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大劫案》解说文案_【黄金大劫案】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喜剧/动作/剧情电影《黄金大劫案》,于2012年上映,由宁浩导演,邢爱娜 何瑞睿 编剧,影片讲述了一个小混混在阴差阳错间卷进一桩劫金大案,生死命悬一线,疯狂一触即发⋯⋯  为了八吨神秘黄金,混世小太岁、金镖十三郎、满洲第一影后、代庖神父、富家千金,各类人物粉墨登场; 日本侵略军、外国公使、野鸡军团、神秘剧组、黑心包租婆,各方势力虎视眈眈。谁敌谁友?谁明谁暗?谁生谁死? 在一个重兵把守,炮弹都炸不开的金库里,八吨黄金如何被劫走,成为最大悬念。。
这是一篇非常不客观的观后感这是一些我零星的顽固记忆请先想好是否愿意看一堆废话接下来,如果您还想听,我便直接讲下去。 知道宁浩这个人很早,上大学的时候同屋女孩儿好像帮他女朋友拍过作业。还没从梦开始的地方毕业的,这哥们似乎就红了。尤其记得【疯狂的石头】回到标放做交流时的情景,影片刚开始的时候大概整场只有三分之二人,随着剧情推进,跑进放映厅的人越来越多,有的还捧着刚从星星食街买的煎饼果子。我是在包世宏的金杯舔上“别摸我”时落座的,所以其实很多年我并不知道开头还有宁浩客串男科大夫爆别人菊花的那一段。如果不是当时用过的手机后来被偷,没准我现在还能留着那条同学召唤我去看片儿的短信,内容颇言简意赅:“标放速来,这片好笑!” 黄渤和我是同届,军训的时候就打过交道。因为小型车祸脚扭伤不能操练,我和另两个也有伤情的同学被分配去训练基地的广播站,负责每天在饭点给大家放放曲。两个礼拜的日子,我们手中就只有一盘卡带,在莫文蔚【盛夏的果实】听到第246遍的时候,大家终于觉得这样不是个办法。三个臭皮匠不知道怎么岔了筋,就想起来可以搞个唱歌送祝福的歪点子。就是在每天的广播时间,找个人来亲自唱首歌给想送的人听。黄渤是来的头一个人,因为他是我们广播主播的班长。忘了当时他唱的什么,我只记得他来的时候手里还拎着刚从水房接满热水的水壶,以及他其实也是最后一个参予这个不靠谱环节的人。。。 再次接触黄渤,是那时候电影学院的学生会预备闹一个校园歌手大赛。头一届我们是比照春晚的规格在准备的,造型赞助,舞美设计,服装服饰,一彩二合灯三总彩。那一个多月,好像就没怎么睡过觉。舞美准备的差不多了,作为导演的我想起来,MD我们没主持啊!于是急中生智想起在学校里现找吧,都是学艺术的,最不济表演系也能有一票踊跃报名的吧。后来来面试的都不怎么合格,就一个女孩还凑合,男主持却依旧无下文。又是黄渤,我想到他同班提过他经常在外面接活动主持的活,于是要了电话。打过去说了几句,哥们就答应了,下午就拎着自备服装来看。现在回忆,那时候幸亏有他,因为最后比赛手工计票忙不过来,黄渤被我一次又一次的推到台前求他随便干点什么拖拖时间。哥们讲笑话唱歌热舞(好像跳的还是郭富城的某曲。。)全活儿耍完了,我们的比赛分数终于终于出来了。 总之回忆那一晚,场面热烈,真就像是煤老板砸钱弄的拼盘演唱会似的。后来校领导似乎对学生会的几位负责人提出了批评,说弄的太商业。这个中缘由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和黄渤就此没机会碰面。再见就是头一段提到的石头的学术交流了,大荧幕上哥们甩着地道的青岛话:“牌子!班尼路!” 这二位是我的过去有过真实交集的人,几年光景里各自风生水起。2012年他俩又合伙整了个《黄金大劫案》,机缘巧合下在三月的某个下午我有幸提前目睹了这片的毛坯。没有调光,没有字幕,生效处理还停留在乱七八糟的同期声拼贴阶段,特效公司的演示动画加在其中,大场面你只能看个将就。楞是这么个刚刚定剪的版本,居然看的人好唏嘘。 青春和成长是一个何其二逼的标题,长大成人的过程就是不断的失去失去和再失去。马塞尔·普鲁斯特再牛逼也只能追忆似水年华,村上春树声势喧嚣的日子,挪威的森林大概也距离他几百万光年开外。宁浩没有废话,一口气毁了小东北的前半辈子,留下他的后半生在黑白默片中找余温。难怪片尾曲要找一著名老嗓来唱,提醒观者亮灯前再抓紧最后的一两分钟伤感,出了影厅还得装那个无坚不摧的自己。 年纪越大越清楚愤世嫉俗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横冲直撞的伤疤如今穿长袖都遮掩不住。青春是特别大尾巴的一家伙,他提脚一路呼啸而过,别说抓住,你连追上看清楚它屁股长什么样的机会都没有。当然这是因为曾经的曾经太挥霍,那些个错的人和蛋疼菊紧的事儿,当时我们没人会意识到那是在虚度光阴。 两只叉子掰成的玫瑰太煽情,好女孩儿注定都会爱痞子,可惜痞子通常不是留个念想就是留个孽种。荒烟蔓草的年头,多少红颜为傻逼,姑娘们成了孩儿妈事后想想,只叹当时太年轻。富家千金何尝不是幸运的,她在荧幕里头,他在荧幕外头,拷贝转动,他注定想她以后的年头。最好的时光,我们往往不珍惜,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活着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从来不知道有人会离你而去,有人会讨厌你,甚至有人会恨你。直到一些人彻底离开了自己的生命,一些人对自己嗤之以鼻,坍塌的小世界你只能抉择把它甩掉。那缘起自饱满的细胞,8倍速的新陈代谢和37度2的热血,纷纷凋零,纷纷远去。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世界也更无奈,若干年后还是会依稀记起对废墟下某部分的留恋。 时光不能倒流,幸好宁浩依旧在拍电影。黄渤长的成熟,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石头里那个样。道哥在簋街的鸡煲依旧是这些年最爱去的饭馆。《黄金》的男女主角都换了新人。现实要我们学会稳妥的过日子,曾经伤的不轻也害人不浅,过去那个不闹不满意的主儿早已云淡风轻。有些人偶尔会从心里掏出来想一想,比如一个在脚腕上纹了纳木错藏文的姑娘,比如一个笑起来有点坏的男孩,比如那只夜夜陪我睡的白猫,比如没来得及和他好好聊聊天的姥爷。我很想你们,但我只能细细的把你们收回心底。 宁浩的新作,观感乱七八糟,那些年的日子根本也没办法理出头绪。这算不算成长?应该算吧,至少依旧头朝前方,相信所有的一切皆会清晰起来。要求也再不复杂了,愿我好,和愿意留在我身边的每个人都好。《黄金大劫案》是宁浩主动抛弃了所有复杂性的故事,唯一的主题是人生没有可逆性。也许是那些无法重来,所以我们才会记忆的那么深,说来说去,痛感还是身体的第一认知。 有笑有泪,大喜大悲,浓雾最终皆会散去,这条路我们无一能幸免,唯一能做的是对每一个陪你走过几个章节的人心存感激。 “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 但愿她永远不被改变许多梦想总编织太美 跟着迎接幻灭”范晓萱的歌词里是这么唱的,写着写着,记起的就这么几句。  P.S:我是托儿,但绝对诚意推荐,支持每一个认认真真拍出来的电影。很高兴工作人员名单里认识和熟悉的人越来越多,细数大学同学中,真正还留在这个行业里的实在不多,愿依然有梦的我们更进一步,我们从梦开始的地方出来,我们努力让梦实现。 2012年,同兄弟姐妹们共勉。——————————————————————– 这些天看了别家的感想,也和朋友聊过黄金      稍感一部分提前观影者因为喜剧糖衣所以没咂摸到核心的味,一部分因为不符合期待为了吐槽而吐槽      《看电影》的编辑挺心有灵犀,一句话说的很实在:何必绑架宁浩?      买房子炒地要看风水,生孩子取名要瞧八字,没准拍电影也得讲究点。《黄金大劫案》听着霸气,但是终究带着一个“劫”字。两部片子的期待压成一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宁浩终究要闯这一关。      大家都急于拿着《黄金》来比划些什么,但是却忘记了这影片最基本属性是部商业类型片。我们从小语文课的教材也改过很多版,唯一不变的却是总结中心思想的教学方式。某某随笔了几句,都必须是形而上的,说通俗点哪那么多虚头八脑的高风亮节。      关于总菊的传说很多年,审查制度就是块心病,死不了也活不起的文艺青年们多以此为灵感慷慨激昂,奋笔疾书。可叹的是,真愿我以我血荐轩辕的有几个??点着票子,装着样子的大把人在,哭丧一般的悲恸,剪刀手照样照着导演们裤裆往下剪。试问,你们改变什么了?      自打姜文提出一个站着能不能挣钱的疑问之后,面对政策如何想出对策的念头豁然开朗。美国人发明了爱疯,中国人玩命发明爱疯壳。残破的史书和现实教育了我们,天朝尔等从来不缺拐着弯骂娘的脑回路。我朝革*命历来两种人最多,喊口号和堵枪眼的。前者鸡贼的惊天动地,后者无脑的鬼哭狼嚎。在全民热爱颠覆却不知该颠覆什么的浪潮下,理性这个东西不觉得太稀缺了么?      采访中宁浩数次强调青春期热血的破坏性大于建设性,打从那开始我就不相信他《黄金大劫案》只是讲青春和成长这么清新的说辞了。他话里的玄机和画面的铺陈是有线索可循的,但就怕理想难照进现实,忙着把他符号化的群体,根本不在意他真正说了什么。      发身份是特别简单的一件事,问题是这算不算过度消费宁浩?一边盖棺定论他抄袭盖里奇,一边又忙不迭的盼之为己喉舌,急猴似的想着他来一句:向我开炮!什么时候起,拍电影成了炸碉堡的事业,我百思不得其解。这次又说黄金似足昆汀的无耻混蛋,国外的那个死鬼顶着cult片王的光环,口味一向吃的也挺咸的宁浩就被殷殷期盼成出头鸟了。想来双重标准是好用,可厅堂来可卧房。      黄金开场不久有这样一场戏,街溜子小东北一把破烟杆装成了革*命人的大枪,善良又怕事的屁民神父马上就相信自己被打劫了。没费吹灰之力,小东北拿到了粮也拿到了钱,出门拐弯就碰上宁浩自己客串的police叔叔。话不多说,钱最终进了上头的兜,神父拿回的仅有一个结案的印章。      屁民—扮演革*命人的人—-暴力公权      这真是个有趣的食物链,抱歉,我剧透了。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