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彗星来的那一夜》解说文案_《彗星来的那一夜》:一念天堂 一念地狱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科幻/惊悚电影《彗星来的那一夜》,于2013年上映,由詹姆斯·沃德·布柯特导演,詹姆斯·沃德·布柯特 詹姆斯·沃德·布柯特 编剧,影片讲述了詹姆斯·沃德·布柯特自编自导的第一部长片,从八个朋友的餐会开始,在一场大停电之后,所有的人际关系、甚至世界秩序都有了惊人的改变,高明融合科幻、悬疑及室内心理剧等各种类型元素。。
对于一个地地道道的文科生来说,这部关于薛定谔猫定律的片子着实让人理解上会有些难度。然而,当充分理解了这样的定律之后发现,其实没有它一样可以解释整部影片。或者说,排除定律仅仅将平行时空应用到电影中依然可行。所以本片的终点并不在平行时空的交错,而是通过这样一个已有定律,用平行时空的极端表现方式来展现人性的“有丝分裂”。在生物课上,曾学过有丝分裂。可能这样的比喻并不恰当。如果按照薛定谔猫定律,一只猫咪在可能出现的两种情况下便会有两种时空,那么人面临抉择的时候同理可证。说的简单些,如果一个人面临一件事情,有两种决定时,每一种选择都会形成一个平行时空。如此一来,一个人,进行了一次“有丝分裂”。 回过头来,一个人在面临任何事情时都不一定仅仅有两种选择,可能三种甚至更多。现在仅仅将问题简单化,变为是或否两种来说,那么便会形成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而当你的选择与他人的选择组合起来时,那就更加多样化了。不过无论如何,选择就是在继续。每一次选择的叠加都是一次有丝分裂的行程,都是一次平行时空的分离。如果仅仅讨论科学意义上的平行时空,那么本片其实不用大费周章。在我看来,每一次选择都是一次人性的态度。面临的两种解决方法一定会产生不同的效果,暂时简单定义为好与坏,而在此基础之上,好结果再次被投入到选择之中,坏结果也是同理。故而,很多时候,一个念头便决定了生活的走向,可能上行也可能下滑。规律是不可寻的,不同的是你所处在的时空是什么样的。在本源上,当然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生活和睦、安康幸福。然而,那些糟糕的念头和想法也一定要有另一个空间的自己去承担。故而,如果你处在一个顺风顺水的时候,其实另外的空间很有可能是分崩离析的状态。然而,如果你的不同种选择之下的时空交错而行的时候,此时你会怎样去做?如果是我,或许会和女主一样,走出屋子,选择一个最美满的世界,居住下来。而这样一来,她的选择就是将自己最恶的一面取代了最善的一面。所以,整部片子之前所有都是铺垫。无论是每次的人员闯入、走错屋子、拿错荧光棒,带着疑问跟着女主在每一个屋子面前窥探才是本片最终目的:你会看到不同选择之下的“自己”面临什么样的生活境遇,而后再在此基础之上,做自己的新一轮选择——这次选择完全可以彰显你人格中可能最不为人知的一面,而每一个空间或许都是你不曾发现的各种人格形式与状态。毕竟,随着你的选择,你的生活是不同的,自然需要你用不同的心境去面对。于是乎,在这最后的一次主观故意为之的闯入之中,女主几乎跌入了她人性中最残酷的时刻。可能,如果不是由于彗星来了,你根本不会发现自己会有如此多的面孔,也不会发现自己的生活会随着每一次小小的选择和动摇改变轨迹。或许,经历过这样神奇的一夜之后,你会更加慎重自己的抉择,或者更为随性,这我不清楚。但是念头的瞬息万变的确会让人渐渐走入天堂或者地狱。所以,如果在自己能把控的时候,不要轻易将心底中最黑暗的一面暴露出来。因为,那已经是你不可逾越的底线。2014年11月14日0时51分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