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比特人:五军之战》解说文案_【魔戒随笔】大门——两个霍比屯人的旅程

作者:吾爱影人

新西兰| 美国冒险/奇幻电影《霍比特人:五军之战》,于2015年上映,由彼得·杰克逊导演,弗兰·威尔士 菲利帕·鲍恩斯 编剧,影片讲述了来自孤山的矮人们再造了他们那片故土的富庶,但是现如今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是,他们释放出了那头可怕的恶龙——史矛戈,来攻击长湖镇这些手无寸铁的男人,女人和孩子们。  索林·橡木盾,这位山下的国王,屈服于对恶龙的恐惧,牺牲了友谊与荣耀来寻找传说中的阿肯宝石。比尔博无法帮助索林明白个中的道理,他不得不做出了一个孤注一掷充满危险的决定,全然不知前方还有着更大的危机。一个远古时期的敌人回到了中土世界。黑魔王索伦派出了半兽人军团来秘密攻击孤山。  黑暗在逐步升级的矛盾冲突中聚合,矮人,精灵和人类这些不同的种族必须做出决定--是要联合起来,还是选择被摧毁。当五大军团交战之刻,比尔博意识到他是在为自己和朋友们的生命战斗。。
打开大门,便拥有了整个世界;掩上门,世界还在吗?  多年前,毕尔博从霍比屯出发时满满的喜悦,如今犹然回荡在我心中。书里是这样描述的:毕尔博直到生命的尽头都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做出下面这一切的:他出了门,没戴帽子、没带手杖、没带钱,没带任何平常出门会带的东西。第二顿早餐才吃了一半就扔在那里,碗盘也没洗;他把钥匙朝甘道夫手里一塞,就用他那双毛毛脚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飞奔了起来,跑过街道,跑过大磨坊,越过小河,接着又跑了有一哩多。   迟起的他,追上了索林和矮人们。  旅途本身不是什么美妙愉快的事,其间可能充满了荆棘和危险,还有一切未知的东西。可是有一天当你回想起,你会微笑自己当初做出了那个“踏上旅途”的选择。  毕尔博是主动开始意外旅程的,虽然后来面对的诸多危险使他多次后悔。相反弗拉多是被迫踏上旅程的,这漫长的过程造就了他灵与肉一生都无法痊愈的伤。  毕尔博和弗拉多,两代人的旅行,一个找到了魔戒,把它带回来霍比屯。一个把魔戒从霍比屯带走,摧毁了它。  去年夏天八月的一个闲暇午后,在家无聊的我又重温了一遍魔戒三部曲,看到最后毕尔博、弗拉多随精灵们离开中洲西去,山姆独自回到霍比屯儿,进屋、掩上大门时,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Into the west”轻柔鸣起,魔戒的故事结束了。    我在魔戒中的旅行,借我今年二月写下的一段话:如今闭上眼睛细细回想,很多感动,来自悲伤也来自喜悦,尤其是最后弗拉多和山姆到了末日火山,弗拉多因为不堪魔戒之重而寸步难行、匍匐叩地时,山姆噙满眼泪对弗拉多说的那些话。那幅历历在目的画面,那些萦绕耳边的话语,想起来就热泪盈眶。很多年前比尔博启程时,是“家园已在身后,世界尽在眼前”。魔戒中最后镜头交响的旋律却是——归乡。精灵们已经归隐阿门洲,遥远的中世纪也已经远去。《王者归来》最后一幕,山姆扣上了门,霍比屯依然田园风光。可是,我知道已经离去的再也回不来。每每听到《May it be》和《Into the west》时,关于晨星、露珠、清风、绿树、山丘、夕阳、大船的怀想就纷至沓来,我已知道他们不会回来,我却为那些史诗一样的故事而留恋,关于冒险、承诺和家园的故事。  由此便想起了《霍比特人》里的一句话:“初入世界的前路未知,正如去而复返后的无法忘怀。”  轻轻推开那扇门。世界就在你眼前。隽永而悠长。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