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战警》解说文案_智能机械保障人身安全是可行的—-机械战警(2014)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动作/犯罪/科幻电影《机械战警》,于2014年上映,由何塞·帕迪里亚导演,乔舒亚·泽图默 爱德华·纽梅尔 编剧,影片讲述了2028年,底特律警察亚历克斯•墨菲在执勤过程中身体遭到严重创伤。OmniCorp公司将他改造成了机械战警。之后墨菲像机器人一样不停维持治安,却再也无法享受与亲人的亲密接触。于是墨菲决心向策划这一切的人展开反击。。
看电影时,还觉得robocop这种反乌托邦的未来职业,只能在科幻电影中出现,因为社会发展的向好,城市文明中不会堕落到需要人机合一的专职武力执法者才能杜绝腐败、迅速处理案件、惩处恶徒,但才一天时间,昆明3.1事件便让我重新思考robocop也许在保护民众人身安全上有存在的必要性!纵观全篇,电影在角色人物社会定位的哲学正确性方面较早些年科幻电影更加细腻真实铺陈,剧情朝向更具合理性,个人看的过瘾,唯倍感遗憾的是 电影为引出人机合一的robocop,将原因归咎于 纯粹机器的警察在美国国土外执行维和任务极为血腥无情,当然缺乏人性与缺乏多处理形式的机器,民众身心理都有强烈不确定性与恐惧感 ,难以让机器警察遍布美国本土以达到商业利益之目的,但影片对纯粹机器警察这种设定是浓重的、原罪的\、粗浅的脸谱式,极向性的定位一笔便将robocop 这部电影其后优异表现给抹煞了。为何会如此说,且看在维和行动中,机器警察对有第一时间杀伤力的非法武装人员实行同样第一时间的杀无赦,科技战斗力令人印象深刻,可一出手便是杀,甚至在遇见杀伤力很弱的对像也毫不吝啬子弹,杀一个先斩后奏,而不是凭借卓越的科技力量实施缴械与控制,科技进步不同步人性文明的提升,这是完全以暴制暴的非文明表现形式,如果人间真实到了有机器警察的地步会加入完备的处理方式,会尽量避免粗暴血色的制伏滋生更多仇恨,只能解说为这是电影为突显戏剧冲突与脸谱极化做的一种很不聪明的、与影片主色相违背的艺术表达,所以让人遗憾。脉络很清晰合理,影片先段过于用力对无情机器的展现,着力单一有欠思考,影像出彩不敌懒惰的编剧。新世代的技术与影风,不仅赋予了robocop更完美的影像结构,也更深层次探讨智能机械之于人类社会的意含。观者顺着影片展现当下有所依据的科技,饱飨智能机械力量的臻美,不能不说这是影片优秀所在;不再将人性简单粗暴的划边站,写实主义中一边让观众有切身之感,也让 用机械维持和平 这个概念不再存在于未来的幻想与未雨绸缪的先知思索中。这些是与那类肆意探索空灵宇宙哲学电影有着极为相左的影象特点,对比如 人皆称卓著的 2001 a space odyssey、moon、火星任务、甚至终结者1,2014的robocop是与银翼杀手、回到未来,及2012版全面回忆同一阵营的电影,也就是所谓的硬科幻电影,而且是纯粹的。robocop就是那么一类在大量关于过去、现在、未来科学技术展示并不同细致程度解释的科幻影片,主要是要有解释,展现与否倒未必,典型的争议便是 the man from earth。(好了,收手不讲这些,所谓软硬一直有极大的争议,至今还在发展中,此不做参与)较87版铁甲威龙,一边用更好的技术手段卖弄影像,一边不失时机的引导观众去思索 ‘机械警察’ 存在的社会学、哲学问题,而且是直面的,但两头相顾间似乎都做到了,又不那么令人深刻。87版robocop没有用到当时最先进的电影技术,彼得·威勒 的墨菲明显套着一个道具在演戏,关于机械警察的技术表现也是避之不及,庞大的武装机器表现的就像30年代的电影金刚,剧情也没有引申太多智能化对人类的影响,重点只在于讲述一个科幻故事加些励志。可就是这种单纯的叙述反倒累积了一众影迷科幻迷,这是有原因的,你懂的,呵呵。开创性缺失与定位失焦注定2014版robocop只是涌涌商业电影中的一员而已,最终堙没于影史记忆。回观影片,发现它做的最称职地方有两,一是它是个很不错的粉丝电影(也许就是要做成粉丝而已,别想太多)每每回想起87版铁甲威龙总能清晰的浮现出一些镜头与片段,在现在这部机械战警中多有呈现。机械头盔裸露出的脸之下半段,薄且刚毅的双唇,硬朗的下颌,形状一样样,2014版在选角时应该是有刻意照着87版墨菲饰演者彼得·威勒的下巴来选,此一处便让我带着记忆看电影是为美好。机械的声音也稍加修饰后保留了下来,按说技术的发展,在非战斗状态下机器制造出这么大的的声响必定容易磨损,这不合机械常识,但还是保留了,这也是念着87版吧。还有许多细节做的都是相似带些不尽然,譬如手枪与摩托战车都往更硬朗流畅外型更高方向做了改变;大腿外侧的枪盒保留了,但似乎未见墨菲的酷酷的转枪方式;大型武装机器增加了飞行机的不同型号,且恶的一面都留给了在维和行动中,在美国本土相当‘善良’,显得影片地位较87版来的弱; 再者就是独臂原因,同样是重物砸来,87版在这桥段处理更为紧张,到了2014版里墨菲爽快的断自断其臂似乎只是个零部件而已。最为特别的是在84版与2014版中对家人关系采用了完全不同视角,在不记得铁甲威龙2、3的情况下,一直对墨菲无法与家人团聚有着极大遗憾,84的铁甲威龙倍感艺术的失落美感,机械战警中墨菲的妻子与儿子却始终支持着墨菲,并做为剧情转折起到了重大作用,温馨感倍增,虽然就艺术角度看84版表现更好,但也圆了心中遗憾。此方面的处理应是我将2014版称为粉丝电影的重要因素。人物配比处理方面,不仅大增墨菲妻子clara戏份,这一次墨菲的警局拍档也换成了男性,与84版相比,同样有结伴处理案件共同战斗戏份,但这个拍档留给人的印象不会再多了,这可能有角色平衡考量;还有一个亮点便是对反面人物的刻画,或可说是最大的亮点。都说大反派是OmniCorp公司的老板雷蒙德·塞勒斯,的确,他做为整起故事形成的始作俑者及只谈生意不讲人性,是恶的一方,可贵就贵在影片对这个人物本身的刻画貌似样板化,却所有行为都在人群中有迹可寻,一下鲜活起来。人们对他会有不自觉更深层次的解读与思考,这也是我说本片的社会性、哲学性方面做到步了。而塞缪尔·杰克逊饰演的未来派政治脱口秀主持人,是原版中没有的,角色设定相当片面甚至极端,不容置疑的兜售他那点浅薄还霸道的自我理解。他代表怎样一种可怕行为思想,如果智能机械化维持和平利弊间有待权衡,反派老板的重商轻义只是为人所唾弃,那么这个掌握话语权的主持人就明显自觉不自觉的宣扬极端,社会恶的延续效应能量巨大,他才是真正最大反派。塞缪尔·杰克逊演绎到位传神,我都快将他本人也讨厌了。回到开始对机械警察存在于现实生活中必要性的思考,有理由相信,可掌控的智能对公众行使零危险的保护,比单独人之肉体更为有效,也有理由相信通过技术手段是能够保证智能不为恶人所用,屏去人们最大的担心,当然路还真的好长。此敬拜在昆明3.1事件中不幸罹难的生命在天堂畅享平安快乐,祝福伤者早日康复。(问:家里网络发不了超过二三十字的影评,为何??)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