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之苦3》解说文案_山田洋次的《家族之苦》系列电影

作者:吾爱影人

日本喜剧/剧情电影《家族之苦3》,于2018年上映,由山田洋次导演,山田洋次 平松惠美子编剧,影片讲述了和第1作暮年离婚、第2作无缘社会不同,第3作的主题定为“献给主妇的赞歌”,中心人物是由夏川结衣扮演的,一直以来认真料理着家事的平田家的女主人;而电影片名则是向成濑巳喜男于1953年拍摄的描写女性生存状态的影片《愿妻如蔷薇》致敬。导演指出:“家庭主妇这样一个职业是如此的辛苦,且对于家庭来说她的存在又是如此的重要”,在此之上“因这个主题带有一定的分量,所以想切实抓住这一方面,创作出生动而又耐人寻味的喜剧”。
这可能是个奇迹:日本导演山田洋次在85岁高龄时,推出《家族之苦》,然后一年一部,这个系列电影,迄今已拍摄了三部,而且,还有持续拍摄的势头。要知道,《寅次郎的故事》,他拍摄了48集。我最先看过他的电影,还是30年前的《幸福的黄手帕》和《远山的呼唤》。这是一个创作力旺盛的导演。不要以为,这部系列电影,聚焦一个家族,其实,“家族”就是“家庭”,一个普普通通的日本家庭。我们去看看它的成员:70多岁的老爷子平田周造、太太富子、大儿子幸之助、大儿媳史枝、女儿成子、女婿泰藏、小儿子庄太和他先女友后妻子的宪子……山田洋次驾轻就熟,把家庭中的成员,刻画得如此个性鲜明,以至于我们闭上眼睛,他们一个个鲜活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老爷子任性、固执,还常常喝得醉醺醺;老太太逆来顺受,近来激发写作的热情;大儿子在公司任职,时常出差,脾气火爆,常和老爷子、妻子拌嘴;大儿媳强势、能干,操持着这个家的里里外外;女儿咋咋呼呼,是一个注册税务师;女婿靠妻子吃饭,搞笑,说话总不合时宜;钢琴调音师的小儿子,稳重,家庭的黏合剂;小儿媳是一个护士,善良、温柔……《家族之苦》是喜剧,但山田洋次制造着“苦”味:老爷子高高在上、颐指气使,让老太太生出不满;大儿子总认为自己赚钱养活家人,轻忽了妻子家庭主妇的重要职能,使妻子顿生委屈和怨恨;女儿和丈夫吵架闹离婚是家常便饭;就是兄弟姐妹之间,也常有意见难合之时。假如你以为这是一部低沉的电影,那就太不了解山田洋次了,他制造着苦,但更在“苦”中,让你品尝甜,品尝笑,品尝乐,品尝你永远羡慕的大家庭的温暖。《家族之苦》是庶民剧,山田洋次向来擅长把镜头对准普通民众。和其他导演不同,他记录现实生活,绝不是自然主义的照搬照抄,人物总有夸张的喜剧表演特色;他重生活细节,琐碎、真实,但电影不是平铺直叙,总有一个戏剧性的内核存在。《家族之苦》第一部,当全家人按部就班地生活着,老太太突然向老爷子提出了离婚要求;第二部,全家人正为老爷子安全着想,考虑如何让他放弃开车时,老爷子高中同学之死,扰乱了他们的生活;第三部,因小偷闯进他们家,大儿子过分的话,惹得大儿媳负气离家出走。每一部,寄托在大量生活流的节拍上,都有一个重大事件呈现,围绕这个事件,人物、叙事,妥帖有致地走向最终结局。山田洋次在《家族之苦》中,每一部都会安排家庭会议,而且总在紧要关头,这似乎是一种程式。第一部,讨论老爷子老太太离婚问题,因女婿的冒失,老爷子昏厥过去;第二部,讨论没收老爷子驾照问题,老爷子留宿在家的老同学突然死亡;第三部,两次讨论大儿媳出走问题,一次探究出走方向,一次研究不回归的结果。很有意思,每次聚会,都要预订外卖——鳗鱼饭。第一次,鳗鱼饭送达,老爷子去了医院;第二次,死了人,谁有心思吃鳗鱼饭;第三次,大儿媳在大儿子的诚恳道歉下,回到大家庭,全家人终于快快乐乐享用了一顿鳗鱼饭。让人不得不佩服,如此重大事件的化解,却在和风细雨中进行。第一部,大男子主义的老爷子,在当时还是小儿子女友的宪子劝说下,向老太太真诚道白:“结婚45年来,能和你在一起,真好。”引得老太太当场撕毁离婚申请:“能听到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我会陪你一辈子。”第二部,原本不愿送老爷子老同学最后一程的家人,最后齐齐聚集在火葬场,老爷子“这个家崩塌了”的感叹变成了“好幸福”的赞叹。第三部,大儿子在小儿子的规劝下,鼓起勇气接回妻子,他对大家说:“我曾说过,我真是受够你们这帮家人,现在,我撤回这句话,这次多亏大家,才撑了过来……”毫无疑问,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