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解说文案_《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 》:吉祥物的尊严

作者:吾爱影人

德国| 美国动作/冒险/科幻电影《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于2015年上映,由弗朗西斯·劳伦斯导演,DannyStrong 彼得·克莱格 编剧,影片讲述了施惠国现在爆发了全面战争,凯特尼斯·伊夫狄恩将在最后关头对峙斯诺总统。在盖尔、芬尼克和皮塔等好友的陪伴下,凯特尼斯和十三区的小队一起为了解放施惠国的人民而冒险抗争,并且策划暗杀越来越执迷于杀死她的斯诺总统。凯特尼斯将面对致命陷阱、劲敌和道义上的选择,而这些挑战都不曾出现在饥饿游戏的竞技场中。。
青少年电影的死穴之一,是如何让眼界和能力都不够成熟的青少年,合理地参与到宏大叙事当中去。不同的作品,有不同的解决方案。《暮光之城》以多角恋爱情为主线,家族斗争退居一旁,为小格局做点缀;《分歧者》的青少年主角天赋异禀,具有超能力,足以凌驾于成人社会的法则和科技之上;《移动迷宫》索性赋予青少年以成年人的成熟心态和精锐身手,当然这跟卡司绝大部分是男性密不可分。 以上电影,都只是绕过了矛盾。纵观好莱坞最卖座的青少年电影,只有《饥饿游戏》的解决手段,未必最具娱乐性,却是最诚恳,最脚踏实地的,一点也不投机取巧地将青少年主角与宏大叙事焊在一起,没有使诈。片中包括凯妮丝在内,都是典型的十几二十来岁的青少年形象。他们难以摆脱脆弱、敏感、多疑、冲动、内疚、歇斯底里和反复无常等情绪的侵扰,他们身上具有每个人青葱岁月时的人性弱点。今天在影厅,听到有年岁较长的观众低语,怎么看不懂了。这太正常不过了,脱离了那个年龄段太久,便很难进入他们的思想,理解他们那些细碎复杂的情绪从何而来。因为在饱经世事的中年人眼里,那点小情绪本就该一挥手抛诸脑后,絮絮叨叨推心置腹半天,是不可思议的。但别忘了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十几岁的年龄段,鸡毛蒜皮,在我们心里都曾上升到不共戴天、生死存亡,《饥饿游戏》没有回避这一点,只要你还不太老,就不难体会一群心智尚在发育的孩子遭遇背叛、质疑、指控、情变和生死抉择时的惶惑难安,以及他们赖以渡过难关的勇气。 整套《饥饿游戏》最聪明的地方在于,没有让凯妮丝这只燃烧的嘲笑鸟,像《V字仇杀队》,《撕裂的末日》,《黑客帝国》那些成人反乌托邦电影的主角一样,单枪匹马,长驱直入,力挽狂澜。这让影片回避了绝大多数可能出现的难以服人之处。从一开始,凯妮丝在这场变革中的定位就只是一个精神领袖,一个鼓舞叛军人心的图腾和吉祥物,而不是一个女战神。她的弓箭技能,也仅仅在游戏中脱颖而出,在电视讲话时的作秀手段,以及装上爆炸头狙杀几个敌人而已,她的武力值不高,也不需要高。战斗计划的制定,冲锋陷阵,游击破坏,政治和公关伎俩,这些都交给有能力者足矣。 从这部终结篇可以看出(以下有剧透),作为主角的凯妮丝,由始至终担任的是旁观者的角色。即便那举世震惊的凌空一射,也出自两个权欲望熏心的成年人之间的博弈。她射出了那一箭,将一切悲剧扼杀在摇篮里,更为自己摘下了吉祥物的头套,换来了解脱。在此前,她一直是成年人的掌中玩物,生和死都被双方拿来大做文章,作为公关炮弹。在狙杀斯诺总统的长途跋涉中,编剧也从来没打算把她塑造成一个团队领袖、战斗英雄什么的,即便她继承了指挥权,在遇险后喊出“所有人都安全吗”的那个也不是她。凯妮丝为推翻一个残暴政权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我们更关心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她战胜了自己的惶恐、踟蹰和懦弱,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人(私认为结尾的孩子画面不可少)。 这是一部难得的女权电影,尽管你们可能觉得这说法很扯。大家印象里的“女权动作片”,往往有个身手灵活的女英雄,《古墓丽影》,《生化危机》,《特工绍特》什么的,她会穿着紧身衣劈着叉踢翻一大堆男人。那是一种误解,作为一个群体在体能上弱于男性的女人们,用打斗战胜男人,表面上讴歌了女性的力量,其实是一种取悦男权视角的伪女权。相比之下,凯妮丝不需要表现出比男人能打,哪怕斗僵尸时要靠队友救助,突击总统府时全程挨炸,也没有什么可耻的,这个坚强的女孩以良心、人道、同情和公义为导向,尽最大努力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即便没有杀死一个治安官,我们对她的敬佩也不会少半分。表姐大人粉丝遍天下,年纪轻轻就问鼎奥斯卡,听她在艳照门事件后的公开发言,有理有节,掷地有声,令人肃然起敬。她无疑是一个真正懂得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拥有什么样的社会权利和公共义务的当代女性,外表娇柔,内心十分强大。她所饰演的凯妮丝,也是这样一个杰出的女性——虽然大部分时间只作为吉祥物,受尽摆布,却散发出那些卑劣和软弱者无法匹敌的人性尊严之光。(文/方聿南)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