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剧场版:博人传》解说文案_《火影忍者:博人传》:打脸红三代,革命未传承

作者:吾爱影人

日本动画/动作/冒险电影《火影忍者剧场版:博人传》,于2016年上映,由山下宏幸导演,岸本齐史 UkyoKodachi编剧,影片讲述了历经绵长而激烈的战争,木叶隐村迎来了高速发展的新时代。第七代火影漩涡鸣人作为村中的灵魂人物,他联合五个村落召开了“中忍选拔试验”,旨在培养新一代的忍者。在村中的学校内,三个少年颇引人注目。佐助和小樱的女儿宇智波佐良娜崇拜鸣人,渴望成为新一代的火影;一头银发的三月拥有绝佳的技术和才华,是一个十分神秘的存在;聪颖搞怪的博人被称为“神童”,他是鸣人的儿子,但是他对整日里奔波忙碌的父亲深感不满,甚至把鸣人喊成“笨蛋老爹”。某天,在异空间执行任务的佐助返回村中,他最先拜访鸣人,并向后者告知了危险正在逼近的消息。与此同时,博人从佐良娜口中得知佐助是父亲“唯一对手”的事。为了弄清父亲的弱点,他希望拜佐助为师,当然在此之前博人不得不答应佐助开出的条件。在博人面前似乎只有一条路,那就是通过中忍选拔来向父亲证明自己的实力,因此他和佐良娜、三月展开了艰苦的训练。经过一连串智力、体力、耐力的测试,三个小伙伴终于站在了第三次试验的圆形战斗场中,他们面前则是五影令人肃然起敬的身影。随着战斗口令发出,三人和鹿丸的儿子鹿代战作一团。谁知如火如荼之际,空间突然发生扭曲,随后引起大爆炸。硝烟散去后,自称百式和金式的二人组悄然出现。他们操纵手中的写轮眼,伺机夺取鸣人的性命。危急时刻,鸣人用身体挡住了百式的进攻,并与这两名不速之客凭空消失。经历了这一重大的变故,博人似乎前所未有地意识到父亲对他的重要性。在此之后,他和佐助、五影等人一道,前往营救鸣人的异空间之旅……。
最近一段时间,兴起了一种“欠XXX一张电影票”、“还XXX电影票钱”的说法,但笔者会尽量避免用这种非常水军、脑残的表述方式。买票去电影院看火影,并不是因为笔者欠了岸本齐史的电影票,也不是为了还火影忍者影票钱。如果非得用这种傻缺的说法来表达一下对这个电影的情怀,那也是欠笔者自己的青春一张火影电影票,为了还自己的漫画梦电影梦的票钱。说了这么大段拗口的话,想表达的意思很简单,每个影迷都有自己的电影梦,会有特别想在大银幕上看到的作品,笔者的已经实现了很多,如在电影院里面看一场中土世界电影、看一部柯南剧场版、去外国电影院看一次国内可能不会上映的电影、追着看完一整个长篇系列电影如哈利波特。火影忍者从笔者最开始追漫画连载到完结这么十几年都从来不敢想象不敢盼望能在大银幕上观看一次剧场版,笔者总觉得这种会被认为暴力与离经叛道的漫画很难被那群老不死的审片人通过,更何况还是日本的电影,没想到今年竟然上了,那就必须去圆梦。笔者不欠谁的票,只是想同这个与青春为伴的漫画再一次亲密接触。笔者与火影忍者的深厚羁绊无需赘言,在去年的《火影忍者:thelast》一文中已悉数道出。上一部剧场版就如同它的名字:the last一样,是对漫画情节的补完以及直接延续,而本片则是一种精神上的传承,如同《星战7》一般的怀旧与致敬。讲述下一代在这类热血漫画中并不罕见,龙珠就是一个做的相当出色的典范,三代同堂的大结局让我们看到了主角守护地球信念的传承。而火影虽然在漫画中一来就有三代人存在,继承前人火的意志都快变成主角的口头禅,但我们更多看到的只是主角一代人的成长,烂尾的结局并不能很好的表达传承的主题,甚至需要用两个剧场版来弥补收尾的仓促。Thelast 让漫迷们看到了鸣人恋爱物语,通过本作则能清楚感受到父辈的旗帜传递到了下一代手中。红三代有很多,咱们家少将就不提了,隔壁金三胖却是一个败家的主。可谁能有漩涡博人这样根正苗红呢?博人,作为四代目的孙子、七代目的儿子,差点也走上了坑爹败家之路,因此才需要让大家看看他是怎样从败家子变成传承者的,至于后续的故事笔者认为大可不必再拍,必然会和父辈一样的打怪升级当接班人的道路,即使当事人自己不会承认。笔者之所以会觉得本片同《星战7》很像,就是因为它也是对前作精神的准确继承,是对经典桥段的整合重现,还有无数怀旧与致敬的梗,没有看过漫画的路人们也许对本片不会有任何理解障碍,却得不到很多乐趣与槽点。博人是个比鸣人更甚的万年吊车尾,一样在参加中忍考试的时候遭遇入侵大事件,跟随父辈中的传奇人物参与大战,并有重要表现,于是从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一夜之间变成了英雄般的新希望。大概唯一不同的是鸣人从小没爹没娘而博人,连佐助都不忍吐槽如果他没有母亲和妹妹的话,与没爹的鸣人无异。这就引出本片的一个主题,父子关系该如何维护和处理——父子情,是电影情感的核心。上阵父子兵,鸣人所缺少的东西,恰恰是博人与生俱来的。很多人会问,火影忍者看什么,作为三大民工漫画,除了激烈战斗、热血剧情、炫酷技能、角色成长,笔者觉得最值得一看的是漫画的思想。漫画的思想不止一个,却随着主角鸣人的成长在不断完善与成熟,所以笔者会感觉鸣人在同自己一道成长,鸣人的青春就是自己的青春。中忍考试篇只要努力就能改变,我爱罗袭击篇同伴的意义,三忍大战篇永不言弃火的意志,佐助叛逃篇同伴的羁绊,晓与佩恩篇战争与和平、痛苦与仇恨,佐助复仇篇亲情与责任,忍界大战篇忍者的本质与村庄的价值。当鸣人一次次用嘴遁说教敌人的时候,我们吐槽逆天嘴炮功力的同时更应看到他价值观与思想的成熟。到了博人传,编剧为主角设置了两个相似的反派,对博人来说是利用忍具吸收并释放忍术从而不再依赖查克拉的科学家,对鸣人则是吸收敌人查克拉为己用的辉夜后人。说这是吸心大法就太高看这俩二货反派了,他们吸收来的力量并不能化为自己的查克拉储存,仅仅是吸收释放再吸收再释放。博人打游戏都需要修改过数据的完美存档当外挂,正是在暗示他过于依赖科技的懒惰与不努力,而鹿代给他说的宁愿慢慢打怪升级则是父辈们的忍道。鸣人同佐助打赌忍者的本质是否改变,是很有时代背景和教育意义。科技不断发展,我们不也一样坐在教室里学习基础知识,老老实实参加测试,科技只是便利手段,我们的价值观、精神品质并不会因为它们而改变,这就是所谓忍者的本质。就像是片中的中忍考试第一场,和鸣人当年相比虽然手段更先进,考察的形式和内容始终未变。然而这毕竟是博人的物语,他不可能走上和父辈一模一样的道路,不然就太过无趣。鸣人不也并不完全像自来也设想的一般成长。所以笔者不禁想吐槽,博人竟然拜佐助为师并想走上他的道路反倒是佐助之女佐良娜梦想成为火影。能当火影没有超硬的后台是不行的,二代是一代的弟弟,三代是一代的徒弟,五代是一代的孙女,四代又是三代的徒孙,四代的学生成了六代,四代的儿子当上七代,同时七代还是三代的重徒孙、也是六代的学生,怪不得博人不想当火影,原来是已经觉察到这复杂腐朽的后台裙带网络。但仔细想想,博人是当世最强二位忍者的儿子和徒弟,如果不当火影岂不浪费,但这都是后话了,如果以后漫画会改名博人继续连载,也许我们能看到最终的结果。这部火影剧场版比前作更具情怀,打斗也更为精彩。虽然并没有以前漫画中时不时出现的忍术大对决,却在开场上演了一出激烈的刀剑体术肉搏战,和结尾处的巨兽对决,以及博人的超超超超巨型大玉螺旋丸,笔者不禁在想这TM不就和元气弹一样,要是落在地球上指不定要砸出多大的坑。能看到鸣人和佐助查克拉外衣的合体形态,可算是一饱眼福了。当此时熟悉的决战BGM响起,瞬间燃爆全场!单纯就动作场面来说,这部博人传就相当值得一看。如果说鸣人改良并完善了水门和自来也的螺旋丸,那么博人则令这项技能再次发生了进化,会消失的隐形螺旋丸想想就觉得腻害呢。博人就像父辈一样,不仅是前人意志的继承者,更是一个叛逆的革新者。火影是一部已经完结的漫画,就像青春离我们远去一样。每代人都会有几部漫画伴随成长,笔者这代人就是火影。不是说就没有别的漫画出现在生命中了,要知道笔者从小看日漫长大,八九十年代的日漫看了很多。然而就是这样一部火影忍者,恰好在那个时候出现,在笔者与鸣人几乎同岁的时候我们相遇。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才能成就这样一场青春情缘。(史歌出品,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史歌 2016年2月19日巳时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