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大劫案》解说文案_小痞子的“軒轅”路 《黃金大劫案》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喜剧/动作/剧情电影《黄金大劫案》,于2012年上映,由宁浩导演,邢爱娜 何瑞睿 编剧,影片讲述了一个小混混在阴差阳错间卷进一桩劫金大案,生死命悬一线,疯狂一触即发⋯⋯  为了八吨神秘黄金,混世小太岁、金镖十三郎、满洲第一影后、代庖神父、富家千金,各类人物粉墨登场; 日本侵略军、外国公使、野鸡军团、神秘剧组、黑心包租婆,各方势力虎视眈眈。谁敌谁友?谁明谁暗?谁生谁死? 在一个重兵把守,炮弹都炸不开的金库里,八吨黄金如何被劫走,成为最大悬念。。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和我一樣,是在絲毫沒看過“黃金大劫案”的宣傳片情況下走進電影院去看的這部片子。 最初去看這部電影的動力是因為導演“寧浩”,從“瘋狂的石頭”開始我就是寧導演忠實的粉絲,每每只要有他的電影上映,我必然一定是要去看。於是在寧浩的《無人區》真的是“無人區”後,漫無目的看著電影档期單的我,發現“黃金”上映的時間錶後,便絲毫沒有猶豫的選擇去看了首場放映。 我至今清楚的記得,那一天坐在電影院裡的我,聽到身邊坐著的一對情侶說著這樣的對話,女的問男友“主角叫雷佳音的演過什麼?”男友迴答“不知道,可能是新人吧!反正看宣傳還行,先看著呗!” 面對身邊如此對話的情侶,我也忍不住疑問起來“雷佳音”?究竟是誰?當時隻是覺得名字很是熟悉,但面容卻對不上號!但,等到影片正式放映後,看到小東北和神父第一個照面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是我一直覺得很會做戲,卻一直被無營養偶像劇消耗演技的“品如哥哥”。 就這樣帶著意外驚喜且審視新的“寧男郎”的心,我開始認真走進“大劫案”的世界。 一直都很珮服寧浩選演員的眼光,從郭濤,徐崢,黃渤,;劉樺到雷佳音,幾乎每一部影片寧浩手中都能將演員自身看不到的潛能挖掘出來,這種潛能放在雷佳音飾演的小東北身上也是亦然。 雖然,很多寧浩迷說“黃金大劫案”讓他們失望的看到一個妥協在電影製度下的寧浩,可我覺得這樣的評價對寧浩與整個故事而言都很是有些“吹毛求疵”,縱觀整部影片的結搆,是一部爆笑點很是不錯的輕松幽默商业片,緊湊的情節,討喜的劇情,骨子裡卻隱含著並不輕松的“愛國”話題。 擁有這麼多優秀元素的“黃金大劫案”我實在想不出它哪裡不夠被大眾認可一個“好”?於是,面對關於對它的批評,我只能歸功於是太多人總是想故作深刻才使得它備受爭議,也許很多時候變的並不是寧浩的藝術,而是我們看寧浩的心…… 真的沒有必要總是將深刻和內涵,這樣的詞匯固定的綁架在一個導演身上,電影終歸只是一門生意,不是真正的藝術!叫好不叫座的影片,最終成就的只能是“王傢衛”,可叫好又叫座的卻只能是“鳳毛麟角”,在喜歡雞蛋裡面挑骨頭的“專傢”面前,我們這些只是為消遣而去娛樂“電影”的普通人,在我看來真就沒有必要也跟著勁勁兒的在“專傢”揹後繼續裝深沉了。 在說了這麼多整部片子的感受後,現在,我認真說說自己對片子中“小東北”的認識。 小東北這個人物很真實,就是不嫁接在偽滿洲國的時代揹景下,他都是那麼的真實,這種真實,是我能從雷佳音飾演的小東北身上,真實的看到現今生活中我們擁有的樣子!我們和他一樣,都是希望自己的爹媽可以吃點好的,讓他們能夠有一個安逸些的生活而去努力生活,唯一不同的是我們沒有生活在他所處的亂世且也不是一個痞子…… 從來沒有任何一個規定說過,亂世活著的人一定就是要去做英雄,也從來沒有任何一個製度可以強製人去屈從普世的價值觀。 只有27歲的小東北,生於淪陷的山河之地,整日守著瘋瘋癲癲活在舊日記憶中老爹的他,誰能真的可以去要求這樣一個人要去懂得做英雄的道理?小東北,一個不過只想在亂世裡完好活著的小人物,這樣的一個人就和現今求生於職場的我們一樣,不過是為了一口飯,一張牀而去努力活著而已,故此他開場說的“有吃有喝做哪門子亂”“錢比臉貴,臉可以不要”等等這樣的話,我真就是可以完全站在理解的角度全部吸收,想想小東北開場說的這些話,何嚐不是現今很多人的心聲,現今有著小東北開場思想的人何嚐不是大有人在!小東北的自白,就是一場拷問大眾沉睡良知的自問自答。 但就是小東北這樣一個下三濫的混混,卻有著非常善良的一面,雷佳音說小東北這個角色的複雜性在於,導演要求這個人物是要有“痞子,慫,英雄”這三點矛盾的結郃,於是因著這樣複雜的組郃性,我們看到了小東北這個人物,可以人渣到連街邊小乞丐的東西都騙,讓人看了有想揍死他衝動。也能為他有一顆善良的心,為被抓住受過酷刑的救國會聯絡人用棉被墊腳而感到訢慰的善良。就算貪生怕死,但卻又非常孝順自己的老爹。就這樣一個複雜且不高大全的人物,最後能夠成為英雄,在我看來,能夠成就小東北英雄之路最重要的因素,是他骨子裡至始至終都有的民族傲氣,雖然這種傲氣一開始並不明顯,可在故事的逐漸髮展中,麵對小東北最後的改變,我的心也跟著澎湃起來。 聽著最後在救國會集體義士的墳前,小東北說的“黃金我是拿不著了,但我保證日本人也取不走,你們先歇著,完事兒,我來陪大夥!”這種轉變就是一種徹底的昇華,當小東北麵對五哥槍子前說出“我以我血薦軒轅,你懂嗎?”時,我便看到了在那一刻小東北被喚醒的民族性,曾經在獄中他認為是空話這句口號,成了他自己對五哥的反問,而“這世上,命比錢重要,還有些事,比命更重要!”這樣的認識的加深,除了是小東北自身具有的老實民族性、不畏強暴的氣節外,在我看來更深的一層意義還有起到拷問熒幕前觀影我們良知的作用! 事實上每一個人的沉睡的心都是很容易被喚醒的。如同小東北決心一人赴死前說的那句“該走的人不是我,這噶的,是俺們的!”一樣,活在現世的我們可曾如此想過這樣的問題,小東北最後明白的實際意義,就是他懂得了身份的迴歸,以及民族歸屬感的意義。 但至今我都清晰的記得,當我被小東北這種清醒感動後,在與友人談論到這樣的身份認知問題時,友人隻迴了一句話“這樣的認知不是所有人都會具有的,現今仍舊有太多的人都是最初的小東北!”友人當時的話,至今都會成為我每每重看“黃金大劫案”時反複的思攷。 我慶倖於渾渾噩噩的小東北,最終是明白了很多人一生都不曾明白的東西,他找迴了自己身份歸屬認知,以至於最後他的這種熱血感染到了認為他是關公走了麥城的土匪,雖然土匪嘴上說小東北是“胳膊擰不過大腿”說他不過就是一個“中指”可最終他們還是選擇和他站在一個陣營,我想最後土匪們的認知也是被小東北的氣勢所喚醒的吧! 影片的結尾處小東北坐著空曠的電影院裡,看著逝去之人音容相貌的畫麵流淚,寧浩這樣一個和《天堂電影院》最後的情節很相似處理方式將我的淚點徹底催動,國仇傢恨,這四個字真就是太過沉重了。但它卻是我們這個民族走過的路中真實存在過的,這四個字雖然沉重,但卻不能是被我們麻木跳過的! 當我說:沒有人規定27歲的人就要做亂世英雄時。我真正的目的是希望這句話可以反思引申成對自我的反問:也沒有人可以規定因現世的安逸,我們就可將一切記憶都拋之腦後! 麵對小東北,我相信雷佳音自己說的那句“再也不可能再演齣27歲的小東北”,一個演員一生隻有一次演到命中註定的那個角色的機會,小東北之餘雷佳音的意義便是他等到這份命中註定。雷佳音用自己人生中最年輕的生命狀態釋放在小東北這個角色身上,這樣的心血演繹是雷佳音演藝生命中的值得,也是我們的倖福…… 最後的最後,關於雷佳音飾演的小東北,我還是用魯迅先生的話最為結束吧!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