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解说文案_回忆中的“黄金时代”

作者:吾爱影人

中国| 中国香港传记/剧情/爱情电影《黄金时代》,于2014年上映,由许鞍华导演,李樯编剧,影片讲述了上世纪二十至四十年代的中国,那是一个民气十足、海阔天空的时代,一群年轻人经历了一段放任自流的时光,自由地追求梦想与爱情,有人在流离中刻骨求爱,有人在抗争中企盼家国未来……萧红,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子,一路流亡,从北方到南方,从哈尔滨到香港,一边躲避战乱,一边经历着令人唏嘘又痛彻心扉的爱情与人生。对生的坚强对死的挣扎在她笔下穿透纸背,她的人生亦是如此。。
记得有人说过,喜欢回忆过去的人是因为他当下过的不好。《黄金时代》直观上印象最深的是它这种新颖的叙事结构,人物不断的从影片中抽离出来对着镜头做客观陈述。在我有限的阅片经历中,以前没有导演这么做过:《阮玲玉》是把部分创作过程与影片糅在一起穿插进行,创作过程这部分,演员是以自己的身份出境;《24城》用的是采访的方式,本人、演员都有,对着镜头陈述。美剧《纸牌屋》中凯文史派西饰演的大Boss有时会对着镜头说几句,再就是崔永元在先前做的《电影传奇》中有个情景再现的环节,这时崔永元会过一把演员隐,然后再对镜头说几句。不知道许鞍华导演是否受到他们的启发。特立独行的叙事结构不可多用,否则叙事结构会抢了内容的风头,最好之用一次,这样可以说眼前一亮,多了就会被指成哗众取宠,毕竟影片主要还是靠内容说话的。《记忆碎片》《盗梦空间》叙事结构都很特别,但诺兰从未重复过。电影的名字叫《黄金时代》,背景是在民国。正赶上这几年民国热,不管是知识界还是影视界,感觉不跟民国沾点边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民国在有些时候也被描述成了这样一个时代:报纸可以私人控股,新闻可以批评政府,大学可以学术独立,学生可以上街游行,群众可以秘密结社,警察不可随便抓人,权利有边界,法律有作用,人权有保障,穷人有活路,青年有理想。(网络上对《建党伟业》的评论)前边说过,人们喜欢回忆过去是因为对当下不满。民国可以被称为黄金时代,是因为那个时代中有黄金,并不是因为那个时代全是黄金,那个时代也有破铁。封建礼教束缚人性,萧红私奔后回家就得居家迁走,否则就在当地抬不起头。有些文人一样毫无节操,造谣许广平是交际花。(窃以为许广平被说成是交际花确实有些过分,但当时鲁迅作为一个有家室的教育部官员跟一个女学生好了,在社会上造成的的影响很坏,大家可以对比一下今天的情况。不知许广平被描述成交际花是否与此有关)人们之所以怀念黄金时代,是因为当下只剩下破铁了。我以前说过,我不太怎么会看一个演员的演技怎么样,除非那个演员的演技太烂了,烂到我都可以看出来。《黄金时代》阵容强大,当今娱乐明星演绎当年文坛明星,我没发现什么问题,觉得都表现的挺好。就是鲁迅说话有点像上帝,台词有点过于书面话,可能是因为他的文坛地位或者有原话记载,才这么处理的。但是萧红的弟弟也说话有点书面化的问题,不知道为何是这样。有人觉得剧中人物像萧红萧军开始的时候应该用些东北方言,因为这样比较符合历史。但我个人觉得还是用普通话较好,这样既能体现影片的严肃性,也不妨碍观影体验,因为观众已经习惯了演员使用普通话的来表现各类人物(连“伟人”都用普通话),贸然使用方言的话可能会使观众出戏,而且东北方言素因“赵家班”闻名,喜感十足,与《黄金时代》的违和感很强,看过《一代宗师》的应该有这样的体会。不信的话你可以脑补一下萧红萧军在鲁迅家喝酒时候的场景,萧红萧军好爽地对鲁迅说:“来,周先生,许先生,咱整一个!”(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梅志的方言用的很合适)许鞍华曾说,即时对萧红不了解的人也能看懂《黄金时代》。在《黄金时代》中可以看到很多剧中人物的客观叙述,这样做既可以保证叙事方式的与众不同,也能保证给予观众大量相关的背景信息,即时你对萧红一无所知。这对于一部史诗级的传记大片来说,也是大有裨益的。同时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主要是市场方面),就是戏剧冲突少,很难吸引普通观众。客观再现当时的情景,很少加入创作者的主观色彩,是《黄金时代》的一大特点。采用了“罗生门”的方式来处理萧军萧红分手问题就可见一斑,当然,这样做对双方的后人也好交代。但凡有点文艺追求的人,应该会喜欢这部片子。影片时长将近3个小时,对于我这种伪文艺青年来讲算不了什么,4个小时的《牯岭街》在电脑上都能不快进地看完。但是在市场推广过程中可能会面临不小压力,最终票房不会很高,不过也不用太过担心,毕竟中国对于市场这么大,影片里明星有这么多,两亿应该不成问题,在加上海外版权,6500的投资肯定能赚回来。《黄金时代》片子是部好片子,但观影时我的座位不太好,2排20号,过于靠前靠右,看银幕得左转45°再向上转45°,三个小时啊,脖子有点儿疼······大伙先玩着,我去买贴狗皮膏药先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