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不可摧》解说文案_美式抗日片《坚不可摧》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传记/剧情/运动电影《坚不可摧》,于2015年上映,由安吉丽娜·朱莉导演,乔尔·科恩 伊桑·科恩 编剧,影片讲述了故事主人公Zamperini是美国加州意大利移民的第一代后裔。从小他就精力旺盛,加入学校田径队让他远离了街头的打打杀杀,体育天赋让他破了一些纪录,但更惊人的是,他入选了美国奥林匹克代表团,去参加了1936年在纳粹德国举办的柏林奥运会,并受到了第三帝国元首希特勒的接见并与之握手——尽管他的五千米成绩仅为第八。  后来美国加入二战,Zamperini应征入伍成为了空军的投弹手。执行过几次成功的任务后,他的战机不幸在一次搜救任务中坠毁在了大海中央。他和幸存者们带着伤痕爬上救生筏,在鲨鱼们和烈日的伴随下,在饥渴和绝望的折磨下,在海上漂浮了47天,终于有人把他们救起——结果是日本海军。Zamperini又在战俘营里被不断虐待,直到战争结束,他仍然要面临“创伤后压力症侯群”对他的精神折磨,好在他还有关心他的妻子和福音传道者Billy Graham的帮助。。
对于中国观众来说抗日题材的影视剧再熟悉不过了,而这部美式抗日片是美国的主旋律吗?美日两国关系本来就非常微妙,不知道其它国的观众反映如何,对于抗日影视剧烂熟于胸的国内观众,可以说这部抗日电影小菜一碟、平淡无奇,或许这片根本就没有必要拍摄,把珍珠、阿甘、少年等剪几段过来,再配个音就可以出炉了。原版小说叫做《坚不可摧:一个关于生存、韧性和救赎的二战故事》,从这个标题看出有生存、韧性和救赎三个命题,少年派可能对应的是生存,长跑、战俘营对应韧性、励志,关于最后的救赎却一带而过,显得简单了,热闹过后突然就结束了,有头重脚轻之感。今年角逐奥斯卡的本片和《美国狙击手》同是战争题材,一个是抗日,一个是反恐,都有表现救赎的内容,挖掘的深度都不够。影片主人公路易坚不可摧的应该是他坚强的意志,坚强意志在顺境中并不能充分表现出来,必须是常人无法忍受的“摧”,影片中如何来摧主人公的?因孩童时期的调皮捣蛋,被社区定性为坏小孩,给童年的心灵罩上了阴影,对于幼小心灵摧残应该是残酷的,但影片描述不清楚效果欠佳,其实被小伙伴欺凌的意大利面条有一颗倔强的心,比如长跑运动需要坚强的意志力,不能把这归结为摧,执行轰炸任务、飞机失事对于一个军人来说也不是摧,至于47天的漂流,确实没有多少人能够挺过,非一般意志力无法熬过,影片花了较长的篇幅,但这已经缺乏新意,无法引起观众的兴趣,所以,影片重头戏应该是被日军俘虏后战俘营里遭受的身心折磨,以此衬托其意志的顽强,而影片几乎进行到一半的时间才被俘,恰恰是在挖掘战俘营里身心是如何遭受摧残方面欠火候,皮肉毒打、羞辱外也无其它新意,整个战俘营就鸟人一个十恶不赦的牢头加害主人公,本来鸟人升迁被调走,刚刚松一口气,简陋战俘营被炸,主人公和伙伴们又跟着来到鸟人升迁后管理的豪华集中营,“我吃定你了”,整个集中营里鸟人只欺负主人公一人,也只有鸟人一个虐待狂。战争结束后路易在长达几年时间里借酒消愁、选择逃避,随着战争的结束,再没有人加害主人公了,可是自己无法面对现实,战场上要战胜敌人,最终还要战胜自己,经过创伤后遗症的康复,他选择了宽恕仇人,放弃了仇恨,进而与加害人“相逢一笑泯恩仇”,而鸟人拒绝和他见面。  如国产剧一般用调侃的方式描写战争题材的电影国外也有先例,最知名的《虎口脱险》可为一例,但是调侃要有个度,还要有个量的控制,如果大多数该题材的影片都一个味,比着把调侃往死里搞,必然引来观众对影片的调侃。日前,驻日大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日媒体对国内“神剧”也有报道,日本国内很多民众都知道,他表示不赞同这种影视剧的制作方式,认为还是应该以一种严肃的态度对待,用这种方式来描述抗日战争,是不妥的。如果说这种方式不妥,较妥的方式在哪里?需要影视者们去探究,相比国内“神剧”本片制作方式相当妥了。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