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剧场版8:疾风传之血狱》解说文案_【超级英雄】《火影忍者》——英雄的时代

作者:吾爱影人

日本动画/动作/喜剧电影《火影忍者剧场版8:疾风传之血狱》,于2011年上映,由村田雅彦导演,岸本齐史 AkiraHigashiyama编剧,影片讲述了前往草隐忍者村执行绝密任务的云隐雷影忍者,途中遭到一名神秘忍者袭击。不久,又传来雾隐和岩隐的上忍被害的消息。而这一切都指向了一个人——木叶村的漩涡鸣人。蒙受不白之冤的鸣人,随即被投入了处在狂涛怒海中央、悬崖峭壁之上的“血狱”鬼灯城。这里专门为罪大恶极的上忍打造,是号称任何人也无法逃脱的绝地。冷酷无情的鬼灯城城主无为剥夺了鸣人所有的忍术,并将其囚禁在天牢之中。在此期间,神秘之人相继接近鸣人。有怀着复仇目的以犯人身份潜入鬼灯城的草隐忍者龙舌,还有号称无为左膀右臂却隐藏着真实目的的丸井。  为了洗刷自己的罪名,揪出幕后的主使,鸣人想方设法从这个绝地逃出去。阴谋与秘密在孤岛之上的鬼灯城内卷起巨大的漩涡,忍者们状绝的战斗就此展开……。
英雄的时代   纵古今,论英雄,还看今朝。数英雄,提超级,还属美漫。一丝、一吐、一跳,这位身着蜘蛛服的先生,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同时也开辟了美漫改编的新纪元。在美漫迅速占领着影视这块高地的时候,我们却忽略出自于隔海遥望岛国的英雄们。 1999年一部横空出世的《火影忍者》出现在世人们的眼前,在动漫文化悠久的日本关于“忍者”的影视作品甚少,这部《火影》填补了这类型的空白,让观众们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并且聚集了很高的人气与威望。《火影》融汇了忍者传统、夹杂着鬼怪文化,一部《火影》使岸本齐史从一位无名小辈到闻名世界也让更多的人见识到了光怪陆离的忍者世界。  大多数看过《火影》们的朋友,尤其是到了后期被岸本无休止的回忆、无休止的话唠、无休止的挖坑填坑、无休止的死亡复活,折磨的耐心全无。无论怎样,岸本依旧坚持在讲诉在充满杀戮与无情的忍者世界中还有人性的闪光点,励志中闪烁着热血的光芒、羁绊隐藏在黑暗无边中;在混杂着黑暗中,他依旧为我们提供着前方的曙光与希望,追寻着信仰凝聚的力量,探讨着战争之于所有人的感受,希望不断破碎下信仰得以重生。乱世出英雄,英雄们的没落、英雄们的诞生、英雄们背后血与泪给予我们的惋惜。在这个刀影交错、战火纷飞的世界里,亦是英雄辈出的时代。  【世界观】 一部作品的成功,如若要发展长久,前期的世界观建立就显得尤为重要了。《指环王》中完整世界观的建立,让故事如虎添翼般具有了史诗般的荡气回肠,由此可见世界观的重要性。 在Naruto的世界,忍者和忍者村是一个国家军事力量的象征。忍者村是忍者聚集的地方,一般有忍术学院和类似部队编制的忍者,接受各种委托任务。忍者村在国家中有很高的地位,甚至和政府对等。而五个最有力量的忍者村——木叶忍者村、雾隐忍者村、云隐忍者村、沙隐忍者村、岩隐忍者村分属的国家被称为“忍者五大国”,只有他们的头领可以被称为“影”,也就是所谓的“五影”——火影、水影、雷影、风影、土影,是众多忍者中的最高等级。 岸本给我们构建出了一个完整的忍者世界,有着完整的政治体制,有着完善的忍者等级划分,有着英雄般的“影”。风、火、水、雷被巧妙地融入到忍术之中,更是自成一体,各有千秋。 【鸣人】:不做永远的吊车尾,在成为英雄的路上 这位猪脚鸣人“不做而已,要做就要一鸣惊人。”他身上多少混杂了岸本的几丝怨念,对于学生时代的岸本永远徘徊在及格边缘来说,是一名彻彻底底的吊车尾。“鸣人”在村子是一名吊车尾,虽然被人排挤、被人侮辱、被人嘲笑,可他却一直对于“成为火影”却没有放弃的念头,在鸣人身上看到了一种阳光中蕴含的正能量、一种无形之中无怨无悔的力量。我们可以从鸣人身上找到多数人曾经对梦想不放弃的影子,给予一股向上拼搏的力量与勇气。鸣人,即使摔倒下、沮丧下、失败下,我们依旧可从他的身上看到坚韧不拔的力量。英雄虽倒下了,可还会有千千万万个英雄崛起,英雄不在于力量的本身在于精神的传递。正如漫画中“不是成为了火影就得到众人的认可,是得到了众人的认可才能成为火影。”鸣人,在成长为火影的这条道路上也是他成长的过程中,时间见证了成长,成长教会了责任,成长失去许多,在成为英雄的路上是痛苦的,他依旧为要守护的村子与朋友们的羁绊,不断的为之努力与奋斗。终有一天,他会同先辈人一样成为一座雕像,永远守护木叶。我们从鸣人身上看到的不止是英雄的影子,更有希望的光辉。 【佐助】:仇恨的漩涡下,在黑暗中成长的男人 佐助当仁不让的二号男猪脚,长久以来活在哥哥的阴霾下,背负着家族的仇恨,忧郁的性格与犀利的双目交相呼应,“酷酷的”把众女生瞬间秒杀。佐助,成长于仇恨的阴影之下,对于力量的渴望超乎常人,不惜一切的代价去追求力量,甚至把身体出卖给魔鬼谋求力量,一切的源头来自于仇恨,被仇恨蒙蔽一切,一生只为复仇而活着。可真当,大仇得报、血刃仇人之后,知情现实背后的真相,对多年来的仇恨被真相淹没,体验到了直达地狱般的痛苦,冰冷到破碎的现实,无法面对的哥哥,是向野兽般活着还是面对残酷的真实,佐助选择了后者。他选择了,在仇恨漩涡之中越堕越深,黑暗加袍、复仇同肩,对于来源宗族宿命的不耐、寻求其中的真相。在黑暗中杀出一条破晓之道,既然无法成为黑暗中的野兽,那么就成为黑暗中的英雄,黎明前的破晓者。    【羁绊】 “羁绊”一种充满模糊的情感,它介于友情与亲情之间,它可以模糊道德的界限,“羁绊”一直贯穿着《火影》,鸣人对于陷入黑暗中的佐助一直不离不弃,三忍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情仇,初代与斑之间亦敌亦友互帮互助的成长。英雄渴望对手,坏蛋孤独求败,两种饥渴心灵的破撞,基情的释放,灵魂上的神交,超越了是非观的情感,以至于我到现在认为蝙蝠侠和小丑都是一对好基友。 【混沌】光明下的失望 《守望者》成为了反传统英雄们的史诗,以往的“高大全”形象全无,一种对英雄们边缘化和悲剧化的处理。诞生于美苏争霸时期的他们,在资本巨鳄与理想乌托邦争斗下,在阴霾下给予希望与信仰成就了他们的辉煌,他们见证了巨鳄的胜利,时代却见证了他们的没落。这种,凄凉下的英雄悲歌在《火影》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当昔日的英雄不得不沦落为今日的叛徒,我们只能感叹于时代下的白衣苍狗。 诺兰的《黑暗骑士》开辟了英雄改编的新纪元,它对英雄改编又指明一条道路,英雄们黑暗时代的到来树立标杆,伴随着《黑暗骑士崛起》贝尔阳光下的大笑,一个属于蝙蝠侠的时代告一段落。紧接着《钢三》与《超人》接起黑暗化的接力棒,黑暗无边,你我共行。在美漫刚走起黑暗风,《火影》早就把这种黑暗深入骨髓、由内而外的散发着。《火影》中充斥了黑暗、颓败的氛围,其中存在着两种极端的思想。“鸣人”为首象征着光明,对世界充满希望;“带土”为首代表着黑暗,对世界失望至极;两种思想巨大的差异,无法融和,唯有一方的胜利才能终结。 “带土”看透了世间冷暖、看多了人来人去、看淡战争的毁灭,内心处于深深的失望之中,只有在破碎下重建才能实现斑心中的理想世界,与其野兽着活着不如永远沉浸在无尽的美梦之中。带土,身上弥漫着末日情结、悲情主义,从中含沙射影到了二战过后全日民众中的忧郁情绪,这种情绪完完全全的在带土身上爆发出来。我们,不敢想象二战的胜利者是希特勒他理想中的“第三帝国”又是如何,历史下没有如果只有结果。从别人眼中的英雄再到别人眼中的叛徒,不仅需要心灵上的救赎更是需要坚定的信念。 “鸣人”坚定着自己的信念、守护着同伴、得到别人的认可、成为火影的梦想。鸣人,身上有着用信念凝结成的力量与勇气,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希望,他代表着一种阳光、一种可能。从鸣人身上,我们看到二战过后,日本国民在废墟上重建的希望与决心,正是因为源于日本人骨子里的坚韧,促使日本迅速从战败国的阴影下走出来,全国经济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崛起。  【团结】妖魔大乱,群雄并起  《妇联》已经远航,开辟了群雄之路,第二番也已蓄势待发,准备再次风起云涌。《火影》也在终章之前,第三次忍者大战也拉开序幕,同时也达成了初代的理想团结一致。由单个走向整体,从分散走到团结,乃大势所趋之,多位英雄一同打出一套大于1+1力量的组合拳。百妖兴起,群雄并起,不仅有热血喷张的大场面还有观众们所喜爱的英雄,这钟既讨好观众又助情节发展,作者何乐不为呢?岸本深陷“死了活,活了死”的逅病,这种无良的BUG在视觉爽了我们,情节上却是百般狗血。 单打独斗的魅力远远小于大气磅礴的群战,所以说银幕上群雄并肩、同战妖魔,也已经成为一种不可小视的趋势。 【继承】火的意志 《超人》和《蝙蝠侠》多次的重启,不同时代的演绎,由此便可看出魅力之大,一种英雄的传递,更是一种意志的传承。 老一代落幕,新一代升起。薪火传递,鸣人、佐助、小樱出色的取代了过去的三忍们,年轻的“白鹿丸”组合也可以独挡一面,带土继承了斑强大的怨念。我们为何,需要“英雄”,更何况是在这和平时代呢?最初的,英雄出现于冷战时期,那个特殊的年份里独有的紧张氛围,人们缺少了前行的希望与动力,犯罪直线增多,人们迷茫了。这个时候,英雄的出现,给予了人们关于希望的童话和信仰的力量,让人们得以继续前行。当危险已经解除时,在这和平世道,关于英雄的信仰得到了传承,这种意志不为时间的洪流所冲刷。虽然,现在这种精神大多数被娱乐话,可我们至少拥有过,我们还会依旧传承下去。  【结语】   八年的时光,感谢你陪伴我成长  《火影》尚在连载,这个关于英雄的时代还在继续。 致,已经失去的英雄。 勉励,正在成长的英雄们。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