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岭2》解说文案_寂静岭2——当浓雾不再笼罩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 法国| 加拿大恐怖/悬疑/惊悚电影《寂静岭2》,于2012年上映,由迈克尔·巴塞特导演,迈克尔·巴塞特编剧,影片讲述了希斯·曼森和他的爸爸克里斯托弗·席尔瓦在外面逃命已经多年了,但是曼森却总是不明白那些对他们造成危险的东西是什么。在自己18岁生日的前夜,他们父女俩最害怕的东西制造了一场灾难,克里斯托弗·席尔瓦也神秘地失踪了。在那场事件中,曼森发现自己的身份是伪造的,而自己对从前的回忆也成为了梦魇。  在父亲失踪的家中,有一条留在墙上的留言,这条留言,把她带回了寂静岭。回到寂静岭之后,有人告诉希斯·曼森,她就是那个命中注定要来杀光所有梦魇和怪兽的人…。
《寂静岭》系列无论在游戏还是电影界口碑都非常一流。当电影第一部票房口碑双丰收的时候,续集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那时候的狮门公司还是一家良心电影公司,手头上全是重口味内涵电影,画面刺激故事深邃,风头一时无两。那时的他们也许没有钱,全是点子和质量,每一个编剧与导演与监制都本着“就算赔钱我也要拍爽片出来给观众看”于是乎,那个年代我们有《电锯惊魂》系列,《怒火攻心》系列,《惩罚者》《异次元杀阵》系列等精彩CULT片,也有最近大红的《暮光之城》《饥饿游戏》这样的青春动作片。我也挂着‘狮门是现在做电影的良心’这个口号膜拜了很久。直到看完《寂静岭2》。    《寂静岭2》是那种你怀着“虎父无犬子”的心态走进电影院却骂着“你妹啊!坑爹啊这是!”出来的那种电影。虽然说故事承袭《寂静岭3》的游戏,但与游戏哪里有一丝一毫的干系,只不过是借用了几个游戏的人物和‘寂静岭’的初略设定(几个怪物和大框架),讲的还是老美那一套喜闻乐见的恐怖故事。    西方的恐怖电影是一种赤裸的恶心人。西方电影制作者对‘恐惧’二字的理解仅仅停留在‘够了,太恶心了,快他妈拿开!我要吐了’那种程度上。而《寂静岭》系列用一个西方外壳讲了一个东方式的故事,所以游戏才能大受推崇。它不只是讲述了‘对抗邪教’,还陈述了每一个人心中的阴暗与恐惧,人性的矛盾与折磨。寂静岭指代了每一个人的愿景与欲望,一方面是寂寞,一方面是扭曲。在游戏里,能进入寂静岭的人皆备这两种特质,而主角们也同时会在这两种特质之间备受煎熬。简而言之,寂静岭就是个揭伤疤的地方。    游戏中的恐怖形式是心理式的,其中所有能打的怪都只是点缀,跟着剧情走,你会发现吓到你的不是那些扭曲的怪物而是主角深邃的内心。那种无止境的寂寞与负罪感缠绕着每一个玩这个游戏的人们。倒是对抗邪教什么的早已不是重点。大家关心的是,他为何如此悲伤/压抑/寂寞/痛苦/梳离?    而这样的游戏到了老美手里就成了神女千里救父,顺便秒杀一切打酱油的人。拍的赤裸浮夸名目张胆。很多电影为了突出主角的强大,一路安排小BOSS给主角秒杀。可是《寂静岭2》连大BOSS也要被秒杀,是不是做BOSS的命运太悲惨了些。    电影用了大量的游戏元素来拉拢玩家观众,但是这些元素除了让人觉得“哦,挺有想法”之外,几乎可以说是拖累了整部电影的节奏。(比如一些第三人称游戏视角的拐弯,查看地图,逃脱,调查等动作)而且单一主线的叙事风格导致电影整体接近无聊状态,总在“这怎么开始的?”和“这就完了?!”的疑问中徘徊,让人不知所云。    最悲哀的是,这部电影结尾出现了《寂静岭:起源》中的卡车司机,这分明是告诉你“哥们儿,咱们续集见!”我琢磨着按照着直线下降的故事质量,下一步会无聊到什么形态上……看来继《生化危机》之后,又一部经典恐怖大作将毁于老美之手!    浓雾中,寂静岭总是冷笑着等待着下一个来者    当神秘变得赤裸    当人性变得浮夸    压抑的恐怖变得堂而皇之    西方始终不理解东方隐逸的美感    就像《寂静岭2》一样    悬疑片变成了尖叫片    《寂静岭2》给我们的启示:    1、任你在游戏里如何重要,改编成电影都会打酱油    2、作为比女主角漂亮N倍的配角,只能享受超级龙套待遇    3、原来重口味的护士们都喜欢玩“123木头人”的游戏    4、西方有种东西叫驱魔圣物,中国叫照妖镜    5、在老美的电影里,‘设定’这个东西往往不受重视(一旦受重视了这部电影成功一半,参考卡神(詹姆斯卡梅隆)一直在做的事情)    6、没有悬疑的恐怖片绝对堪称世界第一无聊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