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纪元》解说文案_《机器纪元》:比机器人更冷漠的是人

作者:吾爱影人

保加利亚| 美国| 西班牙| 加拿大动作/科幻/惊悚电影《机器纪元》,于2014年上映,由加贝·伊班内兹导演,加贝·伊班内兹 IgorLegarreta 编剧,影片讲述了雅克是Roc机器人公司的保险代理,他受雇调查一宗人为操控机器人的案,而在整个搜集证据和调查的过程中,他的发现将会彻底的影响到人类的未来。。
文:麦克疯不看到最后一分钟,很难理解《机器纪元》想要表达什么,这部不算烧脑,不算刺激的科幻电影,导演伊班内兹只是很认真地在讲一个悬疑的故事,虽然看起来《机器纪元》和《机械公敌》很像,都在用机器人题材包裹着反思人类的命题,但《机器纪元》却多了一种现实的质感,这种质感是电影一开头的黑白凝格镜头就带来的,甚至贯穿到了全片。 《机器纪元》同样讲述人类和机器人共处的故事,这方面最优秀的作品还有克里斯·哥伦布执导的《机器管家》,片中的机器人被改造后,竟然有了像人一样的情感认知,而《机器纪元》也有着相似的地方,但它们却有了自我改造和自我修复的能力,但后者在风格上却更加写实,机器人平凡的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家用电器,这点会让观众很好的融入戏剧当中。试想一下当家用电器会独立思考了,人类是不是会感觉到汗毛倒立。 如果以阿西莫夫创造的“机器人学三定律”来看(本片中中被简化为“二条原则”,大同小异)当机器人有了自主意识之后,就不再是机器,而是具有智慧的生命体,这点担忧,其实很多电影都表现过,尤其是《终结者》中,天网产生了自我警醒反击人类,就是对科学过度开发而引发的深入思考,《机器纪元》则是人类担忧机器人将会毁灭地球,从而想要把它们全部干掉,以再次思考人类和机器人的关系。《机器纪元》远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深入挖掘,还是具有很多层含义的,首先是导演在情感把握上也是更偏向于机器人的,当主角杰克想要识穿机器人的“阴谋诡计”时,却发现机器人是想和人类好好处的,换句话说,片中的机器人因想要摆脱人类操纵而有了自我意识,片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对话,机器人对杰克说,“你们想要的是生存,而我们想要的是生活,生存是无法关联的,生活才是!”导演借机器人之口,道出了人类存活的伪命题。  片中诸如这样意味深长的情节和台词还有很多,尤其是机器人自我开发的情节,像极了人类的自我衍生和繁殖,在导演看来,机器人的发明更像是人类的一个精神延续,人类虽然有着炽热的躯体,但灵魂早已冰冷,而机器人有着冰冷的躯壳,但却有着比人类更明确的生存方向,这种反讽的哲学自当不言而喻。 作为科幻片,电影也必须塑造一个虚拟的背景,《机器纪元》将时间拨快到2044年,那是一个因太阳风暴增强,大气层严重流失的沙漠化年代,城市文明彻底进入了“大衰退”时期,如果放在其他科幻片里,这样的背景设置往往是灾难化的表现,不过伊班内兹并没有利用这一点大做文章,荒凉的舞台更突显出来的是人物和情节,看得出来,《机器纪元》的制作成本在科幻片中是属于中小型的,从技术来说,伊班内兹更像是带着镣铐跳舞了。好在《机器纪元》最终没有失控,电影前后半段都能够对的起来,我很喜欢杰克与女机器人相处的情景,那是本片中最欢快、最明媚的时光,而城市生活的镜头,都是灰灰暗暗,污糟邋遢的,与人类冷漠自私相反的也是机器人,它们懂得照顾人类,虽然程式是很机械化的,但却为影片带来了一丝丝暖意,片中的那个女机器人竟然还有了欲望,这点实在是很搞。 深入内核,我认为伊班内兹想要表达两点,第一层是机器人开启了杰克的自我救赎之路,杰克妻子指着肚子里的孩子说:这才是我们的未来,与结尾机器人远走之后,以一个孩子在海边玩耍的镜头作为呼应,第二则是保险公司首脑担心杰克会策反机器人进行暴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从而对杰克和机器人展开残酷追杀,这点与沙漠化的叙事背景结合起来,象征了人类才是环境灾难的最根本诱因。 比机器人更冷漠的是人。但丁曾经说过,“我们唯一的悲哀是生活于愿望之中而没有希望”,而通过与机器人的相处,杰克俨然把自己视作是机器人的一份子了,而机器人的单纯和善良,也助他完成了一次自我洗礼和熏陶,而他最后将一直争夺的电池放到了机器人手中时,也寓意着他放飞了自己的希望,所谓《机器纪元》,其实更像是思考人类二次重生的“纪元”。 看到结尾,我不禁想起了《终结者2》里的一句台词:“机器人能做到,我们也能。”

请自行对文章进行校对,对语句与词语进行微调后可发布通过原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