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会小品剧本;明日之星

(音乐:新闻联播)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主持人XXX,欢迎收看我班“明日之星”选秀节目。今夜阳光明媚,今夜多云转晴,我怀着无比激动、冲动、以及骚动的心情为大家献上一幕精彩的演出。下月我校“明日之星”,每个班派一人参加,为此我们上至班长下至群众,那是积极地参与。初选了三人出来,今天叫他们来这儿见一个大人物。
(三人出场音乐:老版西游记片尾曲,三人分别以ABC代替,上场动作用红色娘子军出场时的动作)
A(四川话):哪个要来嘛,喊我来,不晓得我很忙所。
B:对嘛,还整得神秘兮兮的。
C:时间宝贵啊,哥!
主持人(语重心长般):过来我给你们说,这次“明日之星”我可是花了大价钱的,专门请了国际上著名的评论专家杨教授……
A(四川话):不会是板凳专家吧?
主持人(依旧语重心长):不要瞎说,你们可是我精心挑选出的三个表现最好的啊,待会可别给我丢脸啊。有没有决心?
ABC:有!!!
主持人:来,表一下决心。
B:洪湖水
C:浪打浪
A:一代更比一代浪!
主持人(欣慰):嗯…有决心,一旁呆着去啊,我先给杨教授打个电话。(拨号念出声3838438)
(幕后秘书女声:could you speak English)
主持人:小姐,我知道你会说普通话,请你说普通话好吗?
(幕后女声:靠,这你都猜出来啦,我是杨教授的秘书,我叫如花。
主持人:哦,如花小姐,你好你好,杨教授来了吗?
(幕后女声:来了来了,马上就到了)
主持人对三人以军训教官口吻说:整理着装!
(杨出场,赌神出场音乐起,向观众招手,突然摔倒,主持人去扶。)
三人:这咋还拜上了呢?
(扶起教授)主持人:教授啊,舟车劳顿,要不要到大城市富顺去歇息一晚啊?

杨:不用了,我下午还有个研讨会。
(主持人端水,将大拇指放水杯里。)
杨:你杂把手指放我杯里拉?
主持人(很无知):教授啊,这大冬天的,这水也不烫手,您趁热喝啊。
教授端起尝了尝:有点咸,先放这儿吧。直接开始吧,就。我把秘书叫上来。秘书、秘书、把我公文包拿上来。
(音乐甜蜜蜜起)
秘(女声,边走边说。以日本妇女之小碎步上场。):来了来了,教授,你的公文包。
(望着教授干咳)
杨:杂的?
秘:找准自己的位置,死鬼。(用手指戳杨头,将公文包挂杨脖子上,杨无奈起身。)
A(四川话)这教授脑壳被门卡了吧,这品位真高了点啊!
B:你知道什么,这是人家家教太严啦。
C:哎呀,大牌都有点小怪癖嘛,可以理解的。
秘(暴起):说嘛呢?(三人吓到,秘书意识到自己失态,故作淑女)说嘛呢,几个兔崽子说嘛呢?(转身娇柔)想当年老娘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人家人爱,花见花开的高档货色……(见杨做难受状,捂着肚子,大声说)杂的?
杨(委屈):胃疼。
秘:忍着!
A(四川话):这真是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秘:说啥呢,老娘告诉你们,老娘上辈子可是天使,天使知道吗,长两翅膀会飞的那种。
B:天使,呵呵,脸先着的地吧?
C:不是啦,肯定是抛上天三次,只接住了两次。
A;都一个意思嘛!
主持人:不要这样说如花姐姐,她只是美得很特别。
秘(跑到主面前极其温柔)还是这个小哥了解我啊,那我以后就跟了小哥你吧。
(杨咳)

秘(大声):咋了?
杨吓得坐到凳子上:喉咙疼…
秘(大声):忍着!(转头对主持人)小哥,你说我美不美啊?
(主持人极其无奈,秘书用头发拨弄,)主持人:这…这也许似乎大概是吧?
杨:够了,都别说了。(把秘书拉过来)我说不带你来吧,你说伤你自尊啦,带你来吧,看把大家伤的。
秘(撒娇):老板。
杨:哎呀,看你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脸吧,好啦,我要办正事了。
秘(做郁闷状):为什么我通往成功的路总在施工之中,女子无才便是德,我一定是太缺德啦。(蹬地,扭身,娇嗔)
杨:不管她,你们仨谁先来?
A(上前,扎裤腰带)教授好。
杨:先看下你的基本功,念段诗吧。(从公文包取出《黄岭礼赞》
秘(插腔):教授,你看他那熊样,还明日之星呢?
A:(拿倒拉,主持人提醒)当微风轻柔地托起一丝丝(shishi)晨雾(《黄岭礼赞》第一句)
杨:停停停,读一下四是四,十是十…
A:(照读,但平翘舌不分)
杨(不耐烦):好啦,下一个。
主持人:别啊,教授,这孩子还有才艺呢,让他展示下才艺吧。
杨:还有才艺啊,那就来一个吧。
A:那我来个啥呢?
主持人:就那个啥你擅长的那个你的眼的那个。
A:哦,我是你的眼是吧。那好吧,给个麦克呗。
(A手拿麦克唱《你是我的眼》前两句话)
主持人:别整那虚的,直接上高潮。
A:高潮啊,(惊爆)你是我的眼!

(教授倒,主持人拉住A,和AB一起程式化大喊教授)
秘:叫啥呢,看老娘的。(扑上去做口对口人工呼吸)
杨(教授惊起):哎呀妈呀,这嗓子也太突然拉,受不了啊。
(主持人推A到旁边):看你惹的祸,蹲下。(A委屈的蹲下,将两手互揣,像东北人。擦鼻涕。)小品剧本
主持人(帮杨整理衣服):教授啊,这是个意外啊,下一个肯定行。
(音乐猪八戒背媳妇,B屁颠屁颠上去。)秘:教授啊,上个是属熊的,这个是属猪的 吧!
(当B到教授面前,穿着不整)
杨:(楞)这农民工杂上来了。
B:杂嘛,瞧不起咱农民工所。
主持人:叫你穿戴整齐点,一上来就给我丢脸。教授啊,这孩子可是岗岗的文艺青年啊,就是有点不修边幅。
杨:好,那也先来点基本功吧。
B(拿着《黄岭礼赞》就读,教授直接喊停两人僵持)
杨:你来个”灰化肥发黑…”
B:(没等教授说完就开读,很大声激动地)灰化肥….
杨:停!下去!
B:下去就下去.
主持人(拉住B,向教授):教授,再给个机会吧,孩子小,不懂事。快展示才艺。
杨:好,就让你展示下。
B:那我给大家来个电视推销(从鞋子里抽出鞋垫,举起)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垫什么鞋垫长什么脸,垫宇宙牌鞋垫,要脚不要脸。(激动)不要七八十,不要五六十,只要九块九…
(主持人连忙拉住,最后将鞋垫拍在B的嘴上,B转过身去向教授)
B:教授,怎么样?
杨:这还行呢?下去吧。
B:这都不行啊。(生气把鞋垫往后丢,正打在蹲着的A脸上,A应声而倒,口里直呼宇宙牌)(B缠着教授,秘书和主持人分不开,秘书直叫放开我老板啊)
杨(惊恐):保镖!保镖!

(《上海滩》起,保镖上场,跟小沈阳“大明星”里那保镖一样)
(保镖直接将B扛出去)
主持人:教授,这不会出事吧?
秘:放心吧,这常有的事。
杨:对啊,死不了的马上就来啦。
(保镖拉着B,B一脚托在地上。音乐响起《二泉映月》(B坐登上,手不停发抖)
(主持人踢了踢躺在地上的A“起来,别给我装死”又走到B旁:抖啥啊,就知道丢脸。
B(有哭样):我没抖,只是手有点哆嗦。
秘:忍着,想手都抖不了是吧?
杨:下一个。
(C呆望B,突然拔腿就跑。主持人急忙抓住)
秘:呵呵 来啦还想走啊?
(保镖跑到C旁,轻拍其肩膀。)
C(向主持人):大哥,这都玩命啦。
主持人:没事,买有保险的。
C:人死了保险有啥用啊?
主持人:放心,顶多他那样(手指B)
C:植物人也不行啊
杨:小朋友,放心哈,保镖一向是以德服人的。(B此时大哭)你看他被感动得(指着B)
C:真的吗?
主持人:这个是彝族同学,听说他汉语都是大熊猫教的 。
C:(哆嗦)当鸟儿的欢歌回荡在竹林山野(《黄岭礼赞》),怎么样?(很期盼的眼神望向教授)
杨:很好,接着。
C:黄岭,请允许我诗意的……(打嗝)打个嗝。

主持人:教授,别怕啊,他这在整理磁盘碎片呢。
杨:原来如此,看来你还挺有潜质啊,来你的才艺吧。
C:给你们唱首抒情的歌吧。[收破烂,我们专收易拉罐,易拉罐,每个只卖一角二…](收破烂之歌以《I believe》之调)
(未完)秘:妈呀,要这也能上,那我也能上。(边说边推开C,并且脱衣脱发。)
杨(惊奇):您贵姓啊
秘:免贵姓余名则成
杨:哎呀妈呀,这都潜伏我身边多少年啦
秘书(余则成,男声。很屌):诗歌是吧,我也行。看好啦,你一个二个的。
“老夫聊发少年狂,喜羊羊,灰太狼,千骑用康王.”
杨:你在这鬼扯啥呢?
余(秘):我也觉得不对哈,重来。老夫聊发少年狂,治肾亏,不含糖。相顾无言,洗洗更健康。
杨:什么乱七八糟的,强烈反对广告之中插入诗歌,据你刚才的,我可以给你改一下。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擒苍带着则成去放羊。
余(秘):好啊,你敢骂我是羊。
杨:好啦,别糟践人羊啦。我说你是牧羊犬呢!来你的才艺吧。
余(不恚)跳个舞给你看
(当余向后仰,仨人齐呼这是人腰吗。余坚持不住。)余:保镖,快啊,我的腰。
(保镖上搂住腰,两人惬意。摆出泰坦尼克号好的经典动作,音乐起。)
(数秒后)主持人:这少儿不宜啦,导播,这段掐了别播哈。.
杨:好啦,下面我宣布…(众人齐拥)本次选拔合格的是全不和格。
主持人:全部合格啊,太好啦。
杨:我说的是全..不合格。NO body music..
(齐跳舞,最后以千手观音结束)
THE END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