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解说文案_《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反乌托邦革命的非常规结局

作者:吾爱影人

德国| 美国动作/冒险/科幻电影《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于2015年上映,由弗朗西斯·劳伦斯导演,DannyStrong 彼得·克莱格 编剧,影片讲述了施惠国现在爆发了全面战争,凯特尼斯·伊夫狄恩将在最后关头对峙斯诺总统。在盖尔、芬尼克和皮塔等好友的陪伴下,凯特尼斯和十三区的小队一起为了解放施惠国的人民而冒险抗争,并且策划暗杀越来越执迷于杀死她的斯诺总统。凯特尼斯将面对致命陷阱、劲敌和道义上的选择,而这些挑战都不曾出现在饥饿游戏的竞技场中。。
赶在电影下映之前,我还是把它给睡了。别误解,这只是一句标题党,我并没有看睡着。虽然本片和《饥饿游戏3:嘲笑鸟(上)》相距仅仅一年,但我的确把上集的内容几乎全忘了。我还深陷在《饥饿游戏2:星火燎原》的兴奋之中。上一集的确没给我什么好印象,剧情拖沓,可有可无。革命的事业就这样让他们给耽误了整整一年,换作某些年代这可是要挨批斗的。还好,我们身在一个相对自由的年代,我们容忍将利益最大化放在第一位,我们也理解硬生生将三部曲扩编至四集的良苦用心。制片商无疑想让我们多惦记大表姐一年嘛。凯妮斯在宣传海报上穿着鲜红色的战衣,甚是抢眼。红色代表着革命,也代表者热情。然而影片却没那么激情澎湃,里面的革命也远谈不上了热血,它甚至有些黑暗,有些晦涩。作为男性观众,我们对最后一集大结局是这样构想的……凯妮斯在磨砺中成长为革命领袖,她抛开了儿女私情,领导革命军毅然而然的踏上颠覆独裁统治的道路。在一场以万人为单位的大规模海陆空大会战(场面极其宏伟壮观)之后,她亲自射伤前总统,再以无比宽厚的胸怀赦免了他。最终成为万众敬仰的大英雄和共和国领袖。是的,这有点儿像《见过大爷》一类的主旋律影片。忒俗!但作为大叔观众,我们就爱看大场面、大格局。如果硬要加上点儿暗黑复古风,我也可以这样修改结尾:凯妮斯从作为宣传棋子的身份来了个大逆转,成为革命军无所不能的“后”并将死国会军那举步维艰的“王”;最终她站在了对手的宫殿里,成为了新一代暴政的“王”。画面淡出,一座硕大的棋盘里,她仍然只是一枚棋子,只是换了一个角色,下棋的另有其人……是的,这有点儿《黑衣人》一类的黑色味道。结局玩腹黑,满足了大叔们少时爱看《水浒》的野心小癖好。我们就爱看大阴谋、大黑幕。然而,理想是丰满的,最不济也是骨感的,但现实却是软绵绵的……女性作家以女性为主角的小说注定不会按我们思路所出牌,而这正迎合了制片商只想借着前两集摘桃子而不想再进行大投资的保守心理。于是我们就看到了《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里我们不太想看到的一幕:凯妮斯仍然只是作为宣传使用的“嘲笑鸟”,她的游戏属性是:武力99,政治50,智力40,统率30,忠诚XX,必杀技——无辜的眼神。她充其量仍然只是革命军的“吉祥物”,只在必要时出现在投影屏幕上以鼓舞军心与斗志。她的形象如电影海报一般的光彩照人与坚毅果敢,也一如海报一般的轻飘与单薄。她离我们心目中的领袖差了不止25个街区。说好的大决战在哪里?我都进影厅了,你就给我看平板桌面上的“植物大战僵尸”?为什么青少年电影一定要来一段亘古不变的地底丧尸大战和一场镜头不停摇晃的“奔跑吧,青少年”?难道为了节约特效钱,就一定得将时间浪费在阴森森的下水道里?因为那样就可以大大的节约地面作战的人力成本?反正都是特效,干嘛不还大叔影迷们一片黄沙漫天的战场与一场瓦砾碎石的鏖战?男性观众都知道弓箭这种电影新宠道具是用在中长距离作战的,只有在那种镜头下才能释放出它速度的快感与力量的美感,近距离使用它无疑属于暴殄天物。在街机《三国志》里,男性玩家宁愿选赵云都不会选黄忠,因为那样的战法不够霸气,不够眩目。而导演一定要安排凯妮斯在阴沟里模仿忍者神龟们近距离大战丧尸,我们对此表示遗憾,提出抗议,并将持续关注。几乎兵不血刃(平民和医疗队不能算兵)的,总统府就被攻下了,幸福来得实在太突然。连我们经典而熟悉的总统府城头变幻大王旗的镜头都没有,拿什么让我们相信这是一场艰苦卓越的革命而不是一场“斗地主”般的纸牌游戏?更为关键的是,主角凯妮斯几乎没参与,也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蓄势待发的男性观众们表示毫无代入感可言。这的确是一位女作家不擅长也不屑于描写的情节。她仍然将重点放在了凯妮斯的三角恋爱与私人恩怨上。对于领导革命与大规模作战,她完全没放在心上。《饥饿游戏》原本就不是一部史诗电影,而是又一部言情小说而已,只是将背景设定在了虚构的乌托邦世界。还好,它还有乌托邦的设定,也就注定了它会暗含一个颇有深意的结局……当凯妮斯最后拉开弓箭的时候,大部分观众已经猜到了结局。这源自于我们对阴谋论电影的泛滥浸淫,也源于我们中学时代世界历史课老师的孜孜不倦,更源于我们对中国革命史的课外自学程度,因为这种狗咬狗的政权更迭我们在书本与影视作品中见得实在是太多了。几乎所有参考书上的英法革命都是以一种专制颠覆另一种专制作为结束的,同时也拉开了一场新暴政与另一场新革命的序幕。历史总难逃脱这种轮回式的恶性循环。原本民主与亲民的反对派最终在成为执政党之后都会背离初衷,成为他们当初最为痛恨(至少是嘴上)的那类人。我们结束了一次乌托邦,同时又开启了一次升级版的乌托邦。正如影片所描述的那样,我们只是换了一场饥饿游戏取而代之而已。时间、地点、人物变了,但游戏的本质没有变,原本的牺牲物与斗士变成了新一批麻木不仁的观众,他们的革命激情已化作胜利后的残忍与疯狂。幸而我们还有凯妮斯,那个不按男性观众惯性思维出牌的“伪英雄”。她始终游离在传统的英雄主义观之外,任性而自我的选择自己的道路,而不是众望所归的领袖之径。她沉浸在自己的感情世界里,这让她远离了复仇的火焰,也远离了政治的黑暗。她始终是那颗最不稳定的棋子,不按常理出牌,也不服从命令,自顾自的女性思维行事,却最终意外的脱离了棋盘,成为了一名未被洗脑的棋子。她甚至跳离了棋盘,成为了棋局操纵者的噩梦。她用颠覆性的方式结束了这场革命,也让我们对革命的彻底性有了全新的认识。原来胜利后的主导权是可以不由胜利领袖掌握的,因为胜利的本就是人民,而不是某个政党。在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上,“政党”原本就是个贬义词,结党营私是针对所有政党而言的,无一例外,并不以旗帜的颜色与声称的XX代表性而有所改变。因为众所周知,革命是人民的,治国的权力也是人民的,除非把他们都定义为居民。 回到文首,海报里凯妮斯的战衣是红色的,然而影片里革命的本质却是灰色的。我们无法从灰色的心情里恢复过来。因为我们都是色盲,错误理解了剧本里红色的定义,它代表的不是革命与激情,而是一种血腥与伪善。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