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游戏3:嘲笑鸟(上)》解说文案_《饥饿游戏3:嘲笑鸟(上)》:一支超长预告片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动作/冒险/科幻电影《饥饿游戏3:嘲笑鸟(上)》,于2015年上映,由弗朗西斯·劳伦斯导演,苏珊·柯林斯 DannyStrong 编剧,影片讲述了凯特尼斯·伊夫狄恩,燃烧的女孩,虽然她的家被毁了,可她却活了下来。盖尔也逃了出来,凯特尼斯的家人也安全了,皮塔被凯匹特抓走了。十三区并不真的存在,出现了反抗,出现了新的领导者,一个革命的序幕正在缓缓拉开。  凯特尼斯从噩梦般的竞技场逃出来是已经设计好的,她是反抗运动的参与者,也是设计好的,而她对此并不知情。十三区从隐蔽处出来了,并计划推翻凯匹特的统治。似乎每个人都参与了这项精心策划的行动,而只有凯特尼斯并不知情。  反抗运动将凯特尼斯卷入了漩涡,她被迫成为棋子,她被迫为许多人的使命负责,不得不肩负起改变帕纳姆国的未来的负责。为了做到这一切,她必须抛却愤怒和不信任,她必须要成为反抗者的嘲笑鸟――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文杀手里昂Leon近几年,好莱坞的系列电影都有一个毛病:喜欢将最后一部拆分为上下两集上映。这样做的目的当然是制片方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更多的圈钱,但这也为观众留下了话柄:凡是将系列电影最后一部拆开上映的,上集肯定是这个系列中最烂的一部。《饥饿游戏3:嘲笑鸟(上)》很好的践行了这条铁律。作为一部青少年小说改编的青春冒险电影,《饥饿游戏》系列将这一题材在全世界得到了很好的传播,成为一种青少年亚文化现象。特别是影片通过一种游戏的方式来反抗强权暴力,在年轻人中间引发了强烈的共鸣,得到他们的追捧。很显然,《饥饿游戏》最能够吸引观众的是影片中的“杀人游戏”环节,来自不同区的几十名年轻“贡品”为了生存自相残杀,在残杀过程中,“贡品”们开始觉悟,纷纷反抗主导这场游戏的统治者。在《饥饿游戏》的前两部中,这种“游戏感”特别强烈,由此制造出来紧张刺激的死亡追逐和千奇百怪的杀人方式无不刺激着观众的肾上腺素。虽然,在《饥饿游戏》的第二部中,这种“游戏感”稍显薄弱,但也仍旧保留了这部电影的最大魅力。直到《饥饿游戏3:嘲笑鸟(上)》的出现,这一系列电影之前保留的最大魅力荡然无存,反乌托邦的“游戏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纠结的三角恋情。在前两部中,凯特尼斯(詹妮弗·劳伦斯)与盖尔(利亚姆·海姆斯沃斯)、皮塔(乔什·哈切森)三人之间的爱情始终没有正面描述,而在这一部中,三人之间的三角恋情终于迎来了正面冲突。没有了“杀人游戏”环节,凯特尼斯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谈情说爱,与片中两位男主角卿卿我我。一方面,她看到屏幕上被囚禁的皮塔那憔悴的面容,不禁会黯然伤心。另一方面,她与盖尔仍然有着暧昧不清的情感关系,光吻戏就有两场。其实,这也难怪。将一部片子的容量硬生生的给拆分成两集,难免会通过大量注水来扩充时间,这样,本来紧张刺激的剧情就会变得冗长沉闷,线索也分散得支离破碎。当然,整部片子也并非完全没有高潮段落。凯特尼斯为了号召各区人民推翻总统暴行,到被总统炸毁的地方拍摄的那几段预告片,算的上这部平庸之作中的一小段华彩乐章。特别是大表姐亲自演唱的那首上吊树(TheHangingTree)不仅唤醒了被暴政摧残的人民,更是打动了银幕下的观众。据说,这首登上了iTunes销售全球榜的第一名。《饥饿游戏3:嘲笑鸟(上)》整部片子其实就像是一支超长的预告片,预告片里展示的是大表姐愤慨激昂的号召各区人民起来放抗暴政,所有的愤怒在这一部中都酝酿到了顶点,就像影片最后大表姐那充满血丝的眼球,大战一触即发,我们也只好在《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中寻找期待了。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