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小品剧本《春晚综合症》

地点:一个精神病医院的门诊室。
人物:一个病人,一个医生
病人: 别人过年看春晚高兴,我过年看春晚得病,这罪糟的一年都没睡好。朋友们
你们可别笑话 我,自从去年年三十,看了春晚上演的小品《不差钱》,我就
在也睡不著觉了,这一年害的我天天不吃饭竟吃安眠药了。春晚害人呀。这不
眼看又到年底了,我得赶快找个好医生我的病治好,不然再看春晚非要我的
老命不可。医院到了我的赶紧看病,不陪大家聊了。
医生:老同志你找谁?
病人:大夫我来找你的呀。
医生:找我什么事,我不认识你呀?
病人:我是让你看病来的。
医生:给谁看,病人在那?【做个东张西望找人的样子】
病人:我就纳闷了,是我有病还是大夫你有病。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在这,你怎么看不见。
医生:你来看病?你走错地方了吧。【惊讶】
病人:没错,没错就是你这。我看了好多的大夫,他们都说只有你这能治我的病。
医生:朋友你真会开玩笑,你知道我们这是什么医院吗?像你这么主动来看病的,我真
还没见过。我不给你看病了,我送你一句话。
病人:什么话?
医生:你没事找病。来忽悠我吧。
病人:错了,你说错了,《钟点工》这句话,人家宋丹丹是这样说的,‘你是没事
抽型的’。
医生:【狂晕】好吧老同志我给你看,你得了什么病?
病人:失眠。
医生:那你以前看过医生没有?
病人:看过,可给我看病的医生没把我的病看好,他却病的去看心理医生了。
医生:你为什么不一起去,你的病找心理医生正好。
病人:我去了,给我看病的心理医生,给我看完病后就被人送你这了,成你的
病人了,别的医生都不敢给我看了,都说我来你这看最合适。
医生:【又是一阵狂晕】老同志听你这么一说,我的心里怎么拔凉,拔凉的。
病人:大夫你抢台词了,心里拔凉,拔凉的。这一句话应该是让病人说的。你难道
没看小品《心病》。
医生:我明白了,你是看了小品《不差钱》里小沈阳说的,【模仿小沈阳的声音】
‘人这一生可短暂了,有时候跟睡觉是一样一样的,眼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
哈嗷~眼睛一闭不睁,这辈子就过去了, 哈嗷~’你才害怕眼睛一闭不睁,这
辈子就过去。才害怕睡觉,才得了失眠的。
病人:【模仿范伟的声音】‘哎呀,呀!呀!呀……,苍天哪!大地呀!这是哪位天使
姐姐把你派来的’。你一句话就说中了我的病根。我就是看了《不差钱》后,晚上
就再也睡不着觉了,一闭眼就做噩梦,梦见自己在也睁不开眼了。大夫你可得
救救我。
医生:你得的是春晚综合症,以后最好别看春晚了。
病人:大长一年的也没什么高兴的事,我就指望年三十看春晚高兴呢,我不看春晚,过年
我高兴的起来吗?
医生:看春晚高兴一天,痛苦一年。不看春晚痛苦一天,高兴一年。你选择吧。
病人:医生你太有才了,你说的和《不差钱》里,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人死了,钱没花
掉。还是人活着呢,钱没了。是一个道理,你说我是给省钱,还是给拼命的花钱。
医生:【准备吐血了】你说的这个事我解决不了,你得问赵本山。
病人:问他?我有病呀,去年他还《不差钱》听说今年又要演《就差钱》。他自己还
没搞明白是‘差钱’还是‘不差钱’呢?
医生:那你今年看了春晚,也许就有答案了。
病人:你刚才还不让我看春晚,现在又让我看春晚。我到底是看还是不看。
医生:【开始吐血了】你随便吧。你的病我看不了。
病人:【唱《香水有毒》的曲】
春晚有毒
我曾经爱过这样一个晚会
它把我变成世上最快乐的人
我为它保留着那一份天真
关上爱别人的门
也是这个被我深爱的晚会
把我变成世上最笨的傻人
它演的每个故事我都会当真
它且毁了我的纯
我的要求并不高
待我像从前一样好
可是有一年它演了一个小品
让我进拥入噩梦怀抱
它身上有它的诱人味
是我鼻子犯的罪
不该嗅到它的美
擦掉一切陪它醉
我身上有它的诱人味;
是它赐给的自卑
它演的事太耍人
我永远都不敢睡
也是这个被我深爱的晚会
把我变成世上最笨的傻人
它演的每个故事我都会当真
它且毁了我的纯
我的要求并不高
待我像从前一样好
可是有一年它演了一个小品
让我进拥入噩梦怀抱
它身上有它的诱人味
是我鼻子犯的罪
不该嗅到它的美
擦掉一切陪它醉
我身上有它的诱人味;
是它赐给的自卑
它演的事太耍人
我永远都不敢睡
我永远都不敢睡
我永远都不敢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