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房子》解说文案_《寂静的房子》:real fear in real time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 法国惊悚/剧情/恐怖电影《寂静的房子》,于2012年上映,由克里斯·肯蒂斯 劳拉·刘导演,古斯塔沃·赫南德兹 劳拉·刘编剧,影片讲述了萨拉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这一天晚上,她和自己的父亲来到自己家位于湖边的小屋里打扫卫生,并做一点修葺的工作,因为这间位于湖边的寂静的小屋即将被出售。到了凌晨,萨拉的父亲在一阵奇怪的声响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萨拉一个人在黑暗中摸索。  这间湖边的小屋与世隔绝,没有电话、没有网络、手机没有信号,而且只有一扇通往外面的门。随着夜越来越深,各种离奇的声音和不详的事件也愈发地密集起来。而萨拉,只有慢慢熬过生命中最恐怖的88分钟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是否能发掘隐藏在小屋的恐怖秘密、并安然迎接翌日晨光呢?。
《寂静的房子》(美版):翻拍自2010乌拉圭同名电影,最大看点莫过于“一镜到底”,而一镜到底意味着影片正片实际时长等同于片中故事的历经时间,对观众而言是一种近乎100%实时的身临其境的观影体验(前提是中途不上厕所/[得意]),因而原版的宣传语叫做real fear in real time。说到一镜到底,这部电影并非首创,2001年的《俄罗斯方舟》就已经在电影届惊艳了一把。这种本身就极具实验与冒险精神的电影,创作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对影视作品而言,剪辑完全是二次创作,重要性堪比拍摄,这也是为何众多导演为了获得最终剪辑权而不惜与制片方或出品方撕破脸面。对剪辑的过度依赖,电影镜头越来越短平快,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的长镜头就显得尤为稀缺。影史上不少电影都贡献了很精彩的长镜头片段,而将一部电影“一镜到底”,也可以看作是某些导演长镜头情怀的极致发泄。一镜到底难在哪里?稍有影像拍摄经验的都知道,即便是拿个DV拍个学生作品,只要按下了录键,任何失误都会早就一个废镜头的诞生,更何况分工更专业繁杂、商业与艺术要求更高的电影。要在不间断的一个多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内,一次性把一部电影的演员走位表演、摄影、灯光布景、收音等全部兼顾,流畅的走一遍,是个需要极强现场掌控、部门协作力的工作,不是所有导演都有魄力尝试的。回到《寂静的房子》,这是一部惊悚片,发生在相对密闭的空间,主要场景以暗调为主,角色也很少,大部分戏份集中在女主角身上,这些设定应该也是为了最大限度的降低拍摄规模与难度系数。场景与人员的精简可以尽可能的掌控流程,女主角几乎不离手的一盏灯也经常性的充当了为演员打光的角色,摄影机也基本全程跟拍女主角,方向角度的变换靠一台斯坦尼康也可以搞定(开场时,从人物头顶俯拍转为常规跟拍,应该需要器材的变换,画面有几次明显的抖动可以看得出来)。拍摄虽然主打女主角,但镜头运动、前后景的运用还是花了不少心思,尤其女主角在草丛狂奔的段落,恍惚间有点MV的错觉…总体来说,拍摄很成功,几乎不会留意与一般经过剪辑的电影有何区别,非常的流畅。(ps 片中由于关灯出现了画面完全黑场的情况,有机会在这里进行镜头切换,因而在实际拍摄时是不是做到了真正一镜到底,我保留意见)作为惊悚片,这部电影倒没怎么吓到我,不知是平时偏爱此种类型阅片过多以致免疫,还是过于关注一镜到底这个看点了,觉得惊悚效果略显平淡。另外一个小亮点就是影片结局会有意外,虽然也是欧美惊悚片常用的套路,但具体如何就不再剧透了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