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皮疙瘩》解说文案_鸡皮疙瘩:YY大法好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 澳大利亚冒险/喜剧/家庭电影《鸡皮疙瘩》,于2015年上映,由罗伯·莱特曼导演,斯科特·亚历山大 拉里·卡拉斯泽斯基 编剧,影片讲述了影片《鸡皮疙瘩》是根据R.L.斯坦的同名畅销丛书改编。《鸡皮疙瘩》丛书是90后群体的一大童年记忆,故事中充斥黑暗恐怖的元素,同时超级反转的结局也让人印象深刻。电影不仅再现原著故事,更将作者R.L.斯坦融入情节之中。杰克·布莱克就将扮演丛书的作者斯坦。影片的故事讲述了迪兰·米内特饰演的邻居家男孩在一次偶然中,将斯坦书里奇幻而恐怖的生物带到了真实世界。为了避免这些数量巨大的恐怖怪物毁灭宁静的小镇,斯坦必须联合他的邻居和女儿进行殊死抵抗······。
上世纪90年代曾经出现过一批非常出色的冒险题材家庭电影,这些充满幻想色彩和童真的故事伴随着一批人成长起来。而在进入新世纪之后,这种曾经风光一时的题材却出现了大幅下滑,甚至沦为了动画电影的标配题材库。当然,这并不是难以理解的。在《哈利波特》系列改变了时代趋势之后,紧接着就迎来了“青少年+敌托邦”和“超级英雄”两位巨人。显然从市场的角度来看,稍嫌有些过时的老套故事很难再度刺激作为主力票仓之一的青少年群体的眼球,反之,皮克斯和梦工厂的策略成功了,因为其承担的风险更小。不过,在巨型制作狂轰滥炸的电影市场下,我们还能见到的每个平凡的日常,也许就会是微小的奇迹。作为索尼自暑期档《像素大战》差强人意之后推出的第二部动作喜剧电影,《鸡皮疙瘩》和《精灵旅社2》一起以超低的下滑趋势为其挽回了些许颜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等成本的合家欢喜剧电影才是索尼赖以成名的正途。玩脱了小蜘蛛之后,或许仅仅剩下007能够增光添彩的账簿上,如果精打细算的话,其实也是可以有不少《鸡皮疙瘩》来长长脸的。电影基于“儿童文学界的史蒂芬金”R.L.斯坦的同名系列读物,做了大刀阔斧同时又颇为传统的改编。《鸡皮疙瘩》系列丛书大概是在2000年前后引入国内,凭借其优良的质量也培养了一些忠实读者(包括我)。故事虽然创意缺缺,但在那个纸质出版物花样百出的年代,一本两到三个短小精悍而又人畜无害的“恐怖故事”,还是要胜过那些卖透明卡片和“无尽的选择和找书页”的。从时间上来看,很难说索尼在《像素大战》的失利上学到了什么教训才导致了《鸡皮疙瘩》的表现良好,但博取青少年的喜爱,毕竟是比黄段子大肚腩更为稳妥的选择。或许是基于此,电影在导演和编剧的选择上显得更为成熟。导演罗伯莱特曼出身梦工厂,是我眼中被小看了的《大战外星人》的导演/编剧(Actually,我认为梦工厂5年前的许多作品都被小看了)。同样来自梦工厂的还有编剧之一达伦莱姆克,剩下两位编剧(斯科特亚历山大和拉里卡拉斯泽斯基)则是多年来的合作伙伴。几位主创在恐怖和喜剧之间,找到了完美的平衡。单从这一点上来说,就规避了《像素大战》的风险。有些人可能会认为,缺乏著名电影人的加持掌勺会是一件坏事,但这部电影完成了一项优秀的工作。虽然和原作一样都打着“恐怖”的旗号,但其中的喜感和青春气息很好地中和了恐惧感。事实上,这也正是原著的魅力之一。充满长幼咸宜的、富有层次的幽默气息,很好地减轻了恐怖元素的基调。近年来许多所谓真人家庭电影之所以败笔,恰恰是忘记了带来欢笑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喜剧并不只是给成人和动画准备的,也不是只有屎尿屁和廉价的闹剧才能引起哄堂大笑。有时候,观众们要求的并不太多(这一点,大洋另一边的票房冠军们已经研究得很透了)。由于故事设计的原因,使得中等成本的特效制作就足以令到观众满意。毕竟保留一定的动画感,会减轻“恐怖谷”的天然压力,同时又不失趣味。故事的大部分人物和背景在影片的前三分之一就已经交代完毕,留下了阔绰的一小时时间来策马奔腾。这是一种很有自知之明的做法,降低了观众理解故事的压力,也增强了代入感。虽然有一些没头没尾的冗余线索完全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但是看得热热闹闹的观众们完全不在乎。《鸡皮疙瘩》的故事虽然十分套路化,但惊奇的是能够带来新鲜感,这背后恐怕是非常良好的执行力所使然。主要角色的气质和演员本身浑然一体,即使是杰克布莱克也处于职业生涯中最好的状态之一,从《政局边缘》到《D train》再到《鸡皮疙瘩》,杰克布莱克显然对自己有了许多要求和挑战,尤其是在《鸡皮疙瘩》中,扮演了一个非常罕见和有趣的角色,经常处于郁闷和愤怒之中,使得熟悉他的观众也有耳目一新的感受。和《精灵旅社2》一样,《鸡皮疙瘩》并不是奔着满分作品去的,而是奔着发扬品牌优势去的。虽然在故事上可能缺乏深度,但本片在取舍上显得十分坚定。毕竟,从子供向的题材里硬要挖出卡朋特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只要观众的想象力还在,本片或许哪天成为真人电影重回家庭题材的先导者也说不定。对于稍微有些观影经验的电影观众来说,本片能引起的观众最为熟悉的感觉,可能还是要数伟大的罗宾威廉姆斯于1995主演的《勇敢者的游戏》,或者是艾玛汤普森与威尔法瑞尔2006年的作品《笔下求生》,甚至是更为冷门的1979年惊悚片《两世奇人》或卡朋特大师的《战栗黑洞》。当然,后两者就不算是家庭电影了。而没什么野心的《鸡皮疙瘩》和《精灵旅社》哥俩好,在这个万圣节档期开开心心地博观众们开开心心,应该也就是罗宾威廉姆斯以及一代又一代的喜剧人的心中,最为美好的事情了吧。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