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故事》解说文案_《婚姻故事》:好莱坞式离婚告诉你婚姻里的那点事儿

作者:吾爱影人

美国喜剧/剧情电影《婚姻故事》,于2020年上映,由诺亚·鲍姆巴赫导演,诺亚·鲍姆巴赫编剧,影片讲述了故事聚焦在妮可和查理这对夫妇身上,查理是一个独立的戏剧导演,而妮可是一个有着远大抱负的女演员,夫妻两人的艺术追求却导致彼此越走越远。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妮可去洛杉矶参加拍摄一部电视剧,也正是这时候开始,他们两人商量要离婚。 两人有一个儿子,而身在纽约的查理对儿子的探视权和监护权就成了问题。种种问题导致这对夫妇走上了一条激烈争吵和付诸法律手段的道路。。
受疫情影响,原本欲借奥斯卡热度于2月下旬上映的Netflix电影《婚姻故事》撤档后虽然郑重其事地宣布未来会择日重新在影院里与观众见面,但过了3个多月后,这部网络电影终究还是步了《囧妈》的后尘,选择在线上播出了。《婚姻故事》一开始,两位主角的独白听起来就像是在讲述童话故事,为我们描述丈夫查理(亚当·德赖弗饰)和妻子妮可(斯嘉丽·约翰逊饰)之间充满欢笑而又有点古怪的美满家庭关系,同时伴随着巧妙的剪辑蒙太奇和兰迪·纽曼欢快的音乐,让你想当然地认为这是一部浪漫喜剧。然而事实上,接下来我们将要看到的却是这个小有成就的戏剧导演和他的明星女演员妻子幸福破灭家庭破裂的离婚故事,这些称赞对方人格特质的独白其实是两人应离婚调解师的要求,各自写下的对另一半的评价,并没有真正读出来。长久以来,离婚题材电影一直长盛不衰,导演诺亚·鲍姆巴赫这部电影明显借鉴了过去的成功范例,包括英格玛·伯格曼的《婚姻生活》、伍迪·艾伦的电影风格以及罗博特·本顿的《克莱默夫妇》——就像催泪弹《克莱默夫妇》一样,《婚姻故事》加入了对小孩子监护权的争夺,使状况更加复杂化。尽管鲍姆巴赫公开声明这部电影与他的婚姻没有任何关系,但依然让人不由相信,他至少参考了他和女演员詹妮弗·杰森·李离婚时的情感经历——当时他们的儿子也很小。而且,尽管影片开头的平衡性很好,但影片结尾对查理的同情及其偏重的故事分量,让人不禁怀疑这可能也是由于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在某种程度上,两位主角就是中产阶级艺术家的缩影。妮可有点邋遢,但很会与孩子们相处,相比之下查理更像是一个“家庭主妇”,不过他对待家庭就像对待工作一样一板一眼,虽然妮可不会再出演他的戏剧,虽然他们的关系已经破裂,但他还是忍不住要将自己对于她的表演的建议说给她听。同时他们也与美国的两个典型地区联系在了一起。查理执着于布鲁克林寒冷、拥挤但 “真实”的氛围,而在婚姻生活中缺乏“空间”的妮可则渴望阳光明媚的加利福尼亚州的自然空间。随着妮可搬回到西海岸母亲的家里——她的娘家人并不希望她离婚,鲍姆巴赫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离婚程序上,最终妮可和查理不得不面对他们并不希望发生的状况。他们原本计划友好的结束这段婚姻,谁知突然杀入一个精明的女律师诺拉(劳拉·邓恩饰)怂恿妮可快刀斩乱麻,于是查理不得已找上温文尔雅的博特(阿伦·阿尔达饰)担任自己的律师,结果发现这个语无伦次的老家伙根本不靠谱。包括雷·利奥塔饰演的金牌律师在内,这些配角非常具有讽刺意味,带来了很多精彩瞬间,比如诺拉从针锋相对的谈判中瞬间切换到为大家组织午餐的熟络面孔,或者查理发现自己花钱雇来的博特总是自顾自讲笑话时的恼羞成怒。这部电影最精彩的部分在于对矛盾情感的刻画,以昔日的相爱来衬托现在分手时的尖刻和恶毒。可能是因为两个主角本就是戏剧演员,所以当两人真正撕破脸大吼大叫的时候,反而似乎有表演的成分,让人感觉很做作。而当鲍姆巴赫将他们置身于日常活动中时,那些反映冲突和和解的细节,如打开一扇门或在房子里安排植物,则更令人信服,更让人舒服。他还高明地选择了万圣节这个不寻常的“节日”来探究他们这种拔河式的爱对于孩子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但同时你可以感觉到在一些场景中鲍姆巴赫明显用力过猛了,比如传递离婚文件那场戏,他想要突出喜剧色彩,结果过犹不及,显得非常刻意,又比如在电影结尾,他引用史蒂芬·松德海姆音乐剧《伙伴们》里的两首歌来分别表达两位主角的情绪,但明显更偏袒查理,完全忽略了此前他对妮可的不忠。斯嘉丽·约翰逊看起来有点像年轻版的泰恩·黛莉,表演更胜一筹,相对而言亚当·德赖弗则表现平平,而音乐片段至少证明史蒂芬·松德海姆确实功力不凡。 作为一部大受追捧的离婚题材电影,《婚姻故事》感觉更像是同类型电影的集合体,终究还是缺乏新意。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