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救援》解说文案_【主力说第36期】【冒险】火星救援:八股大爷玩转火星

作者:吾爱影人

英国| 美国| 匈牙利冒险/剧情/科幻电影《火星救援》,于2015年上映,由雷德利·斯科特导演,德鲁·高达 安迪·威尔编剧,影片讲述了影片改编自安迪·威尔同名原著。马特·达蒙饰演主人公马克·瓦特尼,他是阿瑞斯3号飞船上的六名宇航员之一。飞船在执行火星登陆任务时意外遇到剧烈沙尘暴,造成沃特尼滞留火星,而同船的其他宇航员都以为他已经牺牲。飞船的指挥官梅丽莎·勒维斯为此深感自责,但无奈之下只能率领其他宇航员返回地球。幸运的是,沃特尼是一名生物学家,也是极其富有创新精神和实际操作能力的机械工程师,他奇迹般地在火星生存下来,但却无法与地球取得联系告知别人他生还的消息。终于在一张卫星照片显示火星上出现了异常现象之后,NASA才察觉到马特还活着,由此展开了营救行动。行动必须与时间赛跑,因为火星上可使用的生存资源很快就会被耗尽。。
虽然新意寥寥,但是雷大爷今年再度证明,只要食材够好,就算老厨子的鼻子舌头倍显老态,一样也能凭着多年的经验谈笑风生。或许是年事已高所以水平参差,不图叫好又叫座,雷德利斯科特上一部赢得一片好评的电影,可能还要数07年的《美国黑帮》,或者是08年的《谎言之躯》。而自2012年反响尚可的《普罗米修斯》登场之后,老爷子似乎找到了焕发第二春的理由,之后每年都有作品奉上。然而一部《毒品楞子》一部《埃及汉子》算是彻底倒了观众胃口,加上越老越顽固越执拗,嘴上没个遮拦,险些落个晚节不保。上世纪80年代凭借科幻片起家的先驱者,如今还要靠科幻片来重整旗鼓。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颇值得玩味。放在今天这个时间点上,这种逆流而上的态度就更有趣了。我们知道,传统的硬核科幻片如果不是在斯皮尔伯格(或许还能算上靓汤)的手里,几乎很少遭到观众的一致热捧。大量的热钱流向了市场回报更高的题材,即使已经有了很多的超级英雄,制片方还想看到更多的超级英雄;即使已经有了很多的青少年“敌托邦”,制片方还想看到更多的青少年“敌托邦”。当然,你是不能责怪资本运作方缺乏艺术远见的。毕竟,人们不愿意在影院思考人生和未来,而更愿意在影院大快朵颐爆米花。可如果因为缺钱就不把基本功做扎实的话,连敌后市场都站不住。《安德的游戏》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原作贵为不朽经典,而电影只能说是想象力缺乏。可别瞧不起《星河舰队》那样改,起码人揍的爽啊。改编不好碰,原创就更难推陈出新了。今年的《明日世界》在鸟导的策马扬鞭之下一个劲地往回跑,兴高采烈地跑过了离科幻爱好者们最熟悉的几个黄金时代,酣畅淋漓地挖了一次远古巨坟。可擦擦干净才发现,挖出来的不是水晶杯,而是块用旧了的抹布。最后摆在玻璃罩里供着的,也只能是块洗的白白净净的抹布。但是,市场还是有好的科幻电影的。前年一部《地心引力》,去年一部《星际穿越》,一个数钱数到手软拿奖拿到手软,一个唬住一群粉丝而且B格爆棚。且不论究竟哪个才是更好的电影(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但两者都让NASA找回了昔日的存在感:劳资当年也是指导你们怎么撞地球的人啊!而雷大爷今年的《火星救援》,算是喊着“世界人民大团结”的口号,把两者来了个一锅烩:用着《星际穿越》的主角,演着《地心引力》的戏码,投资方想想都能笑出花来。毕竟“太阳底下无新事”。可如果就这么简单的话,《火星救援》一准砸锅。所幸的是,《火星救援》的原著就是一本非常丰富而且有趣的近未来技术流作品。这种格调和风格,有点向20世纪三大杰出中年之一的阿瑟克拉克爵士致敬的意思。不用多,也就是往后看了10到20年吧。从成片来说,大小剧情之丰富,细节之圆满,绝非一般商业电影所能企及,怎么赘述溢美之词都毫不过分。德鲁高达此番的改编工作算是相当成功,应该也算是相当轻松。而雷大爷的工作内容,除了摆弄那一套娴熟得不能再娴熟的穿针引线,恐怕就是学习一下如何通过缝缝补补和发扬光大来讨好现在的主力观众了。《银河护卫队》弄了个《劲歌金曲第一辑》?咱也可以整一整嘛。而这种小策略显然很有效,听惯了Jackson 5,听个大卫鲍伊和ABBA也是很有情调的嘛。这种包容并蓄和不紧不慢的叙事态度,要是能搁几分在《埃及汉子》上,也不至于那么壮烈。《火星救援》从头到尾保持了非常漂亮的丰富度,虽然节奏上显得有点生硬,但比起单纯的奇观式炫技来说,爆掉一个压力舱带来的心理震撼和视觉震撼,要远胜于目睹一个毫无感情的大黑洞和大波浪。自然和科技的力量,要有人性的衬托才会激发更伟大的意志和梦想。这也正是《明日世界》和一系列其他电影所忽视的地方。有人而无人性,或者有乌云而无银边(or the other way around),这都是最不可取的。而对于《火星救援》来说,虽然是一场非常漂亮的盛宴,但在惯坏了的观众看来,总是有些缺乏惊喜。全明星的阵容延续了雷大爷一如既往的壕气作风,然而真正立得住的人却没有几个:主人公马呆萌算一个(而且算是其本人近年来最好的表演之一),劳模姐杰西卡查斯坦算一个,再剩下的顶多都是些半个。而像高潮姐和姐夫丹尼尔斯这样的poker face,连半个都嫌多。而在科学设计上,无论是飞行器的设计,还是科学基地的设计,都毫无新意。往差里说这是创意缺失,但往好里说,这是对未来的高概率预测。但那些对航天知识稍有常识的观众或许会觉得,导演在许多次要事件的处理上有些轻浮。NASA火箭的失败,中美的空间对接,甚至是最为激动人心的最后半小时大救援,不仅仅是差了一口气,甚至是差了好几口气。诚然,技术上的难度和娱乐性、观赏性直接并不能任性地划等号,但本片的质量既然足以拿出来和《地心引力》这样的天花板作品相比,总是要允许那些有更高要求的观众去挑刺的。类似的,虽然提到了中国方面的援助,但从雷大爷陈腐而古板的sterotype表达方法来看,死气沉沉却挂着大旗的大厅和沟通不能的中方研究员,都让年近七十的高雄稳重而又据有说服力的表演成了白费力气。单凭这一点,就比不了《地心引力》,连《变形金刚4》里的那句“中央政府全力支持香港”都不如。不过好歹,算是搭上了中美合作的主旋律。和某些更要固守白人精英拯救世界的电影来说,算是一个尴尬的进步。但和《星际穿越》与《地心引力》比起来,《火星救援》让我想起了18年前另一部默默无闻(其实并不是)的科幻电影,《超时空接触》。同样作为科幻作品,两部电影并没有聚焦于外星地貌和人工奇迹的展示,而花了相当大量的low-tech篇幅去描述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情感。对于这两部作品,尤其是《超时空接触》来说,虽然强调了许多技术细节,但电影最核心的概念并不是技术细节。一个是关于过去如何影响未来,一个是关于生命的价值。而最关键的是,两者并没有去刻意说教。这些宝贵的人文关怀,都是融入到整个故事之中的,而非刻意、煽情和做作。而这,也算是做惯了八股文的雷大爷最为熟稔的高级技能了。后生们,还是有的学啊。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