?

黄:(不耐烦地)一天八十!一锤八十那不是一锤子买卖了吗?

巩:那你干嘛砸一锤喊一句?

黄:我这么喊心里不是有劲儿吗?

巩:可我心里边没底哟!

黄:那你连订金都不给,我不喊你忘了呢?

巩:好好好好吧!

黄:这个人毛病太大了吧!

巩:小心眼儿!

黄:喊喊都不行!(准备砸墙)我喊了啊!(边砸边喊)八!十!八!十……(墙破)大哥,搞定!

巩:好!

黄:大哥,水管砸裂了。

巩:哎哟,太好了,就在这个地方给我搞一个喷泉。

黄:大哥,恐怕不行。

巩:为什么?

黄:(抹脸)下水管!

巩:哎哟哟哟哟!(在墙上另一处作标记)那边不行,砸这边。

黄:砸这边啊?(边砸边喊)八!十!八!十……(墙破)大哥,搞定!

巩:(走近)嘿哟,这边好!啥也没有啊!(手伸到墙对侧)哎呀!(触电状)电电电电……

黄:(拎油漆桶)掂什么?

巩:砸砸……

黄:(放下油漆桶,拿起大锤)砸什么?

巩:砸我!

黄:大哥,砸!(砸向巩)

巩:哎哟!(撞向一侧。僵硬地)砸砸砸砸……

黄:(走近巩)大哥,没事儿吧?

巩:(虚弱地)我要跟你讲清楚……砸墙给钱,咋我就不给钱了吧……

黄:(握手)大哥呀,这锤算我送你的。春节大酬宾,砸一送一!

巩:谢谢……哎哟,太危险了……(站起,走向中间的墙。在墙上作标记)

黄:那可不,你得有装修图啊。要不然这一锤子水一锤子电的,真要砸出煤气了咱俩全没气儿了。(站起,走近巩)大哥,你画啥玩意儿这是

巩:图。按照这个图给我在墙上砸一个……

黄:(打断)不行,大哥,承重墙,一砸梁下来了。

巩:不要砸透,砸一半留一半,掏一个壁橱出来。

黄:拿这玩意儿要技术嘞。

巩:哦?

黄:(放下大锤)不能大锤轻举妄动,(取出小锤)先这小锤抠缝儿,(取出锤钉)然后大锤搞定。

巩:小锤好,小锤便宜!(黄敲墙。巩边砸边喊)四十四十四十……

(黄渐停。巩渐停。)

黄:你喊啥啊你喊呐?

巩:你不是讲大锤八十小锤四十吗?

黄:如果再加这四十就一百二了你知不知道?

巩:再打个折,六十吧?

黄:不干!(收拾东西)受你一叱一咤还要求反赚啊你?

巩:(劝说)八十……八十……

黄:(提起大锤)没那耐性,直接上大锤。(边砸边喊)八!十!八!十……(墙破)大哥,搞定!

巩:(走近黄)好啊!

(林[饰中年妇女]上。持扫把。从墙窟窿中出。)

巩、黄:(惊恐地)哇!!

林:干嘛呢?干嘛呢?干嘛呢?

巩:大嫂,没干嘛,我只是想拓展一下空间。

林:你拓展空间,到我们家来干嘛呢?

黄:大哥,那不是你家里屋啊?

林:那是我家里屋!

黄:砸过界了都。

巩:大嫂,我本来不想过界,只是想掏一个壁橱。

林:你掏壁橱啊?我们家壁橱刚做好,我正扫灰呢,好啊一个大锤抡过来了!幸亏我躲得急呀,要不我这个脸啊可就破了相了知道吗?(哭泣)

黄:(拉近黄。悄悄地)哎哟,大哥,就这模样破相等于整容啊!

林:说啥啦?说啥啦?(黄、巩走近林)我跟你讲,买个房子容易吗?一墙一柱啊,让你们就砸成破房子了!(唾沫飞溅)

黄:(抹脸)大哥,比下水管还那个!

巩:大嫂,别生气!你看常言说得好:有了这堵墙,我们是两家;拆了这堵墙……

林:(打断)也是两家!

黄:对!各家和各家不能私通嘛!

林:说啥啦?说啥啦?

黄:不能私自打通嘛。

林:行了少废话,你们说怎么办呢?

巩:马上给你砌墙。

林:砌!

黄:能拆就能砌,能破就能立,(取出砌砖工具)瓦工我也会……

林:(打断)等会儿……我先过去。(走进墙窟窿。下。)

黄:大嫂啊,来串门呐!我要砌了,走正门……

巩:(打断。喊)王大锤!我看你就是一个活大锤!

黄:我也不知道她抠了一半儿了,我往整个墙使劲呢!

巩:你给我砌墙!

黄:砌墙行。砖呢?

巩:(反问)砖呢?

黄:砸她家去了。

巩:搬去!

黄:大……大哥,我不敢……我一看她那模样,我也怕破相啊!(唾沫飞溅)

巩:(抹脸)那我怎么办呐?你看看这墙……

(另一侧墙传来响声)

黄:大哥,隔壁有动静。(巩、黄走近墙。贴墙上。)听见没有?程序都是一样的,先是小锤抠缝儿,然后大锤搞定。(回过神。喊)搞定!(两人迅速远离墙)

(墙塌。林[饰装修工]上。)

巩:干什么呐?

林:哎呀,大哥对不起呀!我想掏个壁橱,砸过界咯!(林下。二人追。)

黄:(巩、黄停。)大哥,咱有砖啦!砖啊!

巩:那么这面墙怎么办?

黄:你管那么多?咱先拆了东墙补西墙呗!(砌墙)

巩:(焦虑地)哎呀,我怎么那么倒霉呀!这东一锤西一锤,把我的好好一间房给扎成了蜂窝煤啦!

(林[饰业主]上。)

林:喂喂喂!谁砸的?谁砸的?谁砸的?

黄:我……我砸的。

林:谁让你砸的?

巩:(暴躁地)我让他砸的!怎么样?

黄:(拉近巩)别太横了,可能是物业的……

巩:物业有什么了不起?装修保证金我已经交过了。(走进林)我告诉你,我想怎么砸,我就怎么砸,因为这是我的家!

林:你们家住几层啊?

巩:九层。

林:(生气地)这儿是几层?

巩:九层!

黄:大哥没错,(拉林至门外)你看着牌子写了的嘛。你看这门口挂了个牌子,上面写着“九层”嘛。

林:你知道什么呀你?我告诉你,这是昨天对门那家砸墙,把这个钉子给震掉了,这不是九层是六层!你们砸的是我家!

黄:大哥,把人家的房子给砸了……

巩:找物业找物业去……

巩(举着“任命书”上场):中国足球比较烫,走马上任我慌忙,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首要任务装新房。新官衙门要装修,装修房子先砸墙!黄大锤快跟上啊。
      黄(背着包包、扛着大锤上场):来了,来了!新官上任三把火,装修砸墙你找我。我就是专门破坏旧世界的,你让我砸谁我砸谁。知识分子讲分工,抡锤的也有大小工,小锤一天四十,大锤一天八十。
      巩:这大锤就翻了一番啊?
      黄:大锤在餐饮界相当于大厨,在科技界相当于大师,在足球界相当于大腕,在部队相当于大校。
      巩:你要是拿着大锤进球场砸球员就相当于大案!赶快开砸,干完一天给你钱。现在的防盗门质量太差,连黑哨都挡不住。把我家的门给我砸开。
      黄:这么好的门怎么说砸就砸了呢?
      巩:要砸碎一个旧世界,建设一个新世界,就从门开始!足球市场崩盘了,老阎已经玩完了,球霸能炒教练了,几百万还说没钱了,如今不是从前了,龙王不能姓阎了,砸!
    黄:SH、LIAO 老板是老幺,防盗门做得真不孬,球员上门把工资讨,半年没能入腰包。(一大锤砸下去,把门给砸碎了)你说吧,里面怎么砸?俺们听你的!
    巩:我这房子要装欧式的壁橱,罗马式的玻璃墙,我准备在这个地方搞一个德国式的08奥运之星,那边搞一组女足世界争霸。你先把这面墙给我砸掉。
      黄:大哥这面墙不能砸,后边是卫生间啊。
      巩:我看这面墙就压抑,心口堵得慌,捂汗!再说,你以为卫生间就是上厕所吗?
      黄:还能干啥?
      巩:在这看电视,还能看见女足队员在里边……
      黄:啊?1
      巩:比赛,比赛!……你砸这里。
      黄:(一大锤砸下去,自来水喷涌而出。)大哥,坏了,砸到自来水管子上了,你看,水流哗哗地,这不是浪费吗?这不赔了么?
    巩:没事,它就是劲头太大,给他泻泻劲就完了。赔?赔什么?把那个“裴”什么给我弄走,调女足就行了,到那边赔去。再砸这边!
    黄:(一大锤砸下去,墙上出现一个大洞。)
      巩:你看这么大个洞,不是毁容了吗?
      黄:大哥,这毁容不叫毁容,毁容等于美容。
      林:(洞口里钻出来):你把我家的墙壁砸了,你干什么啊!
      巩:对不起!我没想到我们共用一个墙壁。哎,这墙壁怎么这么薄呢?
    林:我在那边挖了挖墙角,准备养二奶呢,你咋就给弄“川”了呢?
      巩: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包你的二奶,我打造我的08之星。黄大锤,砸这边!
    黄:(继续砸):咱可得说好了,我这是桃木的,要现钱!要不然我就罢“砸”!
      林:(从被砸的防盗门走进,一见黄、巩很诧异):你们这是干吗?把我家的俱乐部都砸烂了,让我们怎么运作?
      巩:这是你家吗?明明是我家。我家的东西,我爱咋地咋地!我还想把好东西都弄到德国去糟蹋呐,连看门的也弄到德国吃窝头去,管得着吗你!
      林:你家是几楼?
      巩:(走出大门识别)9楼啊。
      林:9楼?这明明是6楼啊,前几天一个家伙弄个黑哨子在我门口吹,把门牌给震坏了,6变成9了,把名次都给弄乱了。(说着把门牌旋转,顿时变回成6的门牌号。)
      巩:啊!这真不是我家啊。
      林:别说那么多了,走,去zol让大家评理去(拉起巩就走)。
      黄(一下子急了,跟了出去):哎,大哥,我小锤四十大锤八十,你还没给钱啊,上面有文件呐,球员的工资不能欠,农民工的工资也不能拖欠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