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解说文案_《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化蛹成蝶 体面告别

作者:吾爱影人

德国| 美国动作/冒险/科幻电影《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于2015年上映,由弗朗西斯·劳伦斯导演,DannyStrong 彼得·克莱格 编剧,影片讲述了施惠国现在爆发了全面战争,凯特尼斯·伊夫狄恩将在最后关头对峙斯诺总统。在盖尔、芬尼克和皮塔等好友的陪伴下,凯特尼斯和十三区的小队一起为了解放施惠国的人民而冒险抗争,并且策划暗杀越来越执迷于杀死她的斯诺总统。凯特尼斯将面对致命陷阱、劲敌和道义上的选择,而这些挑战都不曾出现在饥饿游戏的竞技场中。。
在我看来,《饥饿游戏》系列电影最成功的地方在于用一种浅尝辄止的方式,告诉我们一个反乌托邦的故事。也许你会说太肤浅、不深刻,但对于电影本身而言已经完全足够。毕竟,它的定位是青少年题材的商业大片,最大程度上攫取票房自始至终是它的第一要务。 作为系列的终结篇,《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并不像《霍比特人3》或者是《哈利·波特7(下)》那般简单的概括为一个字——“打打打”。它将故事发展所需的大规模战役一笔带过,影片所谓的大场面镜头仍然是局部为主,即凯特尼斯、盖尔、芬尼克等组成的451突击小分队以首都凯匹特为竞技场进行的另一场“饥饿游戏”而已。 这段戏比较令人深刻的是451分队在地下管道与变种人一战,尤其是变种人在暗、451分队在明的悬念感与惊悚性处理的比较好(反正前期我是不时闭下眼睛,但仍被变种人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片中的变种人有点像”“生化危机”或“僵尸世界大战”里面的丧尸,攻高、速快、致命,更头疼的是怎么也打也打不完,唯有撤退这一条路可走。颇具人气的大帅哥且没来得及度新婚蜜月的芬尼克便很悲壮的战死于此,令人惋惜。 与无甚惊喜的动作戏相比,该片依旧延续强烈的政治隐喻,甚至提升到残酷血腥“权力的游戏”,施惠国总统斯诺与反叛军首领科因也从相互间的阳谋对峙转向了阴谋诡计,从洗脑式电视宣传与反宣传升级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暴力革命。在这里已经看不出正义与非正义之分,有的只是为了达到政治目的不惜滥杀无辜、血腥屠城。 一直以吉祥物、政治玩偶身份亮相反叛军的凯特尼斯,将她的最后一支箭由斯诺射向此时已成为施惠国临时大总统的科因。凯特尼斯犯下弑君这等大罪,其妹妹被科因下令“误炸”而亡是导火索,科因为了巩固统治地位打算除掉自己是直接原因,而看清科因的本来面目才是凯特尼斯作出上述决定的根本原因——科因和斯诺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施惠国的未来也不过是换汤不换药的另立他人统治罢了。 套用历史教科书的话就是,“以一个剥削阶级统治代替另一个剥削阶级的统治。广大劳动人民仍然处于被剥削被压迫被奴役的地位”。 凯特尼斯这一箭,既宣告了施惠国极权主义的终结,也宣告了自己不仅仅是只会耍弓舞箭的政治傀儡,而从精神上真正走向成熟,完成了从凡人到英雄的转变。 顺便说句,从凯特尼斯的几位伯乐反应来看,如导师黑密曲、游戏设计师哈文斯比并没有感到过于意外,这也是说明科因虽然从始至终一直在利用凯特尼斯,但最后还是没能之真正了解她。 令人稍许遗憾的是,凯特尼斯、皮塔和盖尔之间的三角恋处理的较为潦草。如果说前几部把“为何说皮塔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铺垫的还不错,那么这部戏无论是盖尔“被复仇焰火蒙蔽了双眼而疏远了感情”,还是凯特尼斯最终选择了皮塔都让人不太信服,如果非得勉强找个原因,可能就是“找个你喜欢的人,不如找个喜欢你的人”。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